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31章 一场暗战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58 2019-10-29 20:19:04

  魏媛容似乎想到什么,“凤姑娘,此番运输粮食,是按照你说的走后山小路,暂时应该不会被祈国发现,但剩下的粮食,难保不会被祈国发现。”

  “无妨,剩下的粮食,不必走小路,光明正大运输到军营即可。”凤仙儿眼底一抹精光。

  这正是君亦尘心中所想,祈国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途中定有埋伏,小路不利于大渊的军马护送,反而容易着了祈国的道。

  君亦尘不急不慢道,“仙儿说的正是本太子心中所想,祁国的魏将军虽身经百战,但未听到祁国处死魏将军的风声。现在应该是戴罪之身,这次烧我粮草,一定有其他人。”

  此人是谁,君亦尘和凤仙儿心中各自有衡量。

  李朔见一行人在这里实在打眼,“太子与几位姑娘还是随臣进帐再说吧。”

  君亦尘一行人都点了点头。

  而凤仙儿全程,目光都在魏媛容身上,多日不见,魏媛容已经褪去了曾经的青涩,如今的她温柔依旧,但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当家做主的风范。

  见此,凤仙儿很欣慰。前世的魏媛容性子寡淡,自眼疾恢复后,也一直受魏嫦瑛的冷嘲热讽,而魏嫦瑛时常作妖的手段,更是让魏嫦瑛过得极度难受。

  现在魏嫦瑛被逐出魏府,也让魏媛容有时间调整自己的心态。凤仙儿相信,只需耐心等待,她会看到更出色的魏媛容,毕竟,除了她看君亦尘看走了眼,她看其他人,还是很准的。

  在军帐内入了坐,青冀挨个倒着茶。

  李朔一时间有些难为情,他也是镇守一方的大将军,在大获全胜之时,居然喜形于色未加防范,才让祁国有了可乘之机,还好没酿成大祸。

  “求太子降罪,末将该死,是末将得意忘形,才给了祁国机会。若不是凤姑娘未雨绸缪,我军一定损失惨重,末将无话可说。”李朔单膝跪在地上请罪的样子,一时让气氛又凝重起来。

  君亦尘当然不忍心责罚李朔,李朔和李朔的父亲都是皇后的势力,而皇后又是君亦尘的生母。李朔忠心耿耿,君亦尘心中清楚,但若是不降罪,只怕军心不稳。

  君亦尘无奈道,“罢了,如今形式紧迫。这件事,本太子会记心上。”

  李朔作为大将军,一切还需他去指挥。论起责罚,君亦尘心中亦是不痛快,他也难逃失察之责,若怪,也只怪他大意了。

  小鱼在一旁盘弄着茶杯,这行军打仗之事,她也不懂。她只知道太子黑着脸,就代表大事不好。太子若邪魅的不可一世,代表她可以畅所欲言,反正说错话有小仙儿顶着。

  只是,她又回到这好生无聊的军营了,她还期待着山水漓院吃顿好的呢。哎...

  李朔不时看向凤仙儿,凤仙儿长直的黑发齐腰,眼神依旧那么淡然。她仿佛洞悉一切,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死大权。说真的,他已将凤仙儿看做奇女子一般,但粮草被烧,魏媛容奉着凤仙儿的命令,带着粮食及时赶到时,他的心,还是被震撼到了。

  凤仙儿发现李朔眼神中的灼热,而君亦尘也看出了端倪。

  “咳咳...”君亦尘一声轻咳,李朔回过神来,脸上不禁多了一抹红晕。

  这哪里还是个征战四方的将军,见了凤仙儿,简直娇羞的像个女子。

  凤仙儿打破僵局,“祁国在暗,我们在明,只要我们认清自己的优势,我想太子应该有信心。”

  将这个难题抛给君亦尘,凤仙儿一抹坏笑。

  君亦尘勾起嘴角,看向凤仙儿是一抹耐人寻味的感觉。

  “本太子想听听仙儿你的想法。”

  似乎知道君亦尘不怀好意,凤仙儿很快接过话来,“祁国善于布阵,阵型变化出奇。而咱们大源,擅长的是骑射。善骑者,无阵不摧。对敌军进行突进,是骑兵最擅长的本领。若两军交战,祁国不一定会稳胜。所以,接下来,不是战场上的较量,而是一场暗战。”

  听凤仙儿一席话,君亦尘迷雾般的思绪瞬间清晰。

  李朔也迅速整理了一遍思绪,发现凤仙儿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头头是道。

  “哇,小仙儿,你真厉害!”这段时间,小鱼简直将凤仙儿奉为心中的神灵。

  凤仙儿不骄不躁,说完只是抿了口茶,她能在战乱中保持一颗看清局势的心,多亏前世的君亦尘呢。

  君亦尘的能力,前世的凤仙儿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一世,凤仙儿只是为君亦尘指条明路,至于怎么做,还全凭君亦尘一句话。

  “仙儿所言极是。首先要保证后面运输来的粮草不被祁国所截,还要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同时,一定要保护好军营里的马匹,不能让祁国再次钻了空子。”

  李朔点头道,“是,末将知道该怎么做。还请太子给末将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准了。”

  *

  祁国军营。

  “启禀大皇子,大渊军营里的粮草已经烧起来了,看火势,已经救不回来了。”士兵兴奋的将这好消息传达给大皇子。

  大皇子冷哼一声,“哼,这只是溃败中的一点小胜利,那便算不上胜利。”

  魏将军一直将自己封锁在营帐内,他有些恍惚,看着军营内亮着的烛光,不远处士兵训练的声音。他还未走出这场悲伤,作为大将军,杀伐无数,可二十万人命葬送在自己的手里,他万般接受不了。

  原来这就是挫败...

  曾经的魏将军,兵权在握,是朝中众多皇子拉拢的对象。他始终保持中立,他虽一介武夫,却懂得保持中立,才不会走错。朝代总有更替之时,若站错了队伍,连累的,不仅仅是自己。

  可如今,他还未战队,自己便将自己引入了死胡同。他轻敌了,他低估了君亦尘的狼子野心。

  呵呵,二十万人,死的只剩下魏将军一个人,魏将军心中冷笑,这比杀了他还不如。

  活下来,是耻辱!

  魏将军在心中暗暗发誓,他允许自己今晚悲伤。明日起,他依旧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魏大将军。他会在有生之年,取下君亦尘的头颅,前去祭奠枉死的兄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