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35章 大渊奇女子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48 2019-11-01 15:07:15

  一连几日,凤仙儿只带着小鱼去看望过青冀,便哪儿也不去。如今战事吃紧,君亦尘正需要一个为他解答迷惑的人,当他每次想起凤仙儿,他都无数次问自己,是因为凤仙儿的才情吸引了他,还是凤仙儿这个人。他分不清…

  李朔见君亦尘无精打采,“太子因何事困惑,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你有什么心情瞒不过我。”

  “是吗?那你说说我有什么心事?”君亦尘勾起一抹笑。

  “为了凤姑娘吧,自那天凤姑娘为了帮你解围,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后,你们就再没见过了。其实你想去找她,但你不想解释与烟梦瑶的种种。”

  君亦尘冷笑,心中说不清的苦涩,“你好像很懂我。”

  “抛开你所有的身份,我想你会义无反顾和凤姑娘共度余生。但现在你不行,你有你母家势力的羁绊,还有来自其他皇子的压力,现在,不是你不争,其他人就会放过你。你若不争,下一个被扳倒的就是你。亦尘,陪你走来的这一路不容易,我能看得出,你看凤姑娘的眼神不一样。若你想好好待她,望你珍惜。”

  李朔说的这些,君亦尘何尝心中不知。

  “在宫中久了,难免将人心看的复杂。我看不清她的心,她的语言没有温度你懂吗?可是,我的脑海里,都是她,哪怕和烟梦瑶在一起,我都在想,若仙儿能和烟梦瑶一样主动,那该多好。我想过,若有一天,我能看的清她的心,我君亦尘这一世,定会将她护的好好的,我的女人,只需在我身后陪我俯视大渊江山。”

  若说世间何物难得,只怕是凤仙儿一颗真心吧。凤仙儿曾说会陪君亦尘一起共同进退,她也尽自己所能去出谋划策。但凤仙儿从来没说过她做的这一切是因为爱他。

  君亦尘想起那次揪出秦副将这个细作时,凤仙儿从他怀里疏离般的挣脱。君亦尘的心便跌入谷底,他曾自信满满的以为凤仙儿已经认定了他。但那份疏离,君亦尘炽热的心,瞬间凉了。

  李朔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凤姑娘在他眼中,是不可触及的女子。凤仙儿就好似他生命中的过客,只远处看看就甚是美好。

  李朔见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凤仙儿,为君亦尘献良计,又为他防祁国小人,让君亦尘没有后顾之忧。当君亦尘不能得罪烟梦瑶,同时又不能让魏媛容难堪时,凤仙儿选择牺牲自我,为君亦尘不两难。

  此等女子,不仅倾国倾城。还懂得牺牲小我保全大我。

  “太子,时间是最好的见证,她若能陪你走到最后,希望太子不要负她,李某话已至此,太子好好斟酌。”

  不要负她?

  君亦尘看向李朔走远的背影,从凝视变成了清冷。

  而祁国那边,出了不少麻烦。一桩桩一件件,让大皇子气的浑身发抖。

  “你是说,大渊已经早有防范,烧毁粮草不假,可是立即有大批粮食运到军营?怎么可能!本皇子临时决定烧粮草,谁人泄露给大渊的!”大皇子出师不利,这要传到父皇耳中,指不定会对他失望。

  这一仗,只许胜,不许败。

  魏将军深思后说道,“听说大渊来了位奇女子,是她的突然出现,让咱们溃不成军。”

  大皇子皱眉,连魏将军这等深谋远虑的大将军都说是奇女子,看来是有些过人之处。不禁来了兴趣,“那女子有何特别之处,没想到魏将军居然是输给一女子?”

  魏将军脸色一变,“是,臣惭愧,实属未曾想到,臣会输在一名女子手中。听探子来报,此女子非常神秘。并不是大渊官宦人家中的哪位小姐,也从未在江湖之中听说她的名号。”

  大皇子眼睛眯成一条缝,心底在盘算着,“哦?小小女子,有这么大的本事?魏将军有何想法?”

  “臣定当取了这女子的首级,以祭奠我军枉死的二十万亡灵。”

  大皇子怒道,“魏将军,本皇子念你身经百战,是我祁国不可多得的将才。本皇子不忍心父皇将你赐死,便亲自前来给你助阵。你怎可如此迂腐,既然是奇女子,为何不能为我们所用。”

  魏将军心中一惊,原来皇帝真的想过要杀了他。

  “这女子留不得,既然她有心助君亦尘,便是与我们为敌。若她面上答应归顺祁国,却暗中捣鬼,那岂不是祁国之大患。”

  大皇子冷哼,“魏将军什么时候做事畏手畏脚了,就算她不能归顺祁国,只要对君亦尘来说她还有些价值,那这女子便是我们手中的筹码。能让君亦尘做出什么让步,就看她在君亦尘心中的地位了。”

  “是,臣明白了。”

  魏将军轻声叹息后退下了,他乃一国大将,戎马一生。现在祁国元气大伤,不适宜再强行出战,硬攻只会溃败。军中只论成败,他这一朝败了,在大皇子这,倒是没什么说话的底气了。

  大皇子祁裴予走出营帐,看向远处操练的士兵。他不能拿十万大军开玩笑,此战,不能攻之。

  既然粮食已经送至大渊的军营,那便不再想粮食的心思。现在的心思应该放在大渊这位神秘的奇女子身上。

  大皇子冷笑,什么样的女子能称奇,本皇子倒是想亲自看看。

  是君亦尘心爱之人?呵呵,大渊的太子为了胜利,已经不惜让自己女人为自己出谋划策吗?

  还是爱慕君亦尘之人?什么时候瞎的?爱慕谁不好,偏偏爱慕一个有名无实的大渊太子。

  祁国虽没有立太子,但各位皇子手上都握有实权。他祁裴予贵为大皇子,在朝中说话的分量显而易见。能说服震怒的皇帝,让魏将军将功补过,也说明大皇子在皇帝心中孰重孰轻的地位。

  哪像君亦尘,若不是他母家的势力,君亦尘这黄口小儿,还轮不上他坐上太子之位。在祁国的扶持下,大渊的四皇子虽未率兵亲征,但屡立奇功,政绩显赫。

  看来大渊太子也是内忧外患,太子之位,不好坐。大渊未来的皇帝,是谁还真说不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