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37章 好像有些失落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457 2019-11-01 23:35:05

  营帐中,只有君亦尘一人。

  凤仙儿让小鱼在帐外等候。

  她知道,魏媛容失踪意味着什么,魏媛容是魏家现在最宠爱,也是唯一一个女儿。若她出了什么意外,魏家一定不会再支持君亦尘。

  若魏家再倒戈追随四皇子,君亦尘便再无翻身之地了。

  两人皆沉默,最终,君亦尘声音嘶哑道,“她在哪儿?这也是你的计划?”

  “我若否认呢?太子你是否会信我。”凤仙儿语气中隐忍着不甘。

  君亦尘,前世你便是如此,你因为凤凰血靠近我,利用感情拴住我。但同时你也忌惮我,你从来不信我。这一世,你依然如此,果真有些东西,过过几十年,几百年也不会改变。

  君亦尘虽头疼不已,但还是认真道,“我信你。”

  凤仙儿微微一怔,随即抹去诧异的表情,淡笑如初,“祁国的人不会这么快知道魏媛容是魏家的嫡女,更不会查到魏家是太子你的万金油。所以祁国人的目标,不是她。”

  此时君亦尘难以置信的回眸,一双极致的桃花眼盯着凤仙儿,“你怎么知道我与魏家的关系?”

  凤仙儿知道君亦尘会如此抓狂,见怪不怪,“魏媛容被掳走,你如此担心。说明她在你心中的重要性。我初到淮州,见魏府如此气派,便想着借太子的由头借住几日,没想到刚亮出太子的令牌,魏老爷对我客气的,腰都快弯断了。而在魏府借住的时日,我发现魏老爷只是一副傀儡,真正当家作主的是魏夫人。见魏夫人身子不佳,便得空去瞧了瞧。几番接触下来,仙儿发现魏夫人并不是贪恋权势之人,她只是想依附着权贵,过上安逸富足的日子。这种种,若仙儿还看不出太子与魏家的关系,那仙儿岂不是那愚笨之人。”

  凤仙儿巧舌如簧,三言两语便将自己置身事外,只显得她慧眼识人,极为聪明。

  “仙儿心细如尘,本太子倒是不如你。”君亦尘深沉道。

  凤仙儿一副神伤的样子看向君亦尘,嘴角微翘,却笑得落寞,“太子,若仙儿不在了。照顾好自己,仙儿相信,凭太子的聪明才智,只要太子想得到,江山尽在掌握之中。若夜里睡的不安,便让烟姑娘为你抚抚耳垂,我想太子你应该会喜欢。”

  君亦尘的心仿佛被狠狠撞击,他不顾太子形象,拽起凤仙儿纤细的手腕问道,“你到底是谁,只有小时候母后在夜里抚过本太子的耳垂,你为何知道?为何你对本太子了如指掌?”

  凤仙儿冷笑,带着前世的情绪,冲君亦尘撕心裂肺道,“你为何从来看不见一个真心对待你的人,我凤仙儿那么爱你,你处处防着我,你还要利用我。”

  “你是不是很害怕我?你君亦尘忌惮我!你怕我转身投向别人,你怕我爱你不够深。你永远质疑我的忠诚,你时时刻刻都在试探!君亦尘,从头到尾你都没有爱过任何人,你就是一个可怜人,你以为你爱的是天下子民?其实你爱的不是江山,是你那颗脆弱而虚伪的心。”凤仙儿步步逼近。

  君亦尘浑身一颤,他被凤仙儿问的无话可说。

  前世到死都没对君亦尘说的话,借着这个契机一并说了出来,凤仙儿堵在胸口的郁结,顷刻之间散了开来。

  凤仙儿单薄的身影印在地上,君亦尘怔怔的看向她,她还是如初见的那样独一无二,冷艳骄傲,双目却犹如一泓清水。

  就在凤仙儿落泪之际,君亦尘将她狠狠搂入怀中,生怕失去了她。

  “对不起,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我是混蛋,为什么我要怀疑你!”

  凤仙儿贪婪的吸吮着空气中君亦尘的味道,泪水迷离了眼眸。

  原来君亦尘的怀抱,是如此温暖,原来君亦尘也有动真情的时候?

  呵呵,都是笑话。

  凤仙儿决绝的推开了君亦尘,冷道,“祁国想要的人,是我。”

  什么?君亦尘冷静下来,他想到今日与李朔说过,要保护好魏媛容,所以李朔派了精兵前去。

  难道祁国的人以为被重兵保护的是凤仙儿?

  凤仙儿知道君亦尘的疑惑,“太子是否疑惑,为何祁国要掳走我?其实我也不清楚。祁国应该知道我为太子出谋划策,魏家小姐只是被误当成了我。那祁国许是想掳走我,为祁国二十万大军报仇。也许是想利用我来威胁太子你。”凤仙儿缓缓补充道,“我真希望祁国是因为想找我报仇而掳走我,因为我在太子的心中,毫无任何分量可言,祁国最好别愚蠢的将我作为威胁你的筹码,我怕我会失望。”

  君亦尘邪魅道,“你怎就知道在我心里,你没有分量?嗯?”

  将君亦尘玩世不恭的样子尽收眼底,凤仙儿转而轻声笑道,“我一直都知道。”

  良久,凤仙儿离去,留下君亦尘在营帐中不知所措。

  此时凤仙儿还是比较着急,因为她尚不清楚魏媛容的处境。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亲自到祁国军营,将魏媛容换回来。

  凤仙儿这一世在外人看起来,只是一介弱女子。但在前世,凤仙儿久居军营,身手了得。

  趁着夜色,凤仙儿换上夜行服,即使重兵看守,也困不住她。凤仙儿轻身跃起,仿佛夜里活跃的精灵。

  正当凤仙儿潜伏在祁国军营的附近,伺机等待机会。

  一抹黑色身影绕道凤仙儿的身后。

  瞬间,一张有力且温暖的手,轻捂住了凤仙儿的小嘴儿。

  看清此人,凤仙儿气恼的瞪过去,“怎么又是你!我不是与你已经说清楚了吗?”

  夜无卿耍起了无赖,“你与我说了什么?我只听见你与君亦尘说你爱他,爱的要死要活。”

  话里话外尽是玩味,夜无卿这是吃什么飞醋。

  凤仙儿故作求饶,“夜门主,行行好。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魏媛容,我不能不救。别再跟着我好吗?”

  说到了正题上,夜无卿不再一脸玩笑。

  夜无卿眼神凌厉,“我不许你去冒险,你想救她,我可以想办法。”

  对于夜无卿的执著,凤仙儿丝毫没有办法,只能在心中叹息,这一世,只想你平平安安,我真的…不配。

  “夜无卿,人我会自己救,不劳你操心了。我不想与你有任何关系,天下任何人都行,只有你不行。”

  夜无卿皱眉,倔强的拿出了最后的武器,“我还要完成你的三个要求。”

  抿了抿唇,凤仙儿哽咽道,“这三个要求,我已经想好了。第一个,离我远一点。第二个,当做从未认识过。第三个,若你夜无卿日后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必定以死相逼。”

  “呵…这么绝?你也是对君亦尘这么欲情故纵?”

  凤仙儿闭上眼睛,“我希望我睁开眼时,你已经消失。”

  听见夜无卿离去的声响,凤仙儿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荒芜,安静的好像夜无卿从未出现过。

  他真的走了…就这样被自己逼走了。

  也好,若你这一世能安稳幸福。此时的决绝,是你开启人生新的垫脚石。

  只是,为何有种失落在心口处蔓延,不知不觉,嘴角尽是苦涩。

  远处,那抹黑色身影藏在隐蔽处,见凤仙儿背对着他,默默抽泣。夜无卿的心,仿佛被撕扯开。

  傻丫头,明明不舍得,为何总是故作坚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