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46章 珍惜最后的时光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102 2019-11-05 21:50:06

  赶到宗门,率先出来迎接的便是宗门的洪堂主,洪堂主是宗门里的老人,自前宗主在的时候,洪堂主便是前门主跟前说的上话的,此番出来迎门主,便是听见了风声,门主抱着一来路不明的女子回来。

  之前夜无卿将凤仙儿带回来时,洪堂主远在大渊时已有所耳闻,他这次刚回来,便听说夜无卿又将女子带回来,他眼里还有没有宗门的规矩了,他这样做,将上官茵允置于何地?

  前门主将上官茵允交托于洪堂主照拂,洪堂主自是偏向上官茵允多些的。

  “门主,这女子,不能带进宗门。”洪堂主语气不容置疑。

  夜无卿面露冷意,此刻他心里最重要的便是凤仙儿,挡他者,死!

  “这位姑娘是救本座性命之人,此事,就不经过洪堂主了吧。”

  洪堂主依旧不让步,“哦?我怎么听说上次这姑娘也是打着救门主的名义进宗门的呢?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门主武功盖世,怎么三番五次被一女子所救,依我看,这就是个想乱我宗门的妖女,她是故意接近门主你呀。”

  这话夜无卿可不爱听了,是他死乞白赖的追着凤仙儿不放,怎么成凤仙儿故意接近他了?

  “一派胡言,她与本座之间的恩怨,本座自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容不得任何人胡说。”

  洪堂主吃瘪,看来为了一女子,门主是不准备将他这两代堂主放在眼里了。

  “门主说的是。”洪堂主是聪明人,眼下以退为进才是上策。

  夜无卿将凤仙儿请放在床榻上,雾商此时也赶了过来。

  “门主,怎么又是她?”雾商对凤仙儿也没什么好印象,那流沙绾裙送与她,她却丝毫未放在心上。

  现在那件流沙绾裙还在殿内的原处,像个弃物。

  夜无卿冷眼,“你好像对她很有意见?”

  仿佛被说穿了心思,雾商俯身,“不敢,凤姑娘对门主有恩,亦是是雾商有恩,雾商岂敢对恩人不敬。”

  “那样最好。”

  凤仙儿似乎陷入了无限的沉睡,整个人一点生气也没有,夜无卿此刻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他连凤仙儿都保护不好,一连两次被凤仙儿所救,凤仙儿为了他,上次差点丢了性命,而这一次,也是凶多吉少。

  凤仙儿皱起眉,似乎很不舒服,她将身体缩成团状,嘴里喃喃道,“冷…”

  夜无卿紧张道,“哪里冷?”转头又吩咐雾商,“再多拿几床被子来。”

  盖了一层被子,似乎还是很冷,夜无卿想过将内力渡给凤仙儿,但他怕内力会引发她体内的噬心丹。

  见凤仙儿如此难受,顾不上那么多,他进入被中,想用体温去暖暖凤仙儿的寒毒。

  强大的热量源源不断袭来,凤仙儿往夜无卿怀里钻了钻。

  夜无卿一怔,若是未中毒的凤仙儿,此时该骂他是混蛋了。

  雾商抱着被褥一进来便看到这暧昧的一幕,脸一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夜无卿见凤仙儿的状态,已经不需要被褥了,便让雾商退下。

  雾商听到退下命令,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撒腿就跑。他可是正人君子…

  夜色朦胧,夜无卿很享受抱着凤仙儿的感觉,这丫头平日里挺嚣张,安静下来,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

  “你…傻笑什么?”凤仙儿苏醒后,便看见夜无卿一脸陶醉的抱着她。

  在夜无卿的怀里,她感到很安心,夜无卿是她黯淡无光的生命里,照亮她的阳光。现在,就以中毒为名赖在他的怀里,也好。

  不知道这次中毒,还能不能幸运的重生。

  人哪有那么幸运,生死有命,珍惜当下吧。

  突然不想复仇了,想在夜无卿的怀里,在他的照顾下,过完剩下的日子。她不想委屈自己了,她想好好的被爱。

  这是她第一次舍不得自己的生命,她更怕她死后,夜无卿会念她一辈子,伤心一辈子。

  凤仙儿,你真的残忍!

  夜无卿察觉到气氛中一丝异样,“仙儿,这次你破天荒没有推开我。”

  凤仙儿一愣,她确实无数次让夜无卿离她远一些,只是,该怎么告诉你,是想保护你。若报了仇,却再次失去你,那报仇还有什么意义。

  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意,“嗯,这次不想推开你了。”

  两人不经意间对视,夜无卿深邃的眼眸中透着令人安心的沉稳。

  “夜无卿,为何对我这么好,我明明都那样对你了,我不值得的,况且我…时日无多。”

  时日无多这四个字深深刺在夜无卿的心头,心痛又生气道,“不许你这么说,有我夜无卿在,这噬心丹与寒凝针根本算不了什么。给我再多些时日,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凤仙儿失笑,“我乃神医族之后,习得一身医术。我深知,没有办法。况且,那失传已久的寒凝针,是我苦心将它再现于世,若再给我个十年八年,我或许有办法研制出解药,但以我目前的状态,我恐怕熬不过了。”

  这话一出,无疑是晴天霹雳。

  “你…你是隐世的神医族之后?那你应该知道神医族的族长,我带你去找他,你是神医族的人,族长定会想尽办法的。”

  “族…族长,嗯,我知道。”还是不告诉他自己真实的身份了,转而叹息道,“算了,将死之人,何必去麻烦族长。”

  身为宗门的门主,夜无卿知晓全天下的秘密消息,他已命人四处去寻噬心丹与寒凝针的解药,但希望并不大。

  想到这里,夜无卿将凤仙儿抱的更紧些。

  凤仙儿呼吸着空气中属于夜无卿的味道,也将脸埋的更深了些。这种感觉不同于爱上君亦尘,爱上君亦尘,是爱而不得,患得患失。但在夜无卿身边,是安心,暖心。

  可现实不得不接受,凤仙儿有些伤感,“这只是刚开始,我的寒毒会日益加重。不久后,我的身体便会承受不了这种负荷。而噬心丹,会让我每日痛苦不堪。”

  掩饰心中剧烈的心痛,夜无卿轻声安慰道,“没事,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会陪你,看星辰日月,赏繁花似锦。”

  在夜无卿怀中,凤仙儿有些舍不得睡去,她害怕睁不开眼,又恨不得一天作两天。

  抱歉,以这种方式与你度过最后的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