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48章 原来夜无卿有心爱之人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158 2019-11-07 20:28:31

  趁着夜无卿处理宗门事务,凤仙儿披着披风,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到了院中。

  也才两三日,却感到好久都没有都没有见着阳光了。

  院子的南面的一个小角落,几根长的竹竿架子上,爬满了花藤,稠密的绿叶趁着紫红色的花朵,又娇嫩,又鲜艳,远远望去,好似美丽的彩绸。

  可能是命不久矣,此时的凤仙儿珍惜一切美好。

  “仙儿姐姐在看这花藤吗?”夜婉晴的声音徐徐传来。

  凤仙儿一改往常的冷漠,温婉一笑,“是啊,上次来没注意到这儿的角落,花开得竟这般好。”

  夜婉晴一愣,眼前的女子,一身素衣,虽脸色苍白,但刚刚那一笑,足以倾倒众生。

  不过这花藤,夜婉晴可极不喜欢,“这是无卿哥哥为茵允种的,我可不爱看。”

  茵允?凤仙儿努力回想着前世,但丝毫没有想起茵允这个人。前世她眼中只有君亦尘,对夜无卿的事,她从没关心过。就连夜无卿有个妹妹,她都不知道,更何况这个茵允。

  出于好奇,凤仙儿淡淡问道,“这个茵允…是谁。”

  夜婉晴还是单纯,丝毫没看出来凤仙儿与夜无卿之间微妙的关系,“她是无卿哥哥喜欢的人,但我不喜欢。”

  凤仙儿一怔,随后自然的转换了话题,一脸笑意的问道,“眼睛还有异样吗?”

  说起眼睛,夜婉晴简直视凤仙儿为再生父母,这双眼睛,她原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是凤仙儿给了她希望,让她有了活下去的斗志。

  感恩之情不知从何说起,夜婉晴顿时感到自己最笨,只好拉起凤仙儿的手,“我唤你一声姐姐可好,我夜婉晴发誓,此生一定会对姐姐好。”

  凤仙儿心中一抹暖意,能在时日无多时,遇上真心之人,凤仙儿心中很知足。

  心头渐渐有种失落,小鱼现在可还好?会不会时常惦记着她呢…

  夜婉晴的手还未松开,凤仙儿心头一痛,瞬间疼痛感加剧。

  凤仙儿将手抽离出来,捂着胸口,额头上布满了细汗。

  夜婉晴见状不知所措,“仙儿姐姐…你怎么了?”

  难道这就是中毒的反应?看着凤仙儿痛苦不堪,夜婉晴的心也揪了起来,凤仙儿第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即使她那时还看不见,但她还是能感受到凤仙儿的气场。

  夜无卿忙完宗门事务,第一时间便赶了回来。一进院子,便看到凤仙儿捂着胸口,痛苦而隐忍。

  “仙儿…”

  夜无卿瞬间移到凤仙儿身边,将其横抱,紧张的抱回殿中。

  “不要…”凤仙儿冷道。

  未感受到任何的异样,夜无卿将凤仙儿轻放至床榻上,便命人熬制缓解疼痛的汤药来。

  夜婉晴也赶紧跟了进来。

  “无卿哥哥,仙儿姐姐中的这是什么毒?”

  夜无卿薄唇抿起,今日他换上了月牙白色的长袍,在离开凤仙儿这短暂的时辰里,他努力练习微笑,他想给凤仙儿展示最好的自己。但所有的用心,在看到凤仙儿难受的顷刻,瞬间崩塌。

  垂下眼,夜无卿一脸忧色,“是寒凝针和噬心丹。”

  “什么?噬心丹会让人每天痛不欲生,疼痛感会日益加剧,直到身体承受不了而死。而寒凝针…会让人有至寒之感,不久后身体便会衰竭,这寒凝针会加剧噬心丹的疼痛感的!”夜婉晴瞪大眼睛,她不敢相信,这么好的凤仙儿,会在不久后香消玉殒。

  就算是活着,也时刻痛苦。

  “我都知道。”夜无卿信腾道。

  最内疚的是他,最悔恨的也是他。他内疚为什么每次受伤中毒的不是他,悔恨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凤仙儿。

  夜无卿将凤仙儿的手紧紧攥住,凤仙儿虽疼痛难忍,却还是将手冷漠的抽离出来。

  夜无卿微微一愣,“怎么了?”

  凤仙儿冷漠且不带一丝感情,“不要碰我。”

  说完,凤仙儿侧过身去,背对着夜无卿。

  噬心丹与另一种情愫,混在一起,让凤仙儿喘不过气。原来夜无卿有喜欢的人,呵呵,为何不说?

  凤仙儿突然很想嘲笑自己,在她的印象中,前世的夜无卿总是义无反顾的救她,但却也从没说过爱她啊。前世她拥有凤凰血一事,闹得江湖大乱,多少人觊觎。夜无卿也不可能不知道,说不定他救自己,就是有所图谋,或许…是为了拿到凤凰血给夜婉晴治眼疾。

  夜无卿在此照顾自己,也许是愧疚。

  凤仙儿想到自己是一厢情愿为夜无卿挡了两次致命的伤,心中更加觉得寒心。

  这一世本就是多的,这一世的宿命就是找君亦尘报仇。现在却在这里妄想儿女情长,而且别人心中已经有心爱的女子了。

  夜无卿不知发生了何事,只好疑惑的看向夜婉晴,夜婉晴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心口的疼痛缓解了些,凤仙儿轻声唤着夜婉晴,“婉晴妹妹,坐在边上陪我吧。让你哥哥走,我现在不想看见他。”

  夜婉晴与夜无卿同时一愣,这是怎么了?

  夜无卿不解,“仙儿是怪我处理宗门事务,没有好好陪你吗?我现在就推掉之后的一切事物。”

  见凤仙儿不语,夜婉晴打破这尴尬,“无卿哥哥你先走吧。”说完,抛给夜无卿一个我会帮你的表情。

  夜无卿无奈,只好默默走了出去,掩好了殿门。

  夜无卿走后,凤仙儿在回过身来,双眼空洞的看向角落里那把琴,夜无卿不像会弹琴之人,那这琴…

  “夜无卿会弹琴吗,还未见他弹过。”凤仙儿试探道。

  顺着凤仙儿的目光追寻过去,夜婉晴也注意到角落里的那把琴,“这个啊,这是上官茵允的,哥哥可宝贝了,茵允走后,哥哥一直将它存放在自己寝殿里。”

  呵呵,果然是。

  记忆中的片段练成了线,她转而想起夜无卿曾赠她流沙绾裙,如此珍贵的流沙绾裙,应该也是将赠与心爱之人,只是正好凤仙儿为夜无卿挡了那三箭。夜无卿心中愧疚吧…

  “夜无卿喜欢的女子,应该是温柔可人的,我看流沙绾裙赠夜无卿喜爱的女子,很配。”

  夜婉晴冷道,“连流沙绾裙哥哥都与你说了啊,这是无卿哥哥耗时两年,为上官茵允做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亲手送她。”

  两年…

  凤仙儿心中更觉得苦,原来世间情爱,远没有她想的简单。

  这样痴心的人,她从未碰上。刻骨铭心的爱,从来不属于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