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49章 再次不告而别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30 2019-11-08 22:25:36

  难道是因为上官茵允,凤仙儿的情绪落差才这么大吗。

  “仙儿姐姐,你是不是也讨厌上官茵允?”夜婉晴小心翼翼问道。

  凤仙儿神情冷漠,“从未见过,谈何讨厌。”

  夜婉晴疑惑,“那仙儿姐姐这般神伤,是为何?”

  “婉晴,让我一个人静静吧,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可能我需要点时间吧。”

  见凤仙儿委婉的下了逐客令,夜婉晴也再多说什么,“那好吧,仙儿姐姐好好休息。”

  待夜婉晴走后,凤仙儿眸上渐渐布满了薄雾。

  她和夜无卿之间,说不清道不明,从未真正在一起,但彼此之间的在乎,却超越了一般的情谊。值得庆幸的是,这渐浓的情意,是该停止了。她凤仙儿自重生以来,眼里便容不得沙子,原以为夜无卿是前生今世唯一不负之人,却不曾想,他心中有中意的女子。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现在凤仙儿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忘了夜无卿,活下去,报仇!

  噬心丹带来的疼痛,已经减退。凤仙儿起身,将那流沙绾裙找了出来,轻轻放置床榻上。原以为是夜无卿赠与夜婉晴之物,没想到是精心为心上人上官茵允准备的。看来直觉是不会骗人的,这流沙绾裙从来都不属于她。

  真讽刺。

  凤仙儿走向暗门,娴熟的转动机关,暗门顺利开启。

  是的,她又要不告而别。

  上一次是为了不再和夜无卿纠缠,这一次,是绝也不和夜无卿纠缠。

  走前,凤仙儿回眸看了看床榻上的流沙绾裙,以及角落里的那把琴。

  那琴虽放置不起眼的角落里,却从未沾染丝毫的灰尘。看的出来,这琴是日日夜夜在夜无卿眼皮子底下精心呵护的。

  只一眼,凤仙儿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暗道里。

  暗道里昏暗无光,凤仙儿行动缓慢的摸索着,极为小心的迈着步子。

  “咚”的一声,凤仙儿撞上温暖宽大的物体。

  心中一紧,这是撞到什么了。

  黑暗中,一抹怒意的声音徐徐传来。

  “你又想逃跑?”

  原来是夜无卿,夜无卿怎么会在这暗道中。难不成夜无卿又想走这暗道偷偷去看她吗?简直多此一举。

  “怎么,夜门主像是知道我要走这暗道,提前来此堵我路的?”

  昏昏暗暗的暗道里,两人都看不清彼此的脸。

  夜无卿怒意不减,“若不是本座恰好在这里,你又玩突然失踪的戏码是吗?”

  戏码?呵呵。

  见凤仙儿半天不言语。夜无卿有些气急,“凤仙儿,你当这里是什么?想来便来,想走就走?”

  “我从未想要来。”

  突如其来的冷言冷语,让夜无卿瞬间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顷刻瓦解。他对凤仙儿的心疼,愧疚,还有那抹情愫。

  既然天意让他们在这暗道里撞上,不管夜无卿处于何意。现在,便将一切说清楚,不拖泥带水。让彼此回到原点。

  凤仙儿抬起眸,尽管看不见他,但她知道,夜无卿正站在她的面前,话说开了,这边是最后一次相见。

  看不清彼此的最后一次相见,也好。莫再想起,莫再回忆。

  凤仙儿平静道,“夜无卿,就此别过吧。”

  又在推开他,夜无卿本以为他能给凤仙儿温暖,哪怕是最后的温暖。但凤仙儿始终想着要推开他,离开他。

  夜无卿冷笑,“怎么,因为君亦尘?你想在最后的时光,与他一起?这是你推开我的真实缘由对吗?若你要走,你告诉我!”

  不犹豫,凤仙儿斩钉截铁,“是,最后的时光,我想与君亦尘在一起。我虽和他之间有恩怨仇恨,但我爱过他。我恨不得他死!我有多恨他,就有多爱他!”

  这话,说出来骗了自己,也骗了夜无卿。但这是让夜无卿不再愧疚的唯一的办法,她不需要夜无卿施舍的像爱意一样的的愧疚,他应该把全部的爱留给上官茵允。

  当凤仙儿真的承认她爱君亦尘,夜无卿感到从未有过的挫败。

  是,君亦尘是大渊太子,君亦尘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满足女子心中所有的幻想。

  夜无卿一腔怒意在凤仙儿说出她有多爱君亦尘后,也平静下来。温柔又沙哑磁性的轻声说道,“你爱君亦尘什么?他的权力,还是他这个人?若是权力,他能给的,我夜无卿能加倍给你。若你爱他这个人…我会努力变成他。”

  说完,凤仙儿一愣。夜无卿乃堂堂宗门的宗主,竟说出如此卑微的话。

  “夜无卿,你不必这么愧疚。我不需要你的愧疚,你的心意我领了。”

  黑暗中,夜无卿一把抓住凤仙儿的胳膊,“我都这么说了,这不仅仅是愧疚,还有…”

  凤仙儿立即打断,“夜无卿,若你想说是因为你心中有我,你想告诉我你对我的爱意,那我奉劝你不要说出口,不然我会觉得你恶心。”

  “为何?”夜无卿追问。

  “呵呵,你不会真打算这么说吧。夜无卿,你在我心中的美好…没了。”

  凤仙儿甩开夜无卿的手,避开了夜无卿,绝情的向暗道另一边走去。

  夜无卿愣在原地,他在凤仙儿心中的美好,没了?

  再反应过来,凤仙儿的脚步声已经远去。

  这次,还是没能留住她。

  可是之前他们一直都好好的,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夜婉晴说了什么伤害凤仙儿的话?

  正当夜无卿失魂落魄的从暗道中走到寝殿时,他一眼就看见了床榻上的流沙绾裙,整整齐齐的放在那里。

  这是那次凤仙儿受伤,他赠与凤仙儿的衣裳。

  被丢过一次,现在又丢一次。呵呵,是有多瞧不起他的心意?

  他的所作所为,就那样卑微吗?在你凤仙儿眼里,完全不值一提?

  此时的凤仙儿也走出了暗道的出口,宗门的后山。

  熟悉的场景,一样受伤的身体,却不一样的心境。

  这次决绝的离开,凤仙儿似乎穿回了那件无坚不摧的铠甲。从现在开始,她只为自己。

  她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重生都经历了,这噬心丹和寒凝针她还解不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