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57章 等待时机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76 2019-11-14 20:25:33

  回到宗门,夜无卿坐在门主之位上,高高在上的看向洪堂主与洪若离,眼里没有一丝感情。

  洪堂主沉默,洪若离看这形势,也是大气不敢喘一声。

  夜无卿面无表情看向这两人,冷道,“怎么,敢做不敢说吗?”

  洪堂主依旧不语,洪若离可没这么沉不住气,口不择言道,“有什么不敢说的,那万毒教教主不把咱们宗门放在眼里,教训教训他怎么了?”

  洪堂主喝到,“住嘴,有你说话的权力吗?”

  洪若离不服气,但也没再说什么。

  这次幸亏夜无卿及时赶到,若得罪了万毒教,江湖上怕是又要掀起腥风血雨。

  只是夜无卿想不通,洪堂主去万毒教做什么。看样子洪堂主不打算说实话,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夜无卿叹了口气,缓和道,“洪堂主是宗门的老人,本座自然以洪堂主的安危着想。不论洪堂主想做什么,自然有您的道理,一切以大局为重。”

  见夜无卿不追问,洪堂主面子上也要过得去,“此事是属下欠考虑,莽撞了些。去万毒教本想着与万毒教交好,只是属下是代表着宗门前去的,那万毒教这么不给面子,这才给他点颜色看看。”

  夜无卿挑起眉峰,话里有话,“洪堂主代表的了宗门吗?”

  “这…”

  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洪堂主一惊。这夜无卿是在宣誓主权吗?呵呵,看你这门主之位坐不坐得稳。

  掩去心中的不爽,洪堂主赔着笑,“门主说的是,宗门还得门主说的算。”

  洪若离见洪堂主如此低声下气,低声唤了声,“爹…”

  洪堂主瞪向洪若离,洪若离心中更是气愤。

  夜无卿玩味似的看着这父子俩,一个狡猾,一个沉不住气。

  既然不说为何去万毒教,本座自会调查。

  “罢了,回去反省吧。”夜无卿手一挥。

  洪堂主带着洪若离灰溜溜的退下。

  回到房内,洪若离愤愤不平,“爹,你为何屈身于那夜无卿。”

  洪堂主冷哼一声,“呵,现在不是时候,大局未定。沉不住气只会坏大事。”

  似乎想到了什么,洪若离急切问道,“当时您说凤仙儿的毒,除了万毒教和神医族,还有谁能救凤仙儿。”

  提到这个,洪堂主露出不经意的微笑,“我虽不是凤仙儿的对手,但凤仙儿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就算凤仙儿再聪明,也将不过是她手中的棋子。”

  如此神通广大?洪若离迫切想知道是谁,“她是谁?”

  洪堂主没有点破,只是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未来大渊皇帝的女人。”

  “什么?您…难道是大渊太子君亦尘的女人?”

  “非也非也,君亦尘算什么?”

  洪堂主并未把君亦尘放在眼里,不过是个站不住脚的太子,不足为患。

  洪若离疑虑众多,但他知道,父亲在下一盘大棋,只要听父亲的话,不仅是这宗门,天下也尽在掌握之中。

  “爹,有什么需要吩咐的,您一句话,儿子定会全力以赴。”

  洪堂主欣慰的点了点头,洪若离虽鲁莽了些,但终归和自己是一条心的。有儿如此,可成大事。

  *

  万毒教。

  陈鼎天将凤仙儿和小九带到万毒教后,便闭门不见。

  凤仙儿夸下海口承诺木梨村村民三天后奉上解药,陈鼎天倒想看看,凤仙儿有何难能。

  白护法匆匆求见陈鼎天。

  白护法抱拳,“教主,今天已是第二日,那凤仙儿除了赏花,便是做做点心。一点也不为解药之事着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陈鼎天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桌子,冥思了一会儿,“她没有要见我的意思?”

  白护法回答的很干脆,“没有。凤仙儿连丫鬟都没使唤过,所有事都亲力亲为,更没提过要见教主,她和那小孩儿在教里,吃得好喝的好睡的香,丝毫异常都没有。”

  陈鼎天倒着急起来,“明日她便要拿出解药,却如此轻浮,是视木梨村的性命于草芥吗?”

  “要不属下去问问她?”

  “不可!”

  半晌,教主吩咐道,“还是继续盯着她,有任何异样,立即向我禀告。若她明日拿不出解药,杀了她。”

  “是!”

  凤仙儿承诺众人,让陈鼎天刮目相看,但这两日凤仙儿的所作所为,让陈鼎天彻底失望。明日凤仙儿绝对拿不出解药,九重软骨散解药的药引,不需要什么珍贵草药,所需的不过是银朱草而已,银朱草倚傍山水间灵气生长,万毒教便正好有。若凤仙儿有心,这解药是现成的。

  但此时此刻凤仙儿的不作为,让人看不懂。

  在万毒教的别院中,凤仙儿做好了叫花鸡。

  小九惊呼,“姐姐,太香了吧!”

  凤仙儿笑道,“还不快来吃,愣着干嘛。”

  小九放下手中的盆栽,开心的冲向凤仙儿,“姐姐不仅人生的美丽,手艺还这么好,姐姐以后若嫁人,夫家该享福了。”

  凤仙儿敲了敲小九的脑袋,“小娃娃,你想什么呢!姐姐不嫁人。”

  “姐姐是想陪在我身边吗?”小九期待的问道。

  凤仙儿扬起那白玉般的手,小九瞬间抱起脑袋,“我不说了,别敲我了。”

  这两日,凤仙儿确实没研究解药,而是专心给小九做好吃的。

  那日来到万毒教,凤仙儿便探了探小九的脉搏,根本无任何中毒之相,反而瘦弱的身体有几分强壮。这就更加印证了凤仙儿的想法,她什么都不做,自然有人着急。

  小九吃的满嘴油,还不忘冲凤仙儿傻笑。

  “慢点,没人跟你抢。”凤仙儿温柔道。

  放下手中的鸡腿,小九一滴热泪落下,哽咽道,“姐姐,你真好。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以前宁大婶总是给饭我吃,但她做的太难吃了。呜呜呜…”

  凤仙儿面露尴尬,“就算宁大婶做的不好吃,但她心是好的嘛。”

  说起宁大婶,小九更吃不下了,“那日你让我用寒凝针去扎中毒村民的手指,毒素是抑制住了,可没有解药,他们还是难逃一死。我很担心他们…虽不是我的父母,但木梨村是我长大的地方,他们像我的亲人一般。”

  凤仙儿云淡风轻的喝着茶,“耐心等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