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59章 揭开谜底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181 2019-11-16 23:27:18

  有那么一瞬间,陈鼎天想立刻前去抱抱凤仙儿。

  他女儿的女儿,都这么大了,时光荏苒,一晃十几年的光阴了。可陈鼎天对十几年前的事情,却记忆犹新。

  “你真的沫禾的女儿?”陈鼎天忍不住再确认一遍。

  凤仙儿面无表情,“你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白痕脸上也闪过一抹淡淡的震惊。他自幼跟随教主,他视教主为再生父母。在万毒教这么多年,白痕自然知道教主是个怎样的人,教主有过一段美好的感情,有位美若天仙的夫人。夫人离去后,教主和女儿相依为命,陈沫禾是教主的命根子,谁也欺负不得。陈沫禾长大后,她遇到了她认为心爱的男子,教主却认为此男子藏了太多秘密,不可托付终身。让教主没想到的是,他越是阻止,陈沫禾便离他越远。

  陈沫禾的下落至今是个谜。

  陈鼎天想问又不敢问,现在他迫切想知道陈沫禾的下落。凤仙儿一定知道!

  “你…你娘在哪里?她可安好?”陈鼎天问的有些心虚。

  凤仙儿又深深叹了口气,其实她心里是很希望娘能原谅陈鼎天的,只是娘十几年都未踏出桃花谷,娘的积怨一定很深很深。

  “我娘很好,我爹很疼她。”

  听到凤仙儿说起她爹,陈鼎天内心也再无波澜了,十几年了,该放下了。

  “来,坐下说,给外公好好说说。”陈鼎天眼里尽是爱意。

  小九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这个坏人是你外公?姐姐,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外公,他还想杀你呢!”

  陈鼎天看向小九,满不在乎道,“别挑拨离间,小屁孩。”

  凤仙儿拉着小九坐下,温柔的摸着小九的头,“姐姐会给你一个交代,放心。”

  小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相信姐姐。”

  白痕识趣的沏了壶茶,然后将茶倒入杯中后,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他能预想到,接下来的故事会很长。

  在陈鼎天期待的眼神中,凤仙儿缓缓开了口,“娘亲和父亲一直都很恩爱,他们生了两个孩子,我和我姐姐凤羽儿。”

  陈鼎天听后开心不已,“还是我的女儿厉害,生了两个!”

  “你一直觉得我的父亲藏了很多秘密,你认为他不配我的娘亲。但其实他有他的苦衷。只是他不能说…”

  “苦衷是什么?现在还不能说?”

  “都十几年了,也没什么不能不能说的。其实,我爹是神医族的族长。”

  陈鼎天大惊,“什么?他小子…他是神医族的族长?他为何不说?”

  凤仙儿苦笑,“神医族三百年前,出现了凤凰血脉,那洛笙因为生来具有凤凰血,便遭到祁国和大渊,乃至江湖各大门派的争抢,更是掀起了腥风血雨。那时江湖上便流传一句话,得凤凰血,得天下。洛笙不知所踪后,所有的矛头便指向了神医族,世人们都认为神医族还会有第二个洛笙,所以神医族从此隐世。我爹又怎敢暴露身份?”

  对于这凤凰血,陈鼎天也是知晓一些的,只是他万般没想到凤言明是神医族的族长。罪过…他一直以为凤言明是欺骗少女的浪子。

  “是我错了。”陈鼎天眼神空洞。

  “十几年来,我娘一直念着你,虽然她不说,但我很清楚。”

  “她时常说起过我?”

  凤仙儿抿了抿茶,说道,“虽然她嫁给了我爹,成为了族长夫人,但她一直以陈夫人自居。她从未在我们面前提起过您,但我想,她是没有得到您祝福便嫁给了我爹,才以陈夫人自居,她也很难过吧。”

  陈鼎天听完,愧疚涌上心头,“她很难过,我知道,为父都知道。她心里一直有我这个父亲,是我做错了,我伤了她的心。”

  “别说错与对了,只要您想挽回,一切都不晚。但我想问您,那些被您抓走的村民在哪儿?”

  “你都知道?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凤仙儿可是重生之人,活了这么久,有些事,一看便破。

  凤仙儿追问,“其实您没有伤害那些村民,您的心一直很善良,为何要做让人误会的事情。”

  “哎…”陈鼎天看向眼前的孙女,也不打算隐瞒了。语重心长的说道,“那年为了阻止他们在一起,我不惜到处下毒,我毒一个,沫禾便救一个。后来她随凤言明离开,我四处寻找,可始终未寻到他们的踪迹。我便将木梨村的村民抓来试毒,隔一段时间便抓几个村民来。我想这样,应该会逼沫禾现身。但十几年过去了,江湖人人都觉得我性格古怪,不择手段。但唯独不见我的沫禾…”

  凤仙儿叹息,“我娘随我爹去了神医族,那里封闭,与世无争,我娘怎会知道您的所作所为?”

  小九惊喜道,“木梨村被抓来的村民都安好?”随即惊喜化为失落,“可我明明吃了万毒教灌进去的毒药,那些村民怎么可能还安好。”

  凤仙儿笑道,“傻孩子,你根本没中毒。”

  小九愣了愣,“什么?”

  陈鼎天点了点头,嘴角一抹笑意,“那只是些补药罢了,我万毒教抓了那么多村民,也就你小子机灵,逃出了万毒教。我该说你什么好?”

  小九一听自己喝下去的是补药,心底乐开了花,调皮的冲陈鼎天道,“我聪明呗!”

  不用死了,可以一辈子保护姐姐了!

  这时白痕解释道,“其实抓走的那些村民,都是得了病,或孤苦的老人家,还有无父无母的孤儿。不光是木梨村得病的村民,这天下,若被咱们教主发现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的人,都会一并抓回万毒教来。”

  “怪不得要抓我。”小九喃喃道。

  这么说起来,万毒教还做了桩好事。

  陈鼎天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仙儿,所以你早就想好了今日与外公摊牌,所以这两日你吃好喝好,一点都不担心解药。”

  “银朱草是九重软骨散最重要的一味药引,若您不肯给解药,仙儿这就去熬制解药,一个时辰便可奉上。”

  陈鼎天大笑,“你个机灵鬼!白痕,将解药拿去木梨村。”

  小九开心的差点蹦起来,“哇!太好了!木梨村有救了!”

  凤仙儿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底也温暖起来。

  突然,心口开始绞痛起来。

  凤仙儿捂着胸口,脸色煞白。

  陈鼎天立即扶住凤仙儿,“怎么了?”

  小九想起来了洪堂主的话,急切的说道,“我知道!那天的坏人,说姐姐中毒了,好像很严重。”

  陈鼎天面色阴沉起来,凤仙儿就像上天送给他的礼物,从今天开始,任何人不得伤风仙儿一根汗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