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64章 万毒教的请帖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041 2019-11-21 23:38:16

  北渊城。

  太子君亦尘打了胜仗回来后,特向皇帝请旨,住宫外。

  毕竟皇家是绝对瞧不起烟梦瑶的,而君亦尘也想在这宫外静观其变。

  君亦尘与魏家老爷说,希望魏小姐能随他一起回北渊城,魏老爷一听就乐了,自家二女儿不争气,还好大女儿争气。就算君亦尘不提出这个要求,魏老爷也会强烈向君亦尘推荐自家女儿的。

  而小鱼只能跟着君亦尘,只有跟着他,小仙儿才能找到自己。就算伴君如伴虎,小鱼也只能忍气吞声,默默给自己力量。倒是一路上和青冀的关系越来越好,几乎无话不说。

  这一两个月过的相当平静。

  君亦尘和皇帝说过不想太招摇,虽立了奇功,但他想深入民心,所以在宫外的府邸不能太招摇。皇帝听后,便赐了山水阁。

  刚入山水阁时,君亦尘就明白了皇帝的用意,这其实就是一个警告。因为魏老爷在淮州为了讨好君亦尘,就送了君亦尘一座山水篱院给他。皇帝赐的山水阁,便是提醒君亦尘,有些事不说破,但皇帝心里清楚,就算是立了功,也不要太明目张胆。

  君亦尘冷笑,皇帝多疑,就算立了他为太子又如何,不过是碍于母后的家族势力。其实皇帝心中最爱的,还是老四。

  在山水阁悠闲过了一两个月,青冀急匆匆的脚步,打破了沉寂。

  “太子,有人送来了请帖。”青冀拿到请帖的第一时间,便交到了君亦尘手中。

  君亦尘研究着棋盘上的残局,未抬眸,慢条斯理道,“你慌什么,可不像平时镇定的你。这是哪家送来的请帖,阿猫阿狗请本太子,本太子也要去吗?”

  青冀缓了缓道,“是万毒教送来的请帖。那人送来便走了,我想问他些什么,都没机会。您要不看看这请帖?”

  万毒教?

  君亦尘拿棋子的手悬在半空,一时也有些疑惑。

  江湖门派给他寄请帖是为何?

  停下思索,君亦尘赶忙看了看这请帖中的玄机。

  青冀也有些紧张,她知道,皇帝送太子的山水阁有警告之意,若太子与这种亦正亦邪的江湖门派扯上关系,只会将自己之前做的政绩全部推翻。

  半晌,君亦尘神情凝重的看向远处。

  “太子…”

  青冀轻声一唤,君亦尘回过神来。

  “将梦瑶姑娘请过来。”

  “是。”

  现在,恐怕也只有烟梦瑶能为太子解忧了。

  青冀去寻烟梦瑶时,烟梦瑶正在打扮自己,她每日出现在君亦尘面前,都是苦下了一番功夫的。

  “梦瑶姑娘,都什么时辰了,您怎么还在打扮啊。”青冀有些急。

  烟梦瑶瞪了一眼,她打心眼里不喜欢这青冀,更因为青冀与小鱼走的太近了,让烟梦瑶心生厌烦。

  “我打扮关你什么事?话真多。”

  青冀不在意烟梦瑶呛人的语气,冷道,“太子找你。”

  说完便离开了,青冀也着实不太喜欢烟梦瑶。她知道太子想用感情套住烟梦瑶,但她总觉得这烟梦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说不定,烟梦瑶早就发现了太子的心思,正在与太子上演着甜蜜的周旋。

  烟梦瑶一听君亦尘找她,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赶去君亦尘那儿。

  刚进屋,烟梦瑶便感觉到空气中凝重的气氛。

  “怎么了?”烟梦瑶在君亦尘身边坐下,显然一副小女人模样。

  君亦尘将头埋在烟梦瑶的怀里,“没事,有些累了。”

  烟梦瑶的心一下就软了,君亦尘说累了,一定是遇上事了。

  “梦瑶能为太子解忧吗?”

  太子叹了声气,站起身来。拿起那请帖,往桌上一扔。随意的一扔,将桌上的玉杯撞落在地,咣当一声,让烟梦瑶心底一沉。

  烟梦瑶拿起请帖一看,瞬间一惊。

  新万毒教教主登位?

  “梦瑶,你可知这万毒教?”君亦尘疲惫道。

  烟梦瑶点了点头,“知道。万毒教是唯一能与宗门匹敌的门派。宗门掌握了天下的机密情报,还培养了一大批暗杀组织。虽说宗门看似比万毒教的江湖威望要高一些,但江湖盛传,万毒教只是因为教主痛失爱女而封闭自己。但只要万毒教出手,所到之处,必定腥风血雨。”

  这些君亦尘都知道,唯一让君亦尘疑惑的是,万毒教已经多年不与各大门派来往,更不会与朝廷中人有任何瓜葛,但今日为何送来请帖?而且这性格怪异的万毒教教主,居然让位了,看情况还是心甘情愿的。

  烟梦瑶也感到不安,万毒教为何会想到邀请太子呢?按理来说,这万毒教与太子,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

  难道是?

  忽然之间,君亦尘和烟梦瑶都有些明白了。

  “难道是这新任的教主,与本太子有何牵连?”

  君亦尘这话一出,烟梦瑶赞同道,“对,我刚刚也是这么想的。看来这新任的教主,还有些能耐。”

  但是,这人会是谁?

  这一点君亦尘始终想不通。

  与此同时,夜无卿也收到了万毒教送来的请帖。

  凤仙儿一去万毒教,万毒教便有这么大的变故。这新任的教主,绝不可能是那副教主,也应该不是终日跟在教主身边的白痕。

  难道是凤仙儿?

  夜无卿简直不敢想下去,凤仙儿到底有多神通广大?为何她能哄得君亦尘对她念念不忘,又欲情故纵的对自己,难道那日他在屋檐上看到凤仙儿与陈鼎天暧昧的一幕,也是凤仙儿对陈鼎天的手段吗?

  看来凤仙儿挺成功,显然陈鼎天很听话。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白白送了凤仙儿一个教主之位。

  夜无卿嘴角扬起一抹嘲笑,原来他朝思暮想的女人,是这么不堪。

  风仙儿口口声声对自己说,她在君亦尘身边,是为了报仇。可据他遍布天下的眼线亲口告诉他,凤仙儿在出深渊禁地之前,从未与君亦尘有过任何瓜葛,报仇一事纯属扯淡。

  所有的迹象都在告诉夜无卿,他就是个傻瓜,傻到被凤仙儿玩弄于股掌之中。

  “呵。”夜无卿一个人坐在寝殿里冷笑。

  凤仙儿,再见面,亦是陌生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