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65章 为了请帖而争执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458 2019-11-22 23:30:46

  墨宁边递着茶边说:“教主,请帖已经送到各大门派手中了。”

  凤仙儿愣住,“什么请帖?”

  “老教主宣布您新任教主之位的请帖呀!说真的,教主这么些年来,从未如此开心过。”

  凤仙儿面色沉了下来,“随我去找他。”

  墨宁不知是不是说错了话,神色紧张的跟在凤仙儿身后,墨馨也紧跟其后。

  一直到后山,才找到陈鼎天。此时陈鼎天正与副教主悠闲的下着棋。

  “你什么意思?”凤仙儿向陈鼎天吼道,丝毫不客气。

  陈鼎天的注意力全在棋盘上,“诶,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

  副教主心中冷哼,这凤仙儿一点礼貌都没有。

  凤仙儿面色凝重的看向这悠闲下棋的两人,看来这盘棋下不完,陈鼎天是不打算与她有任何交流了。

  三人就一直在一旁站着,墨宁与墨馨都有着站不住了,凤仙儿依然挺着小身板,目不转睛盯着陈鼎天。

  陈鼎天被凤仙儿看的有些不自在,“丫头,别这么看着我行吗,有什么事你说还不行吗?”

  凤仙儿不以为然,“没事,等你们下完,刚刚挺急的,现在不急了。”

  陈鼎天摇了摇头,“真是怕了你了,不下了不下了。”

  说吧,陈鼎天便要推翻这棋盘。

  副教主一把拦下,“鼎天,你这不地道了,怕输啊?”

  “我怕输?哪次你不是输给我?”陈鼎天不服气。

  凤仙儿看这两人一唱一和,笑道,“仙儿还是知道先来后到的,天大的事也不打紧。”

  “还是仙儿懂事,那咱们继续?”陈鼎天眼底一抹笑意。

  副教主见凤仙儿被陈鼎天这么晾着,心中无比舒心,大笑道,“那就继续吧。”

  凤仙儿一直看着棋局,每当陈鼎天落下一子,副教主便要想好久才缓慢的落子。看来副教主存心让她在这里站着,颇有些看笑话的意味。

  一直到太阳落山,陈鼎天还是心疼凤仙儿的,伸了伸懒腰,“罢了,今日这胜负难分,我认输。”

  副教主意味深长道,“认输就不必了,看来还是教主的事比较重要啊。”

  陈鼎天没接话,副教主看了凤仙儿一眼,便离开了。

  一直到副教主走的没影儿了,凤仙儿才坐了下来,“说吧,这请帖是唱的哪一出啊?”

  “普通的请帖,大家聚聚。”陈鼎天一句带过。

  “老教主这是让我这新教主名扬天下?还是让我遭天下人议论?”

  陈鼎天换上一副笑容,“你可别说外公不疼你,我还请了你最想见的人。”

  “哦?我最想见的人?”

  “君亦尘。”陈鼎天凑近凤仙儿,小声道。

  君亦尘这三个字一下子将凤仙儿复仇的情绪燃起,“你请他作甚?”

  陈鼎天见凤仙儿不悦的表情,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他不是你心心念念的人吗?你和君亦尘的事我都听说了,你可是他的贵人啊。他能赢祁国,可全靠你在身后出谋划策。听说君亦尘回北渊城后,皇帝非常高兴,百姓也对君亦尘这个太子赞许有加,都信奉他为大渊的战神呢。”

  凤仙儿从容道,“意料之中。”

  给君亦尘送请帖这事,陈鼎天思虑了很久,他知道凤仙儿为君亦尘做的那些事后,他明白,凤仙儿对君亦尘一定是动了真感情了。所以,他必须请君亦尘来,他要当面斩断两人的情丝。凤仙儿的未来,只能一个人站在高处,哪怕孤独寂寞,也决不能爱上任何人。这样才不会有人轻易知道凤仙儿凤凰血一事,方可平安一生啊。

  陈鼎天劝道,“听外公的,你与君亦尘绝无可能。你不可陷入与任何人的感情之中,那样只会让你轻易将自己全盘托出,除了外公和你爹娘,谁会守得住你的秘密?”

  说完,陈鼎天看了墨宁和墨馨一眼,墨宁和墨馨识趣的退下,并守在后山入口。

  凤仙儿试探着,“若我和君亦尘在一起了,不告诉他凤凰血不就行了。”

  陈鼎天拍了拍石桌,有些激动道,“你这个傻丫头,没有一辈子的秘密。你凤凰血一事,不就是你爹娘无意之中发现的吗?人在诱惑面前,是会选择的,既然有了选择,你觉得君亦尘还会选择你吗?”

  凤仙儿坚定,“若他选择我呢?”

  “呵,若他会选择你,你就不必问。”

  君亦尘会选择凤凰血还是自己,凤仙儿在前世已经得到答案了。但她与陈鼎天之间的误区在于,凤仙儿必须在君亦尘身边,才能完成自己的复仇,但陈鼎天似乎并不想她与君亦尘有过多的接触。

  “外公,我爱他。”凤仙儿说了一句让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

  陈鼎天看着凤仙儿的眼神,“这话,你娘也跟我说过。但你绝没有你娘爱凤言明那么深,从你的眼神中我看的出来。所以这件事,你只能听我的。请帖已送到君亦尘的手中,他若来赴宴,我定会与他说清楚,你是万毒教的教主,他是大渊的太子,未来的皇帝,他不可能娶你做他的皇后。”

  “这也是你一定要将教主之位给我的原因之一?”凤仙儿追问。

  “是!在我们相认的那晚,我便去派人了解你的过去。不仅是这万毒教教主之位,外公会助你坐上江湖盟主之位,各大门派会以你马首是瞻。只有站在巅峰,你还有能力保护你自己。”陈鼎天将自己的打算一并说出,根本不考虑凤仙儿会不会接受。

  凤仙儿冷笑,“您和我爹还真是不一样,他怕这世间上的人利用我,更怕我会向三百年前的洛笙一样掀起天下大乱,他最终决定将我封印在深渊禁地,这一封,便是十年。现在,您又想将我推向江湖的巅峰,让我成为盟主。现在的天下四分五裂,不仅大渊和祁国在争地盘,其他小国也虎视眈眈。这江湖之中,宗门与万毒教实力相当,是您不屑这盟主之位,宗门才一方独大,但同时也忌惮您的万毒教,所以没有成为江湖盟主。”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屑什么江湖盟主之位。但现在为了你,外公愿意去争,我相信你不会让外公失望的。”

  凤仙儿眼眸布满迷雾,“您真的要这么做吗?若您要为我争盟主之位,江湖必定掀起轩然大波。”

  “不,我会去说服你爹。然他将神医族也交托于你。想当年,神医族在朝廷的光辉下,是何等的壮大。若不是洛笙一事,神医族会隐世?”

  “不,我爹不会同意的。”

  半晌,陈鼎天哽咽道,“我去求他。我愿意承认我所有的过错,我愿意用余生去赎罪。我阻碍了沫禾的幸福,所以余生,外公哪怕用这条老命,也要好好的保护你。外公年纪大了,护不了你一世,所以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为你争取最大的利益,那就是江湖盟主之位。”

  凤仙儿郑重的跪下,一滴滚烫的泪水落下,缓缓的俯身,准备磕头。

  陈鼎天见状立即拦下,“仙儿,起来。”

  凤仙儿倔强的磕响了第一个头,“外公心,仙儿明白。外公对仙儿的爱,仙儿无以为报。”

  借着,凤仙儿又磕了两个头。

  陈鼎天原本一脸伤感,但在凤仙儿磕头时,嘴角却邪魅的上扬,凤仙儿起身时,这抹邪魅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