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66章 意外得知地牢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181 2019-11-24 23:05:38

  夜无卿准备只身前去万毒教赴宴,却被洪堂主拦下。

  “门主,万毒教新任教主的事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您不可一人赴宴。”洪堂主故作关心。

  夜无卿知道洪堂主的小心思,“洪堂主也想一同前去?”

  洪堂主抱拳,“也不是属下非要一同前去,一来是为了您的安危,二来是万毒教此举,怕是要重出江湖。属下怕教主一人无法应对。”

  “本座在你心中就是如此无能之人吗?洪堂主要去,便一起跟着去吧。不必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属下只是为了门主您的安危着想!”洪堂主一副要以死证明自己清白的样子。

  夜无卿冷眼看着洪堂主滑稽的样子。

  “下去吧。”夜无卿冷淡道。

  “是。”

  洪堂主转脸一抹狠毒,呵!夜无卿你嚣张不了多久,若不是上官茵允心在你身上,你的小命早就没了。

  江湖中大大小小的门派陆陆续续向万毒教出发,对于这位新教主,众说纷纭。

  有人说新教主是陈鼎天的情人,有人说是陈鼎天被迫让位。

  谁都不知道,新教主是冷艳倾城的凤仙儿。

  而此时的凤仙儿心情却很复杂,因为这场昭告天下的宴席,不仅君亦尘会来,夜无卿也会来。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夜无卿,这么久没有看到夜无卿了,也许夜无卿心里已经没有她了吧。毕竟夜无卿爱的是上官茵允,她凤仙儿只是过客。

  小九出去溜达了一圈后,一进院,就被小九拉进屋内,好像有什么悄悄话要说似的。

  “姐姐,我刚刚去厨房,看见副教主鬼鬼祟祟在汤里撒白色的粉末。一看就是在做坏事,他是不是想要害谁?”小九悄悄说道。

  凤仙儿听后心中难免有些不好的预感。

  副教主确实心不善,在万毒教这些时日,教众对副教主却颇多怨言,他堂堂一个副教主,却从没为万毒教做过什么事,只知道欺压下人,为虎作伥。

  而陈鼎天也不知为何,跟凤仙儿相认之后,却从未经常过来看她。教主之位传给凤仙儿后,也不交代任何事宜,万毒教应该有不少江湖失传的好宝贝,陈鼎天也从未让她见过,这不像一个满心欢喜认回孙女的样子。

  难道陈鼎天希望凤仙儿主动去亲近他吗?

  凤仙儿低声对小九问道,“你有没有看到副教主往哪个方向去了?”

  小九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我想起来了,是木梨村村民住的神秘禁地。”

  现在墨宁和墨馨还不是体己的人,不能轻易相信。这万毒教还有些凤仙儿不明白的事情,既然不明白,就一定要去弄明白!

  “小九,跟我走。”

  小九故作很有力气,“走,我保护你。”

  走到院子门口,凤仙儿便加快了脚步。

  墨宁和墨馨不约而同的询问道,“教主,您去哪儿?”

  小九转脸一笑,“我刚看到有一处花开的特别好,姐姐喜欢花花草草,我便带姐姐去看看。你们莫跟来,免得扰了姐姐的兴致。”

  墨宁和墨馨也没再问什么,依然安安分分的守在院子门口。

  走的远些,凤仙儿噗嗤一笑,“你呀,关键时候怪机灵的。”

  小九自豪道,“那是当然,墨宁姐姐和墨馨姐姐说不定是副教主的人呢,不得不防!”

  三言两语间,凤仙儿却有些心疼,毕竟小九还是个小孩子,却那么懂事。

  “小九,你到底多大?生辰是何时?”

  小九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可能六岁,也可能七岁。没人告诉过我,但我看村里七岁的小易,婶婶让我喊他哥哥,那我应该没有七岁吧。”

  凤仙儿更加心疼了,“那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六岁,以后和姐姐一起过生辰,好吗?”

  小九一听,手舞足蹈的兴奋道,“那姐姐何时生辰?我想马上过生辰!”

  “嗯…姐姐刚过完生辰不久。”说完,凤仙儿有些尴尬。

  “没事,明年要一起过!”小九兴奋不减,此刻才有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

  一路欢声笑语,不一会儿便到了神秘禁地。

  说是禁地,这只是对外人来说是不能进入的。但在万毒教,这里住着木梨村的村民,是个公开的秘密。

  一见着凤仙儿与小九,刘婶热情的迎了上来。

  “哟,是教主和小九呀!”

  小九一见刘婶,便跑上前,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哟,还是这么粘人。快,屋里坐。”刘婶笑呵呵的。

  凤仙儿正想找住在这里的木梨村村民聊聊,刘婶出现的刚刚好。

  一进屋,刘婶便忙活个不停,又是倒茶,又是拿糕点的,生怕招呼不周。

  小九看到点心自然是馋的不行,但嘴上还是特礼貌,“咱这么亲的人,可别这么见外。”

  刘婶打趣道,“啥时候会装小大人儿啦?看来你教主姐姐将你教的很好呢!”

  “那是当然啦。”小九腮帮子鼓的满满的,还不忘说两句。

  不理会小九那难看的吃相,凤仙儿迅速转换了话题,“这个神秘禁地和木梨村真像,我看好些处,连摆设都和木梨村一样。”

  刘婶欣慰道,“是啊,这是就是照着木梨村修建的。其实咱们都称这里为木梨小村,所说是神秘的禁地,但这里丝毫没有禁锢我们的自由,若我们想回去,随时都是可以的。但没有人想离开这里,老教主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只是这几年见的少了。”

  凤仙儿听出了端倪,“这几年他为何来的少了?”

  其实刘婶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自从他炼成了逆颜术,他变得年轻了,就来的少了。不过咱们也从不过问老教主的事情,老教主他呀,凡是都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那副教主经常来吗?”小九冷不丁的插句话,凤仙儿不禁失笑,有好吃的还不忘正事呢!

  刘婶点点头,“副教主他常来的,不过不是来看我们。他与我们素来无交流,这里不远,有个地牢,若要去地牢,便要经过这个木梨小村。他倒是常常去地牢,应该是去看望地牢里的人吧。”

  这下,凤仙儿的心更不安了。这地牢,陈鼎天从未与她说过。

  “刘婶您知道地牢里关着谁吗?”凤仙儿追问。

  “不知,我们从不往地牢去的。老教主这么关照我们,所以有些事,不该问的不该看的,我们都很守本分的。”刘婶说的很中肯。

  看样子,这木梨小村的村民也确实不知道地牢里关着谁。

  了解到这些事后,凤仙儿带小九便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