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倾城医仙

第67章 地牢中的老者

重生之倾城医仙 菜田田 2235 2019-11-25 21:00:35

  夜里,凤仙儿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全是那未知的地牢,究竟地牢中关着什么人…

  想再多还不如去一探究竟,凤仙儿起身后迅速换好了夜行服。

  没有小九在身旁,行动方便很多。正门和大路是不能走的,以免被人发现。

  木梨小村的村民们全部已经睡了,悄悄经过迷离小村时,身后一抹低沉的声音传来。

  “你穿成这样做什么?”

  在这只有微弱月光的黑夜里,凤仙儿瞬间听出这是谁的声音。忍下莫名的恶心,凤仙儿还是露出惊讶的回应,“君亦尘?”

  君亦尘见凤仙儿认出了自己,心中一暖,看来凤仙儿对他的到来,还是万份惊喜的。

  “是我。”

  君亦尘将凤仙儿搂入怀中,这一两个月来的思念,担心,全部倾注在这个拥抱之中。

  凤仙儿嘟囔着,“我快喘不过气了。”

  君亦尘轻声道,“看你这样子,噬心丹和寒凝针的毒,是解了吧。”

  若不是凤凰血,恐怕世上便无凤仙儿了。

  “嗯…算是解了。”紧接着,凤仙儿故作不知情,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来参加万毒教新任教主的宴席,你怎么也在这里?”君亦尘不解,按道理来说,凤仙儿应该和那日的黑衣男子在一起,难道黑衣男子是万毒教的?

  凤仙儿将君亦尘推开,淡淡的说道,“我就是那新任的教主,陈鼎天是我外公。”

  君亦尘身子僵住,凤仙儿怎么可能是新任的教主?凤仙儿不是出自神医族吗?

  见君亦尘不说话,凤仙儿有些焦急,她当下最重要的,是要探一探地牢关着何人,而不是在这里跟君亦尘叙旧。

  “我的事,等等再跟你说,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你对这里也不熟悉,还是跟着我吧,免得被人发现就说不清了。”

  不等君亦尘同意,凤仙儿顺势拉起了君亦尘的手。

  跟在凤仙儿身后的君亦尘虽不知是何事,但还是听话的任凤仙儿带路。君亦尘收到请帖后就出发了,比请贴上约定的时间还早了一日到达,所以这才想提前到万毒教看看,谁曾想,这万毒教太大了,君亦尘无意中便走到了万毒教的神秘禁地,也就是木梨小村。

  地牢无人看守,破旧不已,好似荒废了一般。

  “我想进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凤仙儿不想将君亦尘牵扯进来。

  君亦尘果断将凤仙儿拦下,一双凤凰眼里满是溺爱,“我陪你吧。”

  想了想,凤仙儿还是无奈的同意了,“那就一起吧,但是不论看到什么,你都不许乱说话。”

  君亦尘笑道,“我保证什么都不说。”

  两个人毫无阻力的进入了地牢中,君亦尘拿出火折子,昏暗的地牢瞬间亮堂了一些。

  这个地牢四处都是蜘蛛网,还有一些逃窜的老鼠。

  “咳咳…”凤仙儿被一股难闻的气味呛到。

  君亦尘担忧道,“这里明显已经荒废了,你想要找什么?”

  凤仙儿瞪了君亦尘一眼,“不是说好了不说话吗?”

  “我是担心你,这里很脏乱,我怕弄脏你。”

  真看不懂君亦尘是动了心,还是虚情假意,任何情话从君亦尘口中说出,凤仙儿就觉得浑身难受。

  凤仙儿冷道,“我才没有那么娇弱,你若不想陪我,出去便可。若想陪着我,就安静。”

  刘婶是个老实人,她不会说谎。副教主经常来地牢,这地牢中就一定还有人,还有副教主为何在汤里撒白色粉末,那白色粉末是什么?又是给谁喝的?这些事,凤仙儿一定要弄清楚,任何人不得在她眼皮子底下做见不得光的事。

  “仙儿…”君亦尘轻声呼唤。

  凤仙儿不耐烦道,“不是让你别说话吗?”

  “不,你看那边,好像有个人。”君亦尘向地牢中最不显眼的牢房指去。

  顺着君亦尘指的方向看过去,真的好像有个人在里边儿。凤仙儿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径直走向那个不起眼的牢房。

  君亦尘担心凤仙儿,便紧跟着她。

  借着火折子微弱的亮光,凤仙儿惊喜的看清了牢房里的情形。

  这里真的关着一个人,而且还活着!看这身形,应该是个老者,披头散发且胡子拉碴,已经完全看不清他的面貌。只能勉强看清老者的眼神,呆呆的注视着前方,就连凤仙儿和君亦尘这两个陌生人靠近,老者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老者依旧注视着前方,缓缓开口,“龙必候,这么晚还来问候我?”

  凤仙儿解释道,“我不是副教主派来的,我只是…想进来看看。”

  听见是名女子的声音,老者抬起头,看向凤仙儿。

  老者瞬间惊住,随后拼命的拍打牢门,仿佛疯了一般。

  君亦尘见状,立即将凤仙儿护在身后,然后冷眼盯着老者。

  凤仙儿则不解的站在君亦尘的身后,她不明白,为何老者只是看了她一眼,情绪波动怎么会如此大?

  老者还在拼命拍打着牢门,似乎很想出来,但是万毒教的地牢坚不可摧,这一点老者心中很清楚。

  良久,老者安静了下来,嘴里念着,“沫禾…沫禾…”

  凤仙儿听见沫禾这个名字,激动的甩开君亦尘护住她的手臂,想了没想就蹲下身来,“你刚刚是不是在说沫禾?是不是?”

  此时凤仙儿与老者平视,老者定了定神,眼前的女子不就是沫禾吗?

  “沫禾...你是沫禾,你怎么来了?你快走,这里很危险!”老者别过脸去,现在自己这副模样,沫禾一定没有认出自己是谁。

  凤仙儿追问,“这里为什么会危险?我为什么要走?”

  老者见女子承认了自己就是沫禾,不禁热泪盈眶,他回眸再看了一眼女子,便缩回了角落里。

  “不要问,有多远走多远,不要再到这里来。”老者背过身,微微抽泣着。

  凤仙儿愣在原地,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老者大声喝道,“还不快走!”

  君亦尘意识到这里不安全,便拽着凤仙儿离开。

  凤仙儿想挣脱,无奈君亦尘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到了地牢外君亦尘才松手。

  “你干什么?我还有问题要问他!”

  君亦尘冷道,“很明显,他什么都不会说。他唯一能告诉你的,那就是这里很危险。此地不宜久留,离开吧。我送你回住处,我再回去。”

  “我…”

  君亦尘打断凤仙儿,“明日就是新任教主的宴席,也是你要面对江湖所有门派的一日,你现在就该好好休息。若你还想知道什么,明日过后,我再陪你来。”

  凤仙儿知道,不论她说什么,君亦尘都会送她回去。与其做无谓的挣扎,还是等君亦尘走了之后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