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蜂蜜口味的

第五章:其实知道不能一错再错

你是蜂蜜口味的 幼儿园小红花 4162 2019-10-16 10:00:00

  FH城市广场内,此时正是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白凯带着陆星晴一到广场的五楼,便看到了眼前人来人往的食客们。

  白凯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已经快到一点了,于是他便对着陆星晴问道:“日料吃吗?”

  “随便吃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陆星晴说完后就对着白凯微微的笑了一下。

  日料店内,充满了日式风格的窗花、灯笼与榻榻米座椅迎面而来。

  “凯凯,这里这里!”

  刚跟着店员走过了一个拐角处,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白凯与陆星晴就朝着那个声音看了过去。

  看着是段子昂正招着手在喊自己,白凯便笑着朝段子昂走了过去,一旁的陆星晴也自然是硬着头皮跟了过去,毕竟这段子昂也看到她了。

  随着陆星晴跟着白凯走到了段子昂的面前,坐在段子昂对面的贺霖也出现在了他们二人的眼前。

  白凯温和的说道:“段总、贺总,这么巧啊。”

  站在白凯身旁的陆星晴连忙的对着段子昂与贺霖打着招呼:“段总、贺总。”

  听到了白凯和陆星晴跟自己打招呼,贺霖便侧过头对着白凯淡淡的笑了笑,而陆星晴他只是瞟了一眼。

  看着白凯带着一早上刚夸过的陆星晴过来吃饭,段子昂便奸笑着说道:“哟,凯凯眼光挺好的嘛,这美术组新来的漂亮妹子入了你的眼了?”

  “段总你可别瞎说啊,人家妹子替我抢到了张学友演唱会门票,为了表示感谢,我就请她来吃个饭,你可别瞎说耽误了人家妹子找男朋友。”

  “这么说,这么好看的妹子还是单身咯?”段子昂说完后就笑着看了一眼陆星晴。

  看着段子昂笑看了一眼陆星晴,白凯半开着玩笑的对这段子昂说道:“是的呢,但是段总您就别动这心思了啊,人家想要的是那种稳定的感情,不是你这种一天一个的。”

  “凯凯,你别污蔑我啊!”

  贺霖抬眼看着段子昂说道:“白凯说的是个实话,怎么就是污蔑你了?”

  “行了,不跟你们两位说了,我要去吃饭了。”白凯笑着说完就转过身朝着不远处的座位走了过去。

  陆星晴有礼貌的对着贺霖与段子昂再次打了一个招呼过后就跟到了白凯的身后。

  一栋私立的幼儿园内,由各种鲜艳色彩刷染着的游乐器械此时不见一个小朋友的身影。在一间休息室内,田橙将自己班上的小朋友们一个一个都抱到午休的小床上睡好了之后,她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想着陆星晴这两天状态不好,田橙就给陆星晴打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听到了陆星晴的手机已经关机了,田橙有些担心的喃喃自语道:“哎哟,这丫头还关机了,真是急死个人!”

  餐桌前,由于点的比较快捷的食物还没有上菜,白凯便对着陆星晴说道:“把手机拿出来,加个微信,我把演唱会的门票钱转给你。”

  坐在白凯对面的陆星晴随意的说道:“白经理,不急这一时,等门票到了你再给我也不迟。”

  “我一个男人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姑娘替我先垫着钱呢,何况你的工资可是从我这里过的,试用期就那点钱还不够自己花的。”

  “实话跟你说吧,手机我关机了,我不想开机。”

  白凯嫌弃的看着陆星晴说道:“哎哟,不想开机你M,该面对的就要早点面对,拉黑、删除难道你不会吗?”

  “我还不想拉黑、删除。”

  听到了陆星晴的话,白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大声说道:“你脑子里面是不是缺根筋啊?这男的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有一次就会有无数次,你忍一次就要忍无数次!”

  坐在不远处座位上的贺霖听到了白凯的声音过后便微微的侧过了头,而此时的段子昂恰好去了洗手间。

  想着贺霖与段子昂就在不远处,陆星晴连忙的说道:“嘘!你小点声,你这么大的声音是生怕别人听不见吗?”

  看着服务员把菜已经上到了桌上,白凯白了一眼陆星晴后说道:“算了,懒得说你了,吃饭吃饭。”

   C城,从外面一回到公司,在办公桌前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吴思远就被一个穿着娃娃领连衣裙,留着红棕色卷发的女人给怒气冲冲的喊了起来。这个女人便是吴雨菲。

  跟着吴雨菲走到了公司里面一个没有人的死胡同处,吴思远有些烦躁的对着她说道:“你又想对我说什么?”

  吴雨菲尽量的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思远,你到底什么时候和她分手!我知道,你今天中午急着出去买手机就是为了想给她打电话!”

  “雨菲,昨天我也说了,我和她在一起两年,和你在一起才两个月,我当然需要时间来分这个手。”

  吴雨菲一下子就哭着说道:“反正,你如果不和她分手,我就死给你看,到时候你就是凶手!”

  吴思远一脸无奈的说道:“雨菲,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能不能不要提到死这个字?”

  吴雨菲的语气又变得娇滴滴的,她抽泣的说道:“不能,思远,我可是什么都给了你,没有了你我宁愿去死。”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我尽量快一点和她分手。”看着吴雨菲那娇滴滴的样子,吴思远便出口承诺了她。

  “好,我等你。”吴雨菲一边说着一边就扑入了吴思远的怀里。

  下午两点半。坐在办公桌前的陆星晴在犹豫了一下过后就将手机给开机了。果然开机过后,收到的未接电话与信息已经炸了屏。

  越过吴思远给自己打的电话和发的短信,陆星晴直接就只看了田橙给她发的信息。看着田橙在询问着自己的状态,陆星晴便给田橙回了一条信息:“中午有别的事情所以没有开机,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夜间,又是一轮加班过后,坐在地铁上失了神的的陆星晴在不知不觉中就坐过了站,在一群人都蜂拥而上之时,陆星晴才猛的发现过来,自己已经坐过了四站路。

  趁着地铁的车门还未关,陆星晴连忙的起身大步走了出去。想着自己既然已经来到了江边的这一站,不如就去江边吹吹江风,陆星晴便跟着人群走出了站。

  贺家别墅内,巨大的水晶吊灯之下,欧式软皮沙发之上,贺霖穿着一身居家服正吃着他的妈妈叶茹云为他削的苹果。

  看着贺霖一边吃着苹果一边还玩着游戏,叶茹云摇了摇头过后就坐到了贺霖的身旁。眼前的叶茹云年纪已经到了五十多岁,但由于长期保养的不错,她的体型和皮肤看起来就像只有四十岁的样子。她与贺霖一样,都有着白皙的皮肤、高耸的鼻子和一双欧式大双眼皮的眼睛。

  “一回来就只知道玩手机,你都三十岁了,怎么还没有个女朋友?你爸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都有五岁了。”

  “我一回来你就说这种话,你烦不烦?”贺霖看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道。

  叶茹云继续嫌弃的说道:“你和子昂还真是两个极端,一个不找女朋友,一个女朋友一大堆。”

  贺霖侧过头对着叶茹云不耐烦的说道:“妈,您很闲吗?您如果很闲,明天我就买机票让您出去旅游。”

  叶茹云白了一眼贺霖说道:“我把你辛辛苦苦养这么大我还说不得你了是吧?怎么,你不想见到我这个妈?”

  听到叶茹云的话,贺霖就起身朝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嘿,这个孩子,还真是一点都说不得了!”

  五分钟后,换了一身灰白色休闲装的贺霖便又再次下了楼。

  看着贺霖换了一身衣裳,叶茹云随口一问:“你要去干嘛?”

  “出去吹吹风。”贺霖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随着时间已经越来越晚了,而且今天也不是周末,江边的人慢慢的已经少了很多,这七月份的江水已经开始涨了潮,江边也拉起了一道警戒线。

  夜间的江风果然是凉爽的,伴随着长江江岸的灯光,整个江面此刻是波光粼粼的一片。

  陆星晴毫无目的朝着江滩里面走了过去,越到深处,人也是越来越少。

  不知是有了哪种勇气,更应该说是好奇,陆星晴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开了吴思远今天给她发的信息看了看。

  “星晴,看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的份上,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我是真的只爱你一个人,不然我也不会只记得你的手机号码。”

  “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对待你,我保证,只要你原谅了我,我以后一定不会再作出这种事情了。”

  “求你了,星晴,你就原谅我好吗?”

  看着吴思远说的这些话,田橙与白凯对她说的那些话也都萦绕在了她的脑海之中,她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不甘心,她也是真的累了,她不想每天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开始想吴思远此刻在哪里,在做什么,是不是和那个女人睡在了一起。又或者是他对着那个女人是不是也说了这样的话也求得她的原谅。

  想到这里陆星晴的眼泪又再次不知不觉的划落了下来,她知道,可能在她一个人吹着江风的时候,吴思远与那个女人此刻正在一起好的很。

  想着想着,陆星晴的心脏就又开始抽搐了起来,她的步伐也不自觉地朝着江边的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你想死啊!”

  正当陆星晴有些失神的时候,她的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然后一只有力的手突然的拉住了她的胳膊。

  陆星晴回过头看了一眼,拉住她的竟然是贺霖。

  原本只是夜间来江边吹吹风清净清净耳根子的贺霖一走到此处就看到了陆星晴已经慢慢的走过了拉着警戒线的地方。

  贺霖将陆星晴往回猛的一拉,他嫌弃的说道:“麻烦你有点公德心好吗?别在这寻死觅活的祸害江滩的名声。”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寻死觅活了?我可没想死。”陆星晴说罢便一把挣脱了贺霖拉住她的手。

  “不想死你往警戒线里头走干嘛?想感受一下江水能不能浸过你?”

  “贺总,这就不劳您费心了。”陆星晴说完就抬起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

  看着陆星晴在擦着自己的眼泪,贺霖随口的说道:“不就是一个男人吗,至于吗?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姑娘怎么就这么脆弱。”

  “你凭什么说我脆弱?你知不知道喜欢了一个人七年是什么感觉?你知不知道好不容易等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是什么感觉?你又知不知道被自己喜欢的人背叛是什么感觉?那种心痛的快要死掉的感觉你体会过吗?”说完这句话,陆星晴一下子又大声哭了出来。

  看着陆星晴被自己给说哭了,贺霖的心里竟有了一点歉意,他确实没有体会过陆星晴所说的是何感受。

  想着自己也不知道该跟陆星晴说什么才能安慰一下她,于是贺霖随意的问道:“想喝酒吗?”

  陆星晴想也没想的直接就回答道:“想。”

  “想就走吧。”

  听到贺霖说要带自己去喝酒,陆星晴警觉的问道:“贺总,你不会是想要把我喝倒了然后对我图谋不轨吧?”

  听了这话贺霖直接一个白眼翻了过去,“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我对她们图谋不轨吗?就你这身材长相,你是自我感觉有多良好?”

  陆星晴再次擦了擦眼泪瞪着贺霖说道:“你一天不骂我你嘴上不痛快是吧?”

  “别废话,赶紧走。”贺霖在回过头瞟了一眼陆星晴过后就大步朝着江滩的出口走了过去。

  在一栋临江的高楼内,段子昂在一间装修风格十分动漫的豪宅内正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江景与霓虹灯。

  想着今天晚上有些无聊,段子昂便拿出手机拨通了贺霖的电话。

  “喂,贺霖,在干嘛呢?”

  刚踏出江滩门口的贺霖说道:“有什么事直接说。”

  “出来喝酒吗?听说最近的场子还不错。”

  “不去,挂了。”想着段子昂要是来了这陆星晴今天绝对会被段子昂给喝趴下,贺霖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已是嘟嘟嘟的忙音,段子昂一脸嫌弃的说道:“真是没意思!”

  想着这贺霖也约不出来,最近也没有心仪的妹子,段子昂就一脸生无可恋的倒在了沙发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