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蜂蜜口味的

第六章:开始有了好奇心

你是蜂蜜口味的 幼儿园小红花 4303 2019-10-17 10:00:00

  躺在印着多啦A梦的被子里,田橙看了看手机左上角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了,但是陆星晴却还没有回家。

  田橙越想越觉得担心,于是她赶紧的按开了电话拨打着陆星晴的电话。

  酒吧内,喧闹的音乐将人的听觉给轰得已经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放在一旁包里的手机也自然是听不到田橙打过来的电话。

  连着打了几个电话陆星晴都没有接,田橙的心里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的心里嘀咕着,这么晚了,陆星晴那个死丫头去哪里了?真是要急死老娘!

  昏暗的灯光与欢乐摇摆的人群将酒吧内的氛围给烘托得让人迷了眼。

  看着陆星晴拿起一杯加了冰块的白兰地一口灌了下去后又喝了一杯,在她很淡定的给自己倒着第三杯酒的时候,贺霖就知道陆星晴是一个有一点酒量的姑娘。

  贺霖在喝了两口白兰地过后,他对着陆星晴大声的说道:“你这样喝也太猛了,慢点喝。”

  “慢点喝有什么意思,贺总您不就是来带我买醉的吗?”已是三杯酒下肚的陆星晴此刻的脸开始慢慢的泛起了红晕。

  “行行行,随便你。”贺霖说罢就又喝了一口酒。

  酒吧的门口,扶着已经有些喝醉了的陆星晴,只喝了两杯酒的贺霖算是后悔了让陆星晴喝醉,这扶着一个快要不省人事的人走可真是沉。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自己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陆星晴在喝醉了酒后就直接倒在了贺霖的怀中睡着了。

  眼看着自己找的代驾已经过来了,贺霖便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将陆星晴直接给扔了进去。

  看着贺霖关上后座的门准备坐到副驾驶上去,一个年轻的代驾师傅诚恳的建议道:“要不您也坐后座?等会要是一颠簸这妹子可会从座位上滚下来,您还是坐后面把她扶着一点。”

  听到了代驾师傅的话,贺霖想了想后就又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将陆星晴的双腿给别到了一旁坐了下来。

  坐在车上的贺霖听到了陆星晴的放在包里的手机在不停的响着,正好他也不知道将陆星晴送到哪里去,于是他便从陆星晴的包里拿出了她的手机。

  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是来电备注是橙子,贺霖便接通了这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一个年轻女人的大吼声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你个死丫头终于知道接电话了,你怎么还没有回来?你知不知道老娘可是一直担心你到现在转钟了还没睡!”

  听着这吼声贺霖皱了皱眉头:“请问,你和陆星晴住在一起吗?”

  听到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好听的的男人,田橙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一脸紧张的问到:“你是谁?我们家星晴的手机怎么在你的手上?”

  “她喝多了,我正准备送她回去,把你们住的位置告诉我,我好定位。”

  “名字有点复杂说不清楚,我直接定位发到星晴的手机上,你自己打开她的手机看吧。”

  “这不太……”

  还没等贺霖将话说完,田橙便挂掉了电话。

  田橙一边发着定位一边想着,这男的声音听着挺有磁性的,人长得应该也不错,星晴的身边什么时候有我不认识的异性朋友的?

  看着陆星晴的手机上收到了新的消息,贺霖侧过头看了一眼此时已经在车上睡着了的陆星晴,他随意的拿过了陆星晴的一只手将她的大拇指放在了手机解锁的地方。

  在看到了田橙发过来的定位之后,贺霖便点开了定位上的地点给代驾师傅看了一眼。

  正当贺霖准备将手机的屏幕熄灭放入到陆星晴的包里时,突然她的手机上发来了一条由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

  “星晴,你睡了吗?我很想你,所以睡不着。”

  无意间看到了这条短信,贺霖又皱了皱眉,不用猜这个人一定就是陆星晴的前男友,他的心里不禁想着,这男的果然是个渣男,还是一个油腻的渣男。

  “星晴,我知道你还没有睡,我很想听到你的声音,我打一个电话给你,你一定要接好吗?”

  看到手机上一下子就又发来了一条短信,贺霖再次皱了皱眉。

  果然没到三秒,吴思远的电话就真的打了过来,贺霖也不知道自己是撞了什么邪,他竟然接通了这个电话。

  “星晴,你真的接了我的电话!说明你也是想我的对不对?”

  贺霖满眼嫌弃的说道:“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过来?谁想谁呀?”

  黑着灯站在阳台上的吴思远一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于是他黑着一张脸质问道:“你是谁?星晴呢?”

  “别发短信也别打电话过来了,陆星晴已经睡着了。”贺霖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男人说陆星晴已经睡着了,吴思远的脑袋瓜子一下子就嗡嗡作响。在这个深更半夜的时候,作为一个男人,他又怎么能不去多想。想着陆星晴此刻或许正躺在别的男人的床上,吴思远就觉着这陆星晴是不是拿自己在报复着他。

  挂掉电话将陆星晴的手机放入到她的包里过后,贺霖便看了一眼陆星晴的侧脸。或许是有一丝的酒精作用,贺霖竟觉得此时在他的车上睡着了的陆星晴五官轮廓还挺好看的,特别是喝醉酒后的那一抹绯红,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还坐在床上的田橙觉着还是有些放心不下陆星晴,于是她快速的穿好了一身衣裳拿着手机和门钥匙走出了家门。

  深更半夜的小区里此时自然是没有了什么行人,路边的路灯将田橙站着的人影给拉的老长。田橙按开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凌晨十二点四十八分了。

  看着一辆银白色的轿跑慢慢的朝自己站的方位开了过来,田橙赶紧的用目光看了过去。果然,这辆车就在她的身旁不远处停了下来。

  车辆一停稳,田橙就看到了从车后座下来了一位仅凭夜色就看起来五官很好看的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身材高挑。

  贺霖从车里面下来过后,他弯下腰双手拉过了陆星晴的双臂将她一把从车上拉了出来。

  眼看着出来的就是陆星晴,田橙便连忙的大步走到了贺霖的身边扶住了陆星晴的左臂。

  田橙扶稳了陆星晴过后便客气的对贺霖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谢谢你这么晚了还把星晴给送回来。”闻着陆星晴满身的酒气,田橙嫌弃的捂了捂鼻子。

  “不谢,你扶她上去吧。”贺霖说完就松开了扶住陆星晴的手。

  就在贺霖松手的时候,田橙一把没有扶住陆星晴,陆星晴一下子就往前倾倒了过去。贺霖又下意识的一把扶住了陆星晴。

  田橙也连忙的扶住了陆星晴对着贺霖说道:“这位大哥,你就好人做到底行吗?这人喝醉了酒可沉了,你刚刚也看到了,我扶不动她,要不你帮我把星晴给扶回去?”

  想着本来就打算把陆星晴给送到家的,贺霖便点了点头,他又对着车里面的代驾师傅说道:“师傅,麻烦您等我一下,我把这丫头送上去马上就下来。”

  “好,没问题。”代驾师傅连忙的说道。

  站在电梯里面的田橙在扶着陆星晴的时候又轻瞟了一眼贺霖,此时在电梯的灯光里,贺霖那好看的五官就更加的明显了。田橙的心里想到:星晴这丫头艳福还不错啊,这男的还挺帅的,要是如果他能够让星晴断了对渣男的念想,那便是极好的。想到这里,田橙就偷偷的笑了一下。

  从电梯里的反光镜上,贺霖自然是看到了田橙那若有所思的一笑。

  凌晨四点多,头痛欲裂的陆星晴在自己的床上挣扎了几下过后就慢慢的醒了过来,借着窗外的霓虹灯照进了房间内,陆星晴瞟了几眼过后就知道了自己此时就是睡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陆星晴不免有些疑惑,这贺霖是怎么知道自己住的位置还把自己给送了回来?

  想着自己喝大了后贺霖还好好的把自己给送到了家,而不是随意的丢在哪个酒店里,陆星晴的心里便觉得她的这个老板人还是很靠得住的。

  陆星晴打开灯,她看到了自己的包就放在了床头柜上,于是她便拿出了包里的手机看了看。

  看到手机屏幕上短信框上标着有几条短信未读,陆星晴顺手就点了进去。看着吴思远又给自己发了短信,头痛的厉害的陆星晴根本没有心思将短信点开就又关上了灯睡了下去。

  一大早,正当陆星晴洗完澡褪去了满身的酒气走出了卫生间,田橙便端着一杯热牛奶一脸奸笑的朝着陆星晴走了过来。

  “说,昨天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

  知道田橙说的人就是贺霖,陆星晴如实的回答道:“我们公司的老板之一。”

  “不错,不错,他就是你说的那个长的还挺帅人也很热情的老板?”

  “不是,那是另外一个,这个是不热情而且嘴巴很毒的外出回来了的一个。”

  “我觉得人家挺好的啊,深更半夜拿着你的手机接了我的电话问完你住哪后就把你送到了家里面,这要是换做哪个不正经的男的,你现在可不知道在哪里哭。”

  听着田橙的话,陆星晴只能点了点头。毕竟田橙说的话也挺有道理。

  “对了,我已经决定放下吴思远了,和他彻底的分手。”陆星晴在说这句话时虽然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十分的平静,但是她的心里面仍旧是波涛汹涌。

  “这就对了,来,喝掉这杯奶,忘掉那个仔。”田橙一脸欣慰的将手中的热牛奶递到了陆星晴的手中。

  陆星晴笑着吐槽道:“这不是旺仔牛奶的词吗?”

  “哎哟,没有旺仔牛奶呢,你就将就一下。”说完这句话后田橙便又奸笑着对陆星晴问道:“你是因为昨天送你回来的那个人而想通了的吗?”

  听着田橙的问题,陆星晴喝了一口的牛奶差点吐了出来,她连忙的摇了摇头说道:“你可别想多了,我和我们贺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对他可没有兴趣,我决定和吴思远分手是因为他做不到对我的承诺还三番两次的骗我。”

  “你今天能够幡然醒悟还为时不晚,毕竟这也没有过几天。”

  “可是一想到他,我的心里就还是好难受。”

  “这吃了一个苍蝇还会恶心好几天呢,像他那种渣男,不得恶心好一阵子?这一阵子过了就行了。”田橙说说完就安慰着拍了拍陆星晴的肩膀。

  瞟到墙上的时钟已经到了七点半了,陆星晴赶紧的将牛奶一口喝完将空玻璃杯挡在了田橙的手中说道:“七点半了!我要赶紧的化妆换衣服上班了,不然今天得迟到!”

  “妈呀,我也要迟到了!”田橙说完就赶紧的将手中的玻璃杯给放在了餐桌上飞快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摩尔娱乐,又是到了一天上班的时刻,随着众人都各自走到了各自的岗位上,从电梯里出来连忙跑到门口的陆星晴在离打卡就只剩下一分钟的时候,她赶紧的拿着手中的胸牌刷了上去。

  刚好站在门口也是才来的白凯瞟了一眼慌慌张张的陆星晴说道:“陆星晴,我昨天添加你为好友你为什么不回复?你这丫头在忙什么?”

  “白经理,我这不是没怎么看手机吗,我现在就加你。”陆星晴说完便从自己的链条包里拿出了手机。

  “好。”白凯点了点头后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在一边走着一边低着头添加了白凯为好友还顺便改了个备注,陆星晴脑袋里面突然想到田橙一大早说贺霖昨晚是接了她的电话过后就把自己送回了家,想着自己的手机上吴思远昨天半夜发过来的短信,陆星晴就点进去看了看内容,而后她连忙的点开了通讯记录的时间准备着对比一下看贺霖会不会恰好看到她手机上的短信,想到这里陆星晴就觉得有些尴尬。

  眼看着自己的通讯记录上昨天贺霖大半夜的既接了田橙的电话,没过一会又接了吴思远的电话,陆星晴不自觉的就停下了脚步,她的心里一下子就狂跳了起来。

  “都到了上班的时间了不去工作在这里站着玩什么手机?”

  陆星晴闻声抬起了头,果然站在她面前的就是贺霖。

  迎着贺霖那平静的目光,陆星晴连忙的讨好着贺霖说道:“贺总早上好,贺总教训的是,我这就去工作。”

  眼看着陆星晴一大早的精神状况还不错,竟然不像是一个昨天晚上喝得不省人事的人,贺霖便回过头瞟了瞟此刻正大步朝着美术组麻溜的走了过去的陆星晴。他不禁好奇着,这丫头脑海中难不成是有两个人?这白天精神抖擞的像个没事人一样,一到了晚上就哭哭啼啼秒变受害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