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蜂蜜口味的

第八章:像花一样想开了

你是蜂蜜口味的 幼儿园小红花 4869 2019-10-19 10:00:00

  贺霖走到段子昂的办公室门前象征性的敲了敲门,而后他就直接打开了门走进段子昂的办公室,眼看着办公室内空无一人,贺霖知道,这段子昂一定是跑了。

  被太阳烤得发烫的环线上,坐在驾驶位上开着车的段子昂将车内的音乐声开的响亮,想着明天要去见盛琦他的心里就烦躁,但是一想到如果要被逼婚,那还不如明天去见盛琦,反正刑法就放在那里,盛琦也不至于把他打残了。

  幼儿园内,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将夏日点缀得更加的有了活力,此时已经是到了孩子们放学的时间了,站在校门口的田橙在将班上的每一个小朋友都送到各自家长的手上过后,她便从兜里掏出手机给陆星晴发了一条消息。

  “你今天准备加班加到几点?我中午听同事说解放西路那边开了一家吃虾的新店,你陪我一起去吧。”

  临近下班的点,坐在办公桌前的陆星晴看了一眼田橙发过来的消息后,她就回了一条消息过去:“今天恐怕不行,我的第二帧图还没完工呢。”

  站在园内的田橙轻叹了一口气后回复道:“好吧,等你不需要加班了我们再去吧。”

  “好。”

  “今天别再出去喝酒喝到半夜才回来啊。”说到喝酒田橙奸笑了一下后就又用手指敲打着:“不过,如果是和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就可以。”

  看到手机会话框里田橙又提到了贺霖,陆星晴嫌弃的快速回复道:“想什么呢你,我和人家一点都不熟,真的。”

  “不熟昨天晚上深更半夜一起喝酒?”发完这条消息田橙嘴角的弧度上扬得更加厉害了。

  “那是因为昨天晚上我在江滩边一下子失神了,他偶然经过以为我要想不开才带我去喝酒的。”

  “这也说明了人家心地善良,还怕你出了事。而且半夜送你回家又有责任心,鬼知道你喝醉了酒有没有往人家身上扑,万一扑了人家这也是坐怀不乱,这多好的一个人啊!你可要抓紧机会!”

  看到田橙这一大串的消息,陆星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立马回复道:“抓紧个屁,本宝宝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再瞎说我回去把你的嘴巴给撕烂!”

  “这朗朗乾坤还说不得实话了?我要是你,我就追他。”

  “追你妹,滚!”

  眼看着这陆星晴是被自己给聊暴躁了,田橙便笑着关上了手机回到了办公室内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

  窗外的天不知不觉中就已经黑了下来,但是高楼的一串串灯光将夜晚点缀得极其耀眼。

  贺霖开着车熟练的进了一个地下停车场,在停车场里饶了一个半圆过后,贺霖便看到了段子昂那骚气十足大红色的爱车。

  在将自己的车停好过后,贺霖又轻车熟路的直接进到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里,在按下了16这个数字过后,贺霖就拿出手机给段子昂打了一个电话。

  段子昂的公寓内,此时的他正坐在客厅的地上戴着耳麦、拿着游戏手柄看着墙上的巨幕投影画面打着游戏。

  眼看着段子昂不接自己的电话,贺霖走出电梯后就直接走到了段子昂的家门口将他的密码门锁给按开了。

  开门进入到段子昂家中的贺霖随意的脱了鞋换上了一双他每次都穿的拖鞋过后,在走过了一节玄关,他便看到了坐在客厅毛毯上打游戏打的正起劲的段子昂。

  在走到了段子昂身旁不远处时,贺霖就瞟到了被段子昂扔在了沙发上的手机。

  看着段子昂游戏打的正起劲,贺霖走上前抬起右脚轻踹了一下段子昂的左臂。

  段子昂不抬头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他装作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的继续打着游戏。

  看着段子昂不理会自己,贺霖半弯下腰直接就把段子昂戴着的耳麦给拿了下来。

  “走,出去玩。”

  “我才不跟你这种见利忘义、出卖兄弟的人出去玩。”段子昂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白了一眼贺霖。

  “好好好,我见利忘义,要不是你这个见一个爱一个的渣男到处招惹姑娘,今天和美盛的合作可能就谈成了,所以,总而言之,怪谁?”贺霖说完就笑着坐到了段子昂的身边。

  “懒得跟你废话,明天美盛我会按时去的,你走吧。”段子昂仍旧是盯着游戏画面目不转睛。

  “真不去喝酒?”

  “不去不去,没有心情。”

  “不去拉倒,再见!”贺霖说完就一手撑着地站了起来。

  听到了自己家的门被贺霖给关上了,段子昂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小声的嘀咕道:“不出去浪应该就不会提前碰到盛琦了吧。”

  办公间内的灯光让人有一种此时已经是白天的错觉,眼看着自己的第二帧画面已经完成了,陆星晴边伸着懒腰边满意的笑了笑。

  看着这幅原画已经发送到了肖虹的邮箱内,陆星晴便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些发胀了的头。

  坐在了座位上的肖虹一收到邮件,她便立马的打开看了一眼过后就直接发到了庄妍的邮箱里。看着电脑上显示发送成功,肖虹笑呵呵的就朝着庄妍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在轻敲了两下庄妍的办公室门过后,肖虹就打开门走了进去。

  “组长,您看到我发给你的图了吗?”

  庄妍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正在打开。”

  在原画出来之后,庄妍看了几眼后就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笑着说道:“画的不错,肖虹你不愧是老画手了啊。”

  “谢谢组长夸奖。”

  “我看跟着你的陆星晴也还不错,你带着她合作起来怎么样?”

  “还可以。”

  庄妍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俩就一起下班吧,顺便你去跟他们说一下,谁有新的原画交上来谁就可以走了。”

  “谢谢组长。”肖虹说完就开心的离开了庄妍的办公室内。

  从庄妍的办公室内一出来,肖虹便走到陆星晴的身旁对着她笑着说道:“星晴,组长说我们两个可以下班了。”

  “真的?”陆星晴条件反射性的惊讶的问道。

  庄妍连忙的点了点头,她又大声的对着在座的同事们说道:“组长说了,谁有新的原画交上去,谁就可以下班了。”

  “一下子就有了动力了啊!”

  “我的这帧已经差不多了,那我也快下班了,太好了!”

  “我这一帧才刚开始,我怎么办呐!”

  在同事们各种的交谈中,陆星晴已经连忙的收拾好了东西提着起了自己的链条包准备着下班。

  正当陆星晴路经沈青的办公桌旁时,沈青突然的就拉住了她。

  “青姐,有什么事吗?”陆星晴一脸懵圈的转过头问道。

  沈青看着肖虹已经快步的走出了办公间,于是她小声的对着陆星晴问道:“肖虹是不是把什么都交给你来做了,然后她就混日子?”

  面对沈青的问题,陆星晴只觉得有些尴尬,毕竟这回答是也不好,不是也不好。

  坐在沈青旁边座位上的陈柯幽幽的替陆星晴回答道:“你问这个问题不是为难人星晴了吗?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

  沈青继续吐槽道:“你看她刚刚那嘚瑟的样,肯定没有说刚刚交上去的原画是星晴画的。”

  陆星晴随意的说道:“青姐,反正我也是刚来,而且还在试用期,也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我不在意这些的。”

  沈青连忙的笑着对陆星晴说道:“那天组长不是带着贺总和段总看了你的画吗?放心吧,你留的下来的。”

  “真的吗?”陆星晴开心的问道。

  “真的,毕竟段总还夸了你,下个月一过你就准备着正式上岗吧。”陈柯也笑着对陆星晴说道。

  “借你们二位吉言,我要是顺利转正了就请你们吃饭。”

  “赶紧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啊。”沈青说完就笑着拍了拍陆星晴的胳膊。

  踏出CBD的大门,陆星晴觉得这外面的世界连空气都香甜了许多。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才刚到八点半,想到了田橙今天约过自己吃小龙虾,陆星晴便一边朝地铁站走着一边拨打着田橙的手机。

  躺在家中沙发上的田橙接通了电话随口问道:“喂,干嘛呢?”

  “我下班了,吃虾吗?”

  “老娘我刚刚吃完晚饭你就约我吃虾,不吃,你自己去吃吧。”田橙嫌弃的说道。

  “我自己去多没意思。”

  “你约你们那个什么总……贺总吗?你约他去吃啊。”田橙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早上陆星晴跟她说的那个男人姓什么。

  “你是月老转世投胎吗?见着个人就想牵线,你这么会牵线也没见你毛线织的多好啊。”说完这句话陆星晴就翻了个大白眼。

  田橙笑呵呵的说道:“哟呵,嘴巴挺利索的呀,看来你陆星晴的战斗力又回来了呀?”

  “我的战斗力从未失去过,挂了,拜拜。”

  看着陆星晴已经挂掉了电话,田橙便继续的躺在了沙发上打着游戏。

  想着自己其实也吃过晚饭,肚子又不饿,陆星晴便直接走进了地铁站准备着回家。

  二环线下,车辆慢慢堆积已经将路马上堵的水泄不通,贺霖看了看原处望不到头的长龙,他也只好干等着。

  坐在车上的贺霖随意的瞟了瞟,原来自己等会要经过的路口就是昨天晚上送陆星晴回家的那条路。

  本来公司离自己住的位置就只有两站路,陆星晴不一会儿便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走出了站。

  站在马路边,看着人行通道指示的灯牌还是红色的,陆星晴便等了等。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娶我呀?”

  “等我攒够了钱就娶你呀。”

  “那是什么时候?”

  “可能得过个两三年吧。”

  “可是,你现在都不在我的身边,我怕你跟着别的姑娘跑了。”

  听着一旁的情侣正在腻歪着,陆星晴侧过头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甜腻的女孩子,女孩子也是跟她差不多的年纪,而且她看着那个男生的目光就如同自己前阵子看着吴思远一样。

  “傻瓜,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也只爱你一个人。”

  听着男孩子说这句话,陆星晴的心里就苦笑了一下,她的思绪一下子就被拉扯到了吴思远就站在这条马路对面、自己小区门口那里说这句的时候。

  不知道是自己情绪一下子恍惚了还是大脑短路了,陆星晴竟不知不觉的朝着马路走了过去。

  突然一个急促刹车的声音把陆星晴一下子就从思绪中给拉了出来,她看了看红绿灯才发现自己竟提前两秒走到了斑马线上了,这个时候陆星晴觉得自己都被自己给蠢哭了。

  眼看着一直在后面堵了好久,刚刚就能过的黄灯却被陆星晴给拦住了,贺霖打开窗直接对着陆星晴吼道:“你早不出来晚不出来,看中了我的车来碰瓷啊?”

  本来想到吴思远就很难过的陆星晴被贺霖一吼,不知怎地她的眼泪就直刷刷的往下掉。陆星晴的心里此刻只觉得自己很委屈,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出来。

  行人听到贺霖的大吼声也都看了他又看了看陆星晴,他们都觉着这姑娘是不是没带脑子过马路。

  虽然人行通道上行人此时已经是陆陆续续的走到了马路对面,但贺霖还是对着陆星晴吼道:“你给我退回去站在原地别动!”

  听了贺霖的话,此时只觉得自己委屈的陆星晴真的就退了回去又站在了原地。

  终于又等来了绿灯,贺霖看了一眼委屈巴巴的陆星晴过后就快速的行驶过了这路口在下一个路口左转处将车朝着陆星晴开了过来,不一会他就把车停在了离陆星晴不远处可以暂时停靠的地方。

  停下车的贺霖满眼嫌弃的朝着站在原地的路星晴快步走了过去。

  “你刚刚是想死吗?要不是我刹车刹的稳,怎么,你是下半辈子想让我养啊?”

  听着贺霖又在训斥自己,陆星晴抽泣了一下说道:“我也是听到了别人说的话想到了之前的事情才一下子恍惚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都没有看到是贺总你的车。”

  “哭个什么哭,别哭了。”贺霖说完就直接一把拉过陆星晴包上的链条让她跟在了自己的身后。

  看着贺霖拉着自己的包链子往他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陆星晴连忙的问道:贺总,你干嘛?对面我就到家了!”

  贺霖转过头随口一问:“昨天我是不是带你去喝酒了?”

  陆星晴赶紧的点了点头。

  贺霖装作随意的模样说道:“我还没吃晚饭呢,今天你请我吃饭吧。”

  想着自己昨天确实是欠贺霖一个人情,而且她也知道贺霖昨天带着她喝的那一场酒不便宜,她抹了一下脸边的眼泪说道:“好。”

  看着贺霖为自己打开了副驾驶的门,陆星晴便坐了上去。

  想着今天约的的小龙虾没有吃上,陆星晴便直接对着坐到了驾驶位上的贺霖问道:“小龙虾吃吗?”

  “可以啊。”

  “蒜蓉、油焖、清蒸?”

  “三个都要可以吗?”

  陆星晴爽快的点了点头:“没问题。”

  看着贺霖只是说了昨天带她喝酒而没有提到别的事情,陆星晴便轻瞟了一眼贺霖。

  一路上贺霖都再没有讲过一句话,陆星晴也不知道该不该问他昨天晚上接了吴思远的电话说了什么,说实话,她真的很好奇。想到这里陆星晴就又瞟了几眼贺霖。

  贺霖瞟了一眼陆星晴嫌弃的说道:“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别偷偷摸摸的看我。”

  听到了贺霖的话,陆星晴吞吞吐吐的问道:“那个,贺总,昨天晚上您是不是接了我手机里头的电话?”

  “是啊。怎么了?”贺霖心里知道,陆星晴一定想是问关于她前男友那个电话了。

  “一个男的打来的?”

  “对。”

  “那你跟他说了什么?”陆星晴问完这句话后就觉得心里舒畅了不少。

  “我就跟他说你已经睡着了,让他不要再发短信打电话过来了。”

  “短信你也看到了?”陆星晴的心里此时已经是尴尬到不能再尴尬。

  贺霖没有说话,他只是点了点头。

  陆星晴不顾形象的直接哀嚎道:“好丢脸啊,真的是没脸活了。”

  看着陆星晴那一副死样,贺霖轻笑着问道:“你不怪我擅自接了你的电话?”

  陆星晴看了一眼贺霖说道:“怪你干嘛?我还要谢谢你,被他误会着这样也好让那个渣男别再纠缠我。”

  “那你想的倒是挺开的。”

  “唉,我就是那路边含苞待放的花,想开了。”

  听了陆星晴的话,贺霖笑着说道:“路边的花可比你好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