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蜂蜜口味的

第十一章:戳心的刀口还未结痂

你是蜂蜜口味的 幼儿园小红花 4371 2019-10-22 10:00:00

  转眼之间就到了已经快要下班的时间了,因窗外乌云密布的天色,明明时间还不晚却看起来像已经是到了夜晚。

  庄妍的办公室内,站在庄妍办公桌前的陆星晴从白凯那里一回来就来到了庄妍的面前交差。

  站在庄妍面前的陆星晴如实的交代道:“组长,您让我交给白经理的那份耗材预算表他说预算过大他做不了主,然后让我去交给了贺总亲自过目。”

  看着陆星晴没有将预算表给拿回来,庄妍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看着陆星晴问道:“他就只让你去找的贺总?你去找了贺总之后贺总怎么说的?”

  “贺总什么都没说就直接签字了呀,对了,贺总还说如果我们美术组之后在做特效时资金不够的话您就尽管找他开口要。”

  庄妍开心的说道:“太好了,星晴,你做的不错。”

  陆星晴也笑着说道:“组长,我也只不过是去跑了个腿而已。”

  “你手里的图画的怎么样了?”

  “明天晚上最后加个班应该就能完工了。”

  “好,这个月好好干,下个月中下旬我就跟人事那边申请将你转正。”

  听了庄妍的话,陆星晴开心的笑着说道:“谢谢组长!”

  “不用谢,出去干活吧。”

  “是,组长。”陆星晴说完就乐呵呵的走出了庄妍的办公室,她的心里想着,果然白经理说的话一点都没有错啊。

  驱车一进入到主城区内,段子昂就戴上了蓝牙耳机拿起了右手边正在充电的手机给贺霖打了一个电话。

  坐在办公室内的贺霖也正好在等着段子昂的结果,贺霖听到了自己放在了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后就接通了段子昂的电话。

  “怎么,有结果了?”贺霖平静的问道。因为他的心里知道,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段子昂一边开着车一边生气的说道:“有结果个屁,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现在人在哪里?老地方等你,喝酒。”

  “好。”贺霖说完就挂掉了电话,听着段子昂那说话的语气,他就知道段子昂一定是在盛琦那里受了气。

  听到贺霖答应了出来喝酒,段子昂仍然是黑着一张脸继续开着车。

  贺霖挂掉电话后,他起身拿起了放在办公桌上的车钥匙就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C城,写字楼里墙上的时钟此时显示的是十七点四十八分,距离下班的时间还只有十几分钟。已经重新用回之前手机号码的吴思远坐在座椅上正点开了陆星晴的朋友圈。看着陆星晴近三天可见的朋友圈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吴思远便点开了自己的朋友圈起草着新的动态:人果然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也不知道现在后悔了还来不来得及。

  吴思远在快速的打完这行字过后就设置了一个仅星晴可见,而后他便发了出去。吴思远想着,陆星晴就算不回他的消息,但这条新动态她是一定会看到的。到时候她的心里不管怎么样都会有触动的吧。

  酒吧内,这个时间还没有到夜生活开启的时候,所以酒吧里面的人不多,贺霖走进酒吧里面,伴随着昏暗的灯光还有嘈杂的音乐,他走了没多少步过后就看到了坐在吧台边正一个人喝着酒的段子昂。

  看到了段子昂过后,贺霖就直接朝着段子昂走了过去。

  “给我一杯龙舌兰。”贺霖走到段子昂身旁对着吧台内的调酒师说道。

  听到了贺霖的声音,段子昂朝轻瞟了一眼已经坐到了他身旁的贺霖。

  调酒师笑着对贺霖问道:“地狱还是日出?”

  贺霖摇了摇头说道:“纯的。”

  “好的,您稍等。”

  贺霖听到调酒师的话后就稍稍的点了点头,他侧过身子对着又喝了一口闷酒的段子昂调侃道:“咱们段总这是怎么了?竟然不吭声。”

  听到贺霖在调侃自己,段子昂白了一眼贺霖说道:“我为什么不吭声你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这不是你一通电话我就出来陪你喝酒了吗?”

  “你把我卖的不要不要的你不出来谁出来?”

  “我卖你?你以为你能值几个钱?”

  听到贺霖又在毒舌自己,段子昂又白了一眼贺霖说道:“你这是来陪我喝酒的还是来给我找不痛快的?”

  “当然是来陪你喝酒的啊。”贺霖说完这句话就刚好一手接过了调酒师给他递过来的一杯龙舌兰。他对着调酒师客气的说了声:“谢谢。”

  贺霖接过自己的酒后就送了一口酒到了自己的嘴里,在将龙舌兰含在嘴里等到舌头微麻过后,他就将酒给慢慢的咽了下去。

  待将酒咽下去过后,贺霖对着段子昂问道:“说吧,今天盛琦把你怎么了?”

  段子昂将酒杯里剩下的威士忌一饮而尽过后就开口吐槽道:“盛琦那死丫头让我白白的等了她一下午就算了,她还用她的高跟鞋踩我的脚,我到现在脚还疼呢,最后她还让我滚,气死我了!”

  听了段子昂的遭遇,贺霖一个没忍住就偷笑了一下。

  看着贺霖偷笑了一下,段子昂火冒三丈的大声说道:“贺霖,你还好意思笑,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

  为了掩盖自己的笑意,贺霖连忙的正经的问道:“你到底还做了什么事情让别人一个姑娘家的记恨你到现在?”

  听了贺霖的问题,段子昂有些许心虚的小声说道:“就是她想跟我结婚我拒绝了她。”

  贺霖惊讶的随口说道:“盛琦想和你结婚?她眼睛是瞎了吗?”

  “MD,这酒今天是喝不下去了,我们两个绝交吧!二十多年的兄弟情义也到此结束。”

  “结束就结束,我这就打电话你妈,告诉她老人家盛琦想和你结婚。”

  “你非得气死我你才甘心是吗?我真是太难了,白天受盛琦的气,晚上喝酒受你的气。”段子昂说完就举起自己的空酒杯对着调酒师示意着再来一杯。

  看着段子昂一脸的惆怅,贺霖认真的对着段子昂说道:“子昂,反正我们摩尔娱乐和美盛的合作案就交给你了,盛琦比你身边那些个莺莺燕燕还是强多了。”

  “你怕是想让我英年早逝吧,你是不知道盛琦有多凶!”段子昂说完就接过了一杯新递过来的酒喝了一口。

  听了段子昂的话,贺霖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拿起自己手中的酒也喝了一口。贺霖的心里想着,如果盛琦是真的喜欢子昂想和他结婚,说不定盛琦还可以把子昂喜欢到处玩的性子给管住。

  黑夜降临了过后,外面的风雨反倒是停了,窗外的霓虹灯又将寂静的夜给照亮得格外闪耀。

  加完班后的陆星晴今天也算是早早地收工了,站在嘈杂的地铁中,她掏出了自己斜挎包里的手机随意的翻动着。在她点开朋友圈随意的滑动了几下过后,吴思远的那条动态就出现在了她的眼眸里。

  看着吴思远这条动态明显就是在问自己会不会原谅他,陆星晴的心里就开始难受了起来,她知道,原谅是不可能的,只是这被戳过心的刀口还未结痂。

  不到九点,陆星晴就已经出了地铁站朝着马路对面、街道里头的家走了过去。

  此刻的陆星晴又是满脸的丧气,在她走出了电梯走到家门口后,她就从包里掏出了家门钥匙就打开了家门。

  坐在沙发上穿着睡衣盘着腿正盯着笔记本电脑的田橙一听到有人打开了家门,于是她侧过头随意的瞟了过去。

  眼看着这时间还早陆星晴就已经回家了,田橙便调侃道:“哟,这可是你最近几天回家最早的一次。”

  “橙子,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喝酒吧。”陆星晴说完就垂丧着一张脸坐到了田橙的身旁。

  “怎么了?”田橙连忙的问道。

  想着田橙与吴思远也加过好友,陆星晴就回答道:“你看你的朋友圈就知道了。”

  听了陆星晴的话,田橙就拿起了沙发上右手边放着的手机,她快速的解锁打开了朋友圈认真仔细的翻了翻。

  看着自己的朋友圈内这一天里别人也并没有发什么特殊的动态,田橙就一脸疑惑的将手机放到陆星晴的眼前说道:“没什么异常的啊。”

  陆星晴接过田橙的手机看了看后,她随口的嘀咕道:“他不会是把刚刚的那条动态给删了吧。”一边说着陆星晴便又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朋友圈看了看。

  眼看着吴思远的那条动态就在自己的手机上,而田橙的手机上却没有,陆星晴就把自己的手机给田橙看了一眼。

  田橙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一边念着:“人果然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也不知道现在后悔了还来不来得及。”

  看到了吴思远的动态,田橙气愤的就将放在了自己身上的笔记本电脑给放到了一旁,“吴思远怎么就这么贱啊,他还后悔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还有,那个渣男在发这条动态的时候一定是屏蔽了其他人然后设置了仅你可见。这种骚操作他是怎么做的出来的,我真是佩服他的不要脸!”

  “橙子,喝酒吗?”虽然田橙说的话陆星晴都明白,可是她的心里却还是堵得慌。

  由于自己还有正事,田橙只好拒绝道:“家里面可没酒啊,我也不会和你出去喝酒的,我今天还得把明天要讲课的PPT给做出来。”

  一心想喝酒的陆星晴坚持说道:“我点罗森或者Today的外卖让外卖小哥送酒上来,你的PPT还得多久做完?”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点外卖吧,给我半个小时,我把PPT做完。”田橙说完就又拿起了笔记本电脑重新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还是橙子你对我最好了!”陆星晴说完就笑着轻搂住了田橙的腰部。

  酒吧里,随着时间已经渐晚了,酒吧里面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酒吧里也越来越热闹。

  看着段子昂已经喝了好几杯酒,贺霖便对着段子昂劝说道:“今天也喝的差不多了,走吧。”

  “这么早走干什么?还没到好玩的时候呢。”段子昂说完就面带微醺的看了一眼舞池中央那一个个扭动着的曼妙的身躯。

  还没等贺霖再说下一句,一个身穿着低胸吊带裙,脸上化着浓厚妆容的年轻女人就走到了段子昂的面前。

  女人对着段子昂笑盈盈的说道:“哟,好多天没见了,今天竟然在这里碰上了段总。”

  听到了女人的话,段子昂便侧过身子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他笑着说道:“好久不见啊,露娜。”

  看着眼前这浓妆艳抹明显整过容的女人,贺霖又想到了昨天看到的盛琦,他不禁觉着,果然大方又有气质的盛琦是真的强太多了。

  露娜瞟了一眼段子昂身后的贺霖,她故意的问道:

  “一个人?”

  “我这身旁不是还有一个人吗?”段子昂说完就回过头看了一眼贺霖。

  “段总,你的这位朋友长的可真帅呀,跟你一样。”露娜说完就对着贺霖甜甜的笑了一下。

  段子昂看的出来露娜是有想要撩贺霖的意思,于是他半开玩笑的说道:“你别想撩他,他是你撩不动的人。”

  “喔?真的吗?”露娜看着贺霖确实是连正眼都没瞧自己,她便一手将段子昂胸前的领带拿起从头滑到尾而后捏住了领带的底部笑着对段子昂说道:“那你呢?段总。”

  段子昂明知故问的笑着说道:“你这是在撩我吗?”

  “对啊,而且我那边还有好几个姐妹,段总你去不去?”露娜说完就指着不远处在卡座里坐着喝酒的几个女人说道。

  段子昂朝着露娜指的方位看了过去,只见还有三个身材不错穿的性感的女人正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

  “美女多的位置我肯定去啊。”段子昂又转过头对着贺霖问道:“贺霖,你去吗?”

  贺霖直截了当的回答道:“不去。”

  段子昂明知道贺霖不会去,他坏笑着对贺霖说道:“今天说好的你请我喝酒。”

  贺霖知道这一类的女人找上段子昂无非就是各取所需罢了,而且段子昂今天在盛琦那里也确实是受了气,所以让他喝喝酒开心一下也没什么。于是他从兜里的钱包中掏出了这家酒吧的黑卡甩到了段子昂的面前说道:“我走了,你继续玩。”

  段子昂拿过黑卡笑着问道:“这里头的钱够吗?”

  “可以够你喝三天三夜。”贺霖说完就白了一眼段子昂起身离开了。

  看着段子昂的朋友出手这么大方,露娜好奇的问道:“刚刚那个人是谁呀?”

  “是谁你就不用问了。”段子昂说完就半搭住了露娜的肩朝着露娜的几个姐妹走了过去。

  走出了酒吧内的贺霖顿时觉得耳根子清净了不少,想着自己前两天夜里还带着陆星晴来这家酒吧喝过酒,贺霖的脑海里就顿时想到了陆星晴喝醉酒后倒在了自己怀里的画面。

  想到了陆星晴,贺霖的心里想着,也不知道今天晚上陆星晴在干什么,她会不会又一个人正伤心难过着。

幼儿园小红花

段子昂你就浪吧,等着盛琦来收拾你。哈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