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蜂蜜口味的

第十二章:慢慢的撕裂着过去

你是蜂蜜口味的 幼儿园小红花 4378 2019-10-23 10:00:00

  夜晚,就算是白天下了暴雨,这夜里的气温还是照样十分的炎热。

  屋内凉爽的空调正吹着,茶几上也摆了几瓶酒,趁着等酒来已经将脸上的妆容卸掉了的陆星晴拿起一瓶伏特加就倒在了一个玻璃酒杯中,在把伏特加倒在了酒杯里的三分一过后,她又拿起了一瓶蜜桃味的起泡酒往酒杯里倒了剩下的三分之一。起泡酒一入酒杯中,酒杯里就开始翻腾了起来。

  看到陆星晴正要给自己倒酒,田橙连忙说道:“少给我倒一点伏特加,我要多一些起泡酒,再加一点Rio,我明天还得当着全幼儿园讲示范课呢。”

  听到了田橙的要求,陆星晴便拿起空酒杯照着田橙的要求将三种酒混在了一起。

  在将田橙的酒倒好之后,陆星晴就拿起了田橙的酒将酒杯递给了坐在沙发上的田橙。

  田橙接过陆星晴的酒后就放在鼻尖处闻了闻,她随口的说道:“这酒闻着真香。”

  “给你兑了那么多水果味的酒,不香才怪。”陆星晴说完就拿起自己的酒猛喝了一口。

  一口酒入喉,伏特加的热辣就直冲到了陆星晴的胃里。

  知道陆星晴的心里难受,田橙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她也扬起酒杯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在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时候,陆星晴就已经喝完了她杯中的酒,而后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和上一杯一模一样的酒。虽然此刻她的胃里面已经是在烧灼,可是也总比心痛好。

  “橙子,你说我对他那么好,他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和他在一起两年,虽然是异地恋,可是我去找他的次数远比他来找我的多……只要他一说想我了,想见我,周末我二话不说就过去找他……天冷了我怕他着凉,我就亲手给他织了一条围巾给他送过去,他感冒了我就过去陪着他给他煲汤,陪着他去医院打针……他说他工作忙没时间陪我聊天,我就不去打扰他……我以为我总有一天能够等到他回江城,等到他跟我求婚让我嫁给他,没想到……是我痴心妄想了……”说到这里,陆星晴的眼泪已经是刷刷的在往下掉,她的声音也从嘶哑慢慢的变成了颤抖。她拿起刚刚被她倒好的酒就直接一口灌了下去,只见一整杯酒已经下了肚。

  看着陆星晴好了几天的情绪还是崩了,田橙连忙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将陆星晴搂在了怀里。她的眼睛里也一下子湿润了,她柔声说道:“星晴,这种不知好歹的渣男你就不要再为他难过了。你心里应该也清楚,他和别的女人住在了一起无非就是因为别的女人给了他想要的,这种只用下半身思考的渣男你得庆幸自己幸好发现的早没有让他得逞。”

  “他还骗我,他说他一回C城就和那个女人分手,然后辞职回江城找我,本来我说只要他回了C城和那个女人一刀两断我就原谅他……他跟我承诺的好好的,哪知道他还是和那个女人住在一起,还要我给他一周的时间……”

  田橙气愤的说道:“我去!吴思远可真是盛世渣男啊!我看他这是打算两边都不放手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这种渣男嘴里没一句实话。”

  “前几天我只要一闲着我就想着他现在在干嘛,是不是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想着他是不是搂着另外一个女人睡的正熟,我真的是受不了这种日子了……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会得抑郁症,所以我才决定了和他真正的分手。”

  听了陆星晴的哭诉,田橙轻拍了几下陆星晴的后背说道:“我知道你能够想开了和他分手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时间是治愈一切伤痛最好的良药,就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吧。”

  陆星晴哽咽着点了点头说道:“嗯。”

  “来来来,继续喝酒,不要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好。”

  看着陆星晴自己拿起茶几上的纸巾擦了擦眼泪,田橙便给陆星晴倒了一杯没有兑伏特加的起泡酒。

  清晨,又是踩着点到的陆星晴一走出电梯就再次揉了揉她那有些昏沉而且胀痛的头,想着昨天在最后灌了一杯纯的伏特加入睡过后,陆星晴顿时就觉得有点后悔。

  正当陆星晴路过第二个电梯时,贺霖便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看着陆星晴扶着脑袋瓜子那一副有些不舒服的样子,贺霖一边走着一边随口问道:“你这是脑袋瓜子病了吗?”

  听到在一旁出现了贺霖的声音,陆星晴侧过头抬起眸子看了一眼此时正看着自己的贺霖。

  看着四周刚好没有人,陆星晴诚实的回答道:“伏特加有点猛,我这不是还没缓过神来吗。”

  “看来你昨天喝的有点多啊,在哪里喝的?”

  “家里。”

  想着陆星晴之前也是这样回答白凯的,贺霖就白了一眼陆星晴说道:“鬼才信。”

  陆星晴一边朝门口走着一边脱口而出:“不信拉倒,我又不要你相信。”

  眼看着陆星晴就要迟到了,贺霖赶紧的大声说道:“你站住,你就是这样跟我说话的吗?”

  被贺霖一喊,已经拐过走廊马上就要走到公司门口的陆星晴只好停住了脚步,毕竟两位前台正看着自己,她也不能当众不听贺霖的话。

  陆星晴回过头一脸无奈的对着贺霖说道:“贺总,我错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好吗?”

  贺霖不吭声的站了一会,眼看着前台后面挂着的时钟已经慢慢的走到了九点零一分,贺霖严肃的对着陆星晴说道:“陆星晴,当着我的面你都敢迟到,你是不想转正了吗?”

  陆星晴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贺霖为什么要她站住而且还半天不讲话,原来就是为了故意让她迟到,她的心里嘀咕着,怎么会有像贺霖这种这么过分的老板啊!

  两个站在前台的姑娘看着陆星晴被贺霖给训斥了,她们俩相互看了一眼表达着对陆星晴的同情。

  “陆星晴,来我办公室一趟。”贺霖说完就装出一副黑着脸的样子从陆星晴的身旁走了过去。

  听着贺霖没好语气的让她去一趟他的办公室,陆星晴就想到了以前在学校干了坏事被班主任给叫到办公室的场景。

  看着陆星晴经过了前台,其中一个姑娘赶紧的小声提醒道:“如果被贺总骂了,千万要忍住,别哭。”

  “还有,千万不要回嘴。”另外一个姑娘也赶紧的提醒着。

  陆星晴点了点头道了声谢后就垂头丧气的跟在了贺霖的身后朝着贺霖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美术组内,坐在和陆星晴隔着走道的安琪眼瞅着都已经九点过五分了都还没有看到陆星晴的身影,她便小声的朝着坐在她前面两排的沈青喊道:“青姐……青姐。”

  坐在前面的沈青听到了后面有人在喊她,于是回过头看了一眼。

  看着安琪指着手机让她看一眼手机,沈青便拿起了桌上的手机打开看了看。

  正当沈青把手机打开了,她就收到了来自安琪的消息:“青姐,星晴居然还没来上班,她不知道贺总对迟到早退这一块管的很严吗?”

  看到了安琪的消息,沈青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看陆星晴那空无一人的座位,她回了一条消息说道:“我问一下星晴到了哪里。”

  在回完了安琪的消息过后,沈青就搜索到了陆星晴的会话框给她发了一条消息:“你怎么还没来上班?你到了哪里?”

  站在贺霖办公室里面的陆星晴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但是她又不敢拿出来看。

  陆星晴看着贺霖还没有开始说自己,而是打开了冰箱的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瓶水和一个陆星晴也不知道的东西,她的心里忍不住嘀咕着,要骂就赶紧骂,能不能给个痛快!

  “是不是觉得我会骂你?”贺霖一边问着一边拿着水和解酒药朝着陆星晴走了过来。

  “难道不是吗?”

  “本来让你迟到就是我故意的,我骂你干嘛?”贺霖毫不在意的说道。

  “您还知道您是故意让我迟到的?我还以为您不知道呢。”陆星晴说完就偷偷的瞪了一眼贺霖。

  贺霖走到陆星晴的跟前将手中的水和解酒药递给了陆星晴说道:“把这个药吃了。”

  陆星晴一脸不爽的看着贺霖说道:“我不吃,万一贺总您谋害我怎么办?”

  “你这个猪脑袋我用得着谋害你吗?赶紧吃了好出去干活,免得你这脑袋不经用耽误画图的进程。”

  陆星晴盯着贺霖手里拿着的包装的挺好的药丸问道:“这是什么药?”

  “解酒药,喝了等会头就不疼了。”

  “哦,谢谢。”陆星晴接过贺霖手里拿着的矿泉水和药丸过后就直接拧开矿泉水先喝了一口。而后她撕开了药丸的包装袋将药丸放进嘴里后再喝了一口水。

  看着陆星晴老老实实的把解酒药给吃了,贺霖便后退了几步靠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调侃道:“今晚还喝酒吗?”

  “不喝了,喝酒一时爽,喝完哪里都不爽。”

  听到陆星晴说今天不喝酒了,贺霖放心的说道:“行了,出去干活吧。”

  “是,贺总。”陆星晴说完就转过身准备着走出贺霖的办公室。

  正当陆星晴准备打开门把手出去的时候,眼前的门把手就已经被人从外面给打开了,迎着陆星晴的眼开门而入的是一脸困倦的段子昂。

  “段总好。”陆星晴一看到段子昂就连忙的对他有礼貌的打着招呼。

  看着陆星晴一大早的就出现在了贺霖的办公室里,而且手里竟然拿着贺霖冰箱里解酒药的黄色包装袋还有贺霖专用的矿泉水,段子昂一手扶着门把手一手撑着门栏然后带着一丝邪笑的表情看向了贺霖。

  眼看着这段子昂拦住了自己出去的路,陆星晴平静的问道:“段总,您方便把手拿开吗?”

  “贺霖,你要不要老实交代一下?”段子昂略过陆星晴的话直接邪笑着对着贺霖问道。

  “我教训手底下的员工还需要向你交代吗?”贺霖当然知道刚刚段子昂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觉得不像啊。”段子昂笑着看了一眼想要走出贺霖办公室的陆星晴。

  陆星晴知道这段子昂一定是想多了,于是她连忙的胡诌道:“段总,是我上班迟到了还出口顶撞了贺总,所以被贺总叫到办公室来骂了一顿,这贺总好不容易才放过我,您就让我出去行吗?”

  “行。”段子昂说完就同时的松开了两只手,然后越过了陆星晴朝着贺霖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陆星晴见状快速的溜出了贺霖的办公室内。

  出了贺霖的办公室,陆星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想着同事们都说贺霖很严厉而且很冷漠,陆星晴觉得他也不算严厉和冷漠,顶多就是嘴巴很毒罢了。

  贺霖的办公室内,段子昂随意的就躺在了贺霖办公室内沙发上,他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说道:“我觉得刚刚那个小姑娘还可以,长的挺漂亮又年轻。”

  “你没正事可做吗?”贺霖回避着段子昂的话题问道。

  段子昂明知道贺霖是在回避着自己的问题,他继续正儿八经的说道:“如果你不感兴趣的话,刚刚那个小姑娘我就去撩了。”

  “随便你。”贺霖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好嘞。”段子昂说完就从贺霖的沙发上坐了起来,而后他便起身准备着走出贺霖的办公室。

  眼看着段子昂要出去,贺霖随口问道:“你干嘛?”

  段子昂还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说道:“出去约人家小姑娘吃饭看电影啊。”

  “祝你好运。”贺霖口是心非的说道。

  看着贺霖完全不为所动,段子昂吐槽了一句:“没意思。”就打开贺霖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走到美术组内,看着大家都已经开始工作了,陆星晴连忙的低着头快速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看着陆星晴悄悄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安琪看向了陆星晴小声的说道:“星晴,你怎么才来呀?”

  听到了安琪的声音,沈青抬起头往后看了一眼,眼看着陆星晴已经到了,沈青也就不说什么了。

  陆星晴满脸哀怨的小声吐槽道:“唉,今天不知道倒了什么霉,一大早上的就被贺总给叫住了而且还迟到了。”

  “贺总骂你没?”

  “你说呢?”

  “迟到扣两百,而且还被贺总逮住骂了一顿,你今天也是够倒霉的了。”安琪说完就同情的看了一眼陆星晴。

  想着刚刚在贺霖办公室内吃的那颗解酒药是用她的两百块钱给换来的,陆星晴此刻就恨不得把贺霖给骂死。她的心里嘀咕着:两百块钱可以买多少颗解酒药啊,贺总的脑回路是不是也太清奇了一点吧。

  “好心提醒你,第二次迟到扣五百,之后继续往上翻倍。”安琪说完就给了陆星晴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听了安琪的话,陆星晴沉重的点了点头,她的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迟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