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蜂蜜口味的

第二十六章:俗话说父债子偿

你是蜂蜜口味的 幼儿园小红花 2200 2019-10-30 19:00:00

  墙上的时钟在转了一圈又转了半圈过后,下班的点如约而至。

  美术组的几个人因为原画修改的也差不多了,于是沈青带着安琪还有陆星晴已经结伴的走到了电梯里面。

  沈青看到电梯里面基本上没有认识的人,于是她便开口小声的说道:“今天贺总虽然发了一通脾气,但是,我觉得他发脾气的样子看起来更帅耶。”

  安琪随口的接话说道:“青姐,这是因为贺总没有吼你,这要是吼的人是你,你再看帅不帅,反正我还是喜欢段总一些。”

  “我觉得安琪说的对,但是,段总是养鱼的,难道安琪你喜欢鱼塘塘主吗?”陆星晴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道。

  “反正我又不在他的鱼塘里,我只不过是欣赏段总的颜值罢了。”安琪连忙的说道。

  沈青笑着调侃道:“唉,真羡慕贺总以后的老婆,可以每天近距离的欣赏贺总的盛世美颜。”

  “呵呵,哪个姑娘要是瞎了眼嫁给他我真是深表同情,那还不得被他天天给骂死,你看他那张嘴巴毒的。”陆星晴说完就抬起头翻了一个白眼。

  安琪听完陆星晴的话后就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星晴,你说的话最好是不要被贺总给知道了,否则,有你好看的。”

  “你不说,青姐不说,他不可能会知道的。”陆星晴淡定的回答道。

  沈青也笑了笑说道:“说实话啊,你这丫头有时候说话也挺毒的,和贺总有得一拼。”

  “不不不,青姐你可别抬举我,论毒舌,相比贺总我还是差得远。”陆星晴在说到这句话时她就想到了之前贺霖每次是怎么数落她的,而且每次都还是她想要回怼但是却不敢回怼。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城市的霓虹灯将天空中本就零散的星子给遮蔽得完全看不见了,但这些灯光却比天上的星星更加的耀眼。

  在将车停入到自家的地下车库后,贺霖黑着一张脸就朝着家门走了过去,因为下午处理崩溃的系统这件事情,贺霖的心情到现在还有些不太好。

    贺家别墅内,贺霖在穿过满眼都是北欧风格的前厅后,他就走到了主客厅里面。

  坐在沙发上的贺振家看到贺霖回来了,于是他放下了手中的建材书看了一眼贺霖。

  “爸。”贺霖在随口的喊了一声坐在沙发上的贺振家后,他就掏出了手机朝着二楼走了上去。

  正当贺霖拿着手机一边看着一边走上楼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贺振家抬头对着贺霖笑着说道:“周六爸爸给你安排了一场相亲。”

    贺霖头也不抬的简短回答道:“不去。”

    明知道贺霖不会愿意去,但贺振家还是继续的抬着头说道:“那个姑娘可是你爸爸我大恩人的女儿,听说她好像就在你的工作室上班。叫个陆……陆星晴。”

    听到陆星晴的名字,贺霖愣了一下,他瞟了一眼正抬着头盯着他的贺振家平静的说道:“我去。”

  听到贺霖这么快的就改变了主意,贺振家有一点惊讶的调侃道:“你这主意改变的有点快啊。”

  贺霖收起了手上拿着的手机,他转过身一边下着楼梯一边看着贺振家问道:“我改变主意这不是正合了您的意吗?说吧,为什么让我和陆星晴相亲?”

  “来,坐。”贺振家在招了一下手示意贺霖坐在他的旁边后,他继续的微笑着说道:“还记不记得爸爸跟你讲过当年我一穷二白创业的时候?”

  贺霖坐到贺振家的身旁后就轻点了一下头。关于那个年代创业的心酸与不易,贺霖从贺振家的嘴里还是知道很多的。

  “二十五年前,我还记得是八月,因为那个时候天气特别的热,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爸爸也都跟你说过的,那个时候我推销五金建材,不但东西没卖出去,在吃饭的时候钱还被偷了,而且你妈还等着我拿钱回去给你交学费还有还一些亲戚的钱,我还记得当时我真是万念俱灰,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当年那个小饭馆的老板在知道了我的情况后,他让我吃了一顿免费的晚餐,然后收留了我一宿,第二天还给了我两百块钱回来跟你妈交差,你也知道,在当时那个年代,两百块钱可真是一笔巨款。当年如果没有小饭馆的老板在这种绝望之时给了我继续生存下去的信念,可能就没有现在的贺振家,也没有和洲,更不会有你的摩尔娱乐。”回想起当年的心酸往事,贺振家的眼里就已经开始有一丝的泛着红。

  从贺振家的话里,贺霖已经猜测到了陆星晴的来历,毕竟之前在听贺振家讲这些事情的时候,贺振家提到过那个小饭馆的老板姓陆。于是他直接的问道:“陆星晴是不是当年这个小饭馆老板家的谁?”

  贺振家点了点头,他郑重的说道:“陆星晴这孩子就是当年小饭馆老板的女儿,所以,我希望她能够做我贺家的儿媳妇。”

  “您是想让我娶了您这大恩人家的女儿,然后由我来替您偿还他们家当年对您的恩情吗?”

  “虽然爸爸不想说的这么直白,但是,就是这个意思。”

  “俗话说的好,父债子偿。”贺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停顿了一下,他看着贺振家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这个大恩我还了。”

  “真的吗?”贺振家有点不敢相信的笑着问道。

  贺霖点了点头,而后他就起身又朝着楼梯处走了过去。

  看着贺霖就这么简单的答应了自己给他安排的婚事,贺振家高兴的朝着贺霖的背影说道:“爸爸给你约的这周六去相亲,地点等我明天问了你陆叔叔再告诉你。”

  “好。”贺霖头也不回的就直接走上了楼梯,而他那张黑着的一张脸也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走在去往自己房间的路上,贺霖的心里也不禁的在感叹,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吗?自己正好放在了心上了的姑娘就是被家里面安排着要娶进门的那个人,而且两家的缘分早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经种下了。想到这里,贺霖原本不太好的心情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

  眼看着走在二楼的贺霖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眼中,贺振家便回过了头欣慰的笑了笑。贺霖能够如此简单的就答应了这场自己为他安排的婚事,贺振家自然是心里已经有了数,毕竟贺霖是他养了三十年的孩子,这贺霖是什么性格他还是一清二楚的。此时的他不禁觉得,这一切还真是自有天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