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蜂蜜口味的

第三十一章:有钱能使鬼推磨

你是蜂蜜口味的 幼儿园小红花 2274 2019-11-01 19:10:00

  贺家别墅里,在一间四周都是贴着白色瓷砖的室内游泳池里,贺霖穿着泳裤像一条鱼似的轻快的水中游了一个来回。

  正当贺霖从泳池中走上了岸,贺振家就在贺霖的身后从门口走了进来。

  看着贺霖拿着浴巾正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还有身上的水珠,贺振家开口说道:“贺霖,你陆叔叔刚刚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了。”

  听到了贺振家的声音,贺霖回过头将浴巾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他随意的问道:“陆叔叔说了什么?”

  “他说,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他们家星晴答应了这个星期六出来相亲。”贺振家说完就笑了笑。

  贺霖轻挑了一下眉,“威逼利诱?”

  贺振家点了点头,他浅笑着说道:“本来我打算用断钱财这一招用来威胁你的,没想到,竟然被陆海用来威胁他们家星晴了。”

  贺霖轻笑了一下,他好奇的问道:“陆星晴知不知道她要和谁相亲?”

  “不知道,反正你陆叔叔说先瞒着她,到时候你们两个见到面了她就知道了。”贺振家一边说着就一边朝着门外的方向走了过去。

  “嗯。”贺霖也点了点头跟在了贺振家的身后。

  “我已经替你把你陆叔叔还有佟阿姨在江城的衣食住行都安排好了,你陆叔叔说相亲的地点你来定吧,到时候他们家星晴按时去就行了。”

  “还是让陆星晴决定去哪里吧。”贺霖知道,以陆星晴的小心思,她一定会不走寻常路。

  贺振家点了点头,“好,爸爸明天替你去找你陆叔叔聊聊天,再联系联系他们家星晴。”

  “好。”

  贺霖说完就走上了楼梯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在他的心里,他已经莫名的有些期待当陆星晴知道她的相亲对象就是自己的时候,陆星晴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次日,黄昏之时,天边的晚霞将云层渲染成了一抹抹橘黄色的暖光,这些橘黄色的光在照进屋内时,就将屋子里面点衬得更加的温暖了。

  屋内的沙发上,田橙随意的靠在靠枕上玩着手机,而陆星晴则是刚刚挂掉了一通电话。

  看到陆星晴挂掉了电话,田橙瞟了一眼陆星晴后就八卦的问道:“听你打电话的内容,怎么着?相亲地点男方让你来定啊?”

  “还有时间。”陆星晴一脸嫌弃的对着田橙说道。

  “定就定呗,正好不用去那些踩雷的位置,比如什么公园、花园、咖啡厅,多没意思。”

  “你说去哪里可以让别人丧失耐心然后草草收场这场相亲,之后咱俩日后老死不相往来,再也不见。”

  田橙放下手里的手机带着一丝坏笑的说道:“这么热的天,前提是你得受得了。”

  陆星晴郑重的说道:“只要让别人以后和我再也不见,去哪我都受得了。”

  “反正最磨人脾气的就是在游乐场站着排队了,何况江城这么热的天,就算是自己男朋友也不一定受得了,所以,你就去欢乐谷得了,然后哪个项目排队的人多,你就说想玩哪一个,估计到时候别人直接撂下你走人。”

  “行,到时候我就只涂个防晒霜,其他的都不涂。”

  “可以。”

  “我这就给我爸回一条消息,告诉他星期六上午十点,欢乐谷门口见。”

  田橙偷笑着点了点头,而后她就又拿起了手机刷起了微博。

  在一家私人不对外开放的的网球馆里,耀眼的聚光灯将整个网球场照射得发着白,而周围纯白与浅绿色相间的装潢也使人看起来十分的舒服。

  在球场上左边的是身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拿着网球拍的贺霖,而右边就是身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手拿着网球拍的段子昂。

  绿色的网球在两个球拍之间被用力的来回抽打着,而打球的两个人此时也已经是大汗淋漓。

  在段子昂没能接住贺霖的一记扣球之后,两个人就同时的朝着一旁的座椅走了过去,在他们两人一起坐到了座椅上之后,贺霖便给段子昂递了一瓶水。

  段子昂接过贺霖手中的水笑着说道:“这么久没来打球了,你的技术还没退步嘛。”

  贺霖拧开自己手中的水喝了几口后说道:“那是因为你的技术退步了。”

  “别夸你两句就上天了啊。”段子昂在拧开手中的水喝了几口后,他笑看着贺霖继续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要和谁去相亲呢,是哪家的姑娘能够让你贺大少爷安安分分的接受去相亲这个安排?”

  “等我相完亲我自然会告诉你。”

  “还要等相完了你再说?你难道是怕别人姑娘家看不上你,然后你被我看笑话吗?”

  贺霖白了一眼段子昂说道:“会有女人看不上我贺霖吗?”

  “也是哈。”段子昂边说着就故作认真的轻拍了一下贺霖的肩。

  贺霖再次喝了一口水后,他就随手拿起了空座椅上放着的手机打开看了一眼。

  “星期六上午十点,欢乐谷门口见。”

  看到了来自贺振家发过来的消息,贺霖的嘴角就自觉的就轻轻上扬了一下。

  这么热的天而且还是在人最多的星期六,去游乐场还真是一场劫难,想到这里贺霖就在心里说道:既然陆星晴你这么能作,那我也就只好奉陪到底了,到时候自己皮肤晒黑了别哭就行。

  随着太阳已经升起,又到了为工作而忙碌的一天了,在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十分钟的时候,陆星晴不慌不忙的就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和陆星晴同时出来的还有一脸笑盈盈的白凯。

  一走出电梯,白凯就柔声的笑着对陆星晴说道:“陆星晴,昨天我和你们庄组长一起吃饭,她可是在我的面前夸了你的。”

  “真的吗?”陆星晴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骗你干嘛,她还说了今天就通知你们周六的时候请你们整个美术组一起吃个饭,毕竟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

  “那这顿饭我应该是吃不了了。”陆星晴随口的说道。

  “为什么?”

  在陆星晴和白凯并排着快要走到拐角处的时候,此时在他们身旁的电梯就打开了。

  “我这个星期六要去相亲。”陆星晴平静的回答道。

  正当贺霖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他就听到了走在他前面的陆星晴对着白凯说的话。

  白凯鄙视的看了一眼陆星晴,“都什么年代了,你这个小丫头还相亲?”

  “我也不想啊,可是这父母之命,我不得不从。”

  “不从会怎样?”

  “从此没有零花钱。”

  “祝你好运,为了钱,那你得去。”

  “嗯嗯,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是那个冤死鬼。”

  听到陆星晴说的话,走在她身后的贺霖不禁轻笑了一下,他在心里想着,既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那对付你这个冤死鬼可就简单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