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之徐先生请出招

第63章有病就吃药,脑子进水了就去晒晒干净!(2000)

重生之徐先生请出招 酥囍 2154 2019-12-01 17:34:53

  刘雨婷瞪着眼,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对面的简紫初。

  欧式大双的眼皮还没修复好,再配上泛红的眼眶,倒是给她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

  简紫初的话,无疑像是剜肉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将刘雨婷抽皮剥筋,将她用金钱,用虚荣甚至用肉体上的疼痛所堆砌出来的精致又华丽的表象,就那样,轻轻地,毫不费力地戳破了。

  她穿着华丽的服饰,背着轻奢新潮的包包,她甚至忍着磨皮削骨的疼痛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的脸越来越精致,她从来不提自己的父母,她努力地,卑躬屈膝地和那些根本看不起她的人做朋友……

  她精心打造着一个她期许的,令人羡艳的形象和身份。

  可是这一刻,就在这个宿舍里,在简紫初的面前,她知道,假的就是假的,哪怕她营造地连自己都相信了,依旧摆脱不了虚假的事实。

  可是简紫初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她呢?

  她是最不该指责她的人!

  她生来就拥有最光鲜亮丽的光环,享受着她们这些贱民所不能企及的资源。

  她随随便便一个月的零花钱都能交够她一年的学费了,她顶着简家千金的头衔,就能惹得那么多男生对她念念不忘。

  刘雨婷僵直着身子,握紧手心的指甲像是要陷入皮肉里一般,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简紫初。

  她看到了她脸上不屑一顾的嘲讽和轻视,就连刚刚说话都语气都是鄙夷的,讥诮的,毫不在意的……

  为什么?凭什么?

  她不过是比她幸运罢了!她不过是有个好的出生罢了。

  这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可是她却该死的在意,为什么她偏偏生来贫穷?为什么她没有一个富足矜贵的父母?

  为什么她要遭受这种践踏?

  简紫初看着她略微发抖的身体,和想要将她生吞活剥的视线,实在懒得去想她又陷入了什么扭曲的情景假设中。

  该表达的不满已经表达过了,懒得和刘雨婷纠缠,简紫初转身,拉开书桌下方的椅子,打开电脑打算整合整理一下李教授的修改意见。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跳动,敲击声清脆又富有节奏。

  可是这却更加上身后激动的刘雨婷感觉到了被漠视的羞辱。

  她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清高和忽视。

  她嗤笑出声,她觉得简紫初和她有着某种奇特的类似之处,而且都很讽刺。

  那就是简紫初再骄傲,再清高,再矜贵又怎么样?她所得到的所有赞美和认可,又有几样是真心的呢?

  想到这,所有的不甘和内心的鄙夷像是突然爆开,她突然有点同情简紫初,抿着唇对着简紫初幽幽道:“你不过上比我会投胎罢了,你之所以这么嚣张,不过是仗着有个有钱的爸妈罢了!”

  这种蜜汁自信和和不屑又略带可怜的语气让简紫初敲击键盘的动作停了下来。

  清秀的眉头微蹙,乌漆如墨的眼底翻滚着大片冷沉的不耐和厌烦。

  还真特么的脑子有病?

  有完没完,还越说越来劲了!

  刘雨婷勾着唇角,声调越来越高,越说越激动。

  “你以为你真的是什么美女学霸?”

  “你以为江至诚真的喜欢你?”

  “你以为唐精真的拿你当闺蜜?”

  “你不过是因为顶着简氏的姓氏罢了!”

  “唐精也只不过是为了巴结你,蹭吃蹭喝所以忽视自尊甘愿当你身边的一条狗罢了!实际上她心里……”

  “说完了吗?”简紫初扣上电脑,厉声打算。

  她推开椅子,转身看着喋喋不休的刘雨婷。

  还真的没见过脑回路这么奇葩的智障!

  简紫初轻嗬一声,清丽白净的小脸上挂满了肉眼可见的厌恶和嫌弃,眼底的讥讽和不屑不加掩饰。

  “有病就去吃药,脑子进水了就去外面晒晒干净!

  别整天一副全世界都欠你的祥林嫂样!整天活在虚荣和对自己爸妈的怨恨里,就你最可怜?

  自己还没活清醒呢,就看破世界,想着给指点别人了?你嘴巴镶钻了吗?

  还有你有什么资格说唐精?就凭你吸着你爸妈的血把自己搞成好嫁风,流行美?”

  简紫初冷着脸,一股脑地怼了一气。

  她从来不是尖酸刻薄之人,她平日里说话也很少这样言辞犀利,用尖锐,恶毒的词语去讽刺或者挖苦别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态度和价值取向,彼此之间只要给足相互的体面和尊重就好。

  不是她在意的人,她管不着,也懒得关心,她的精力和情感密度就那么大。

  但是不代表谁都能指责和编排她和她身边的人,相反,她极其护短。

  原本心情不错地过来找唐精吃饭,没想到一进门就被迫待在跟狗窝一样的宿舍,还和狗窝制造者吵了一架。

  她也是佩服自己能和这么个脑残说这么多。

  深吸一口气,简紫初整理了一下情绪。

  本来不打算在宿舍等唐精了,免得生气,但是冷静了一下,简紫初又扯过椅子坐下来,继续整理论文,还打开了蓝牙音箱,放了一首钢琴曲summer。

  她才不要走,她就在这好好待着,该干什么干什么,谁还不会膈应人了?

  欢快的钢琴曲调钻入刘雨婷的耳朵,她看着简紫初轻松惬意的背影,嘴角都快被自己咬破。

  她就像一个自导自演,滑稽可笑的小丑。她以为她抓到了简紫初的痛点,给了她狠狠一击。

  可是简紫初却根本没把这一切放在眼里,她的愤怒,委屈,痛恨,甚至对简紫初的嘲讽和同情,她都不在意。

  简紫初从心底就没把她当回事。

  刘雨婷眼眶发酸,这场羞辱,让她的自尊剥得一干二净,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她抹了下脸,拿起手机,拎着背包,转身就要离开。

  “麻烦把垃圾带走,好走不送。”

  刘雨婷捏着门把的手僵了一下,简紫初淡淡的嗓音从身后继续传来。

  “你把宿舍恢复原样,我朋友圈保证干干净净。”

  简紫初没有回身,身后转来滋滋啦啦的声音,她听见刘雨婷换了垃圾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了出去,然后“嘭”的一声甩上门。

  摔门声震耳欲聋。

  简紫初抿唇嗤笑,她不知道是该佩服刘雨婷还是该同情她。

  前一秒还气势汹汹地张着嘴要咬人的样子,后一秒却为了几张会破坏形象的照片,忍气吞声。

  这种精神和行为都极度扭曲的人,她真是心疼唐精和她在一个教室上课四年!

  

酥囍

简小姐:大白放心,我平时走的软甜可人路线。   唐精:对对对!人称傻白甜。   徐先生:【一个眼刀甩过去】是美白甜。   简小姐:【害羞】   唐精:……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