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六章 初忆当年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2009 2019-10-19 01:00:00

  长君起身要去将棋臻扶起来,可此时的棋臻并不领情,他讪讪地收回手,转过身对着母亲,语气中依旧是往日的温柔,但却多了一丝冷冽,说道:“母亲身体刚刚开始恢复不宜操劳过度,玉菱的事情儿子会命人彻查,绝不放过心怀歹念之人,也不容冤枉无辜之人。”

  韶芳微微一抖,立刻堆满笑容对崔母说,“老夫人,想必那丫头也受到了教训,得饶人处且饶人,韶芳不想在追究,请老夫人也不要再追究了。”

  “好孩子。”崔母拍拍杨韶芳的手,朝棋臻说道:“你听听,这才是正室该有的气度!罢了,都下去吧。至于那个丫头……罢了罢了,罚三个月的月钱就把她放了吧。”

  “谢母亲。”崔长君拱手谢过。芸儿见状立刻去扶起夫人。

  “都退下吧。”老夫人说道,然后转头对着韶芳,拍拍她白皙的手说道,“你且回去准备着,下个月初八是你的好日子。”

  “是。”众人行礼答道。

  待到所有人都退下,晴云便上前帮崔母掖了掖被角,问道,“老夫人就这么轻易就放过那个玉菱了?”

  “一个丫头罢了,既然长君亲自替她求情,我若是因为这点小事耽误了纳妾,岂不是因小失大。”

  “老夫人英明。只是…老爷虽然答应纳妾,左不过是娶了一个人进门,可以后……奴婢看依老爷对夫人的疼爱,杨娘子以后恐怕要受些委屈。”晴云试探的说道。

  老夫人眼睛一瞪,略有所思,说道:“疼爱?哼,高顷国男儿三妻四妾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她竟然敢挑唆老爷终身不纳妾,简直是不孝至极。你告诉刘总管,纳妾要大办,雨芳阁给我好好装修,把该有的彩头都做足了。”

  芸儿扶着,棋臻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回未晞阁。

  回想当年,崔府向王家提亲,可是棋臻的父亲连彩礼都没让进门便推辞了。太夫人云氏大恼,王峰仗着得到萧将军的倚重竟然敢拒绝侯府的聘礼实在大胆,便下令崔长君速速回清河。

  崔长君是五大世家清河崔氏的后人,父亲崔翼是延帝朝时的肱骨之臣,被先帝器重赐为恩翼侯,崔侯去世后世子崔长源继承侯爵,云氏便母凭子贵成为侯府的太夫人。

  而王棋臻生于旁支的她家道早已败落。当年为了振兴家门,她的父亲王峰走上了最危险也是最容易出人头地的武将之路。还好天见犹怜,经过多年努力他从默默无闻的将士到七品云骑尉。

  虽然后来因勇猛无比屡立战功,王峰得到辅国大将军萧鸿洲的信任被逐级提拔,到了新平四年就官拜从三品云麾将军,但当年抗婚时候王家不过是个七品小吏。

  太夫人虽已下令,但崔长君倔强的不愿就此离去,他偷偷的与棋臻相约易水河畔。

  那年棋臻才十五岁,她身穿淡粉色罗纱裙外披白色纱衣赴约,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让她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

  而崔长君身着雪白织锦长袍,俊美的脸庞上掩不住的着急,他在河边焦急地渡来渡去。远远的看到棋臻便跑了过去。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慢慢垂下双眸,低声说道:“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棋臻脸颊绯红,羞得立刻抽回玉手,眼眸中波光流转含着泪说道:“我被母亲关在房间五日,若不是今日偷了送饭嬷嬷的钥匙,恐不得见。”

  崔长君五官清秀玉树临风,他直挺的腰背微微一颤,“如今我可以在朝为官了,而且我终于说动主母出面替我提亲,可是你的府上为什么把聘礼都退了回来?”

  “爹爹说,侯门高贵高攀不起,我母亲也说……”她挣脱开那双因焦急而微微出汗的手。

  “我已经接到任命出任南阳的长史。以后又不和大哥住在一起,不算侯门的。”长君连忙打断。

  “什么?你竟然不留在长安?”棋臻惊诧地问道。

  “为官,不论在哪里只要能造福一方百姓便足以,至于在哪里有又何妨,但是王棋臻只在南阳才有。”

  “可你毕竟是……”

  “于斯而言,我只是个盼嫁的男子,愿你能嫁给我,共度一生。”他的双手握在她的玉臂之上,将她牢牢的锁在自己的眼暇之内。

  “嫁娶之事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爹爹他…他并不应允我们的婚事。”棋臻晕生双颊,低下了头喃喃地说道。

  “那你呢?你想嫁给我吗?”崔长君紧张地望着眼前的女子,渴望的眼神等待着她的回答。

  棋臻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他那墨黑的双眸,不答反问道:“我的夫君,今生只能爱我一个人,只娶我一人,此生不能纳妾。你可能做到?”

  崔长君急了,清俊的脸庞上眉头紧蹙,握着的双手不自觉变紧,“这两年来,我对你的心是如何,你还不知吗?”

  棋臻挣脱了他的手,转身说道:“你弄疼我了…岁月匆匆,人心易变,如何能始终如初?”

  “我崔长君以易水起誓,此生只爱王棋臻一人,只娶她一人,若违此誓必将天诛地灭,永世……”

  棋臻连忙捂住他的嘴说道:“好了,我知你心。”

  她的小脸涨得通红,上齿咬住樱唇,一缕碎发散在红彤彤的小脸颊上。

  长君将她搂入怀中,低低垂下双眸,在棋臻的眉心深深的印上一吻像是要在自己的物品上留下记号一般。

  崔长君的声音温柔目光明亮,他面向易水,语声轻缓的说道:“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如今你终于在我的身旁了,若能娶汝为妻,我必建一座未晞阁,日日与你在一起。”

  回忆嘎然,仅仅三年尔。

  未晞阁?如今看来不过是个笑话。想起这些的棋臻不免暗自苦笑,本是清艳脱俗的容颜如今也变得苍白。

入梦珺

感谢宝宝们前期支持,周末奉上两千字,祝宝宝们周末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