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七章 分塌而眠(一)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13 2019-10-20 01:00:00

  棋臻始终都是面带平静,含笑前行。只是脚步却总是不听使唤,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回了未晞阁,刚进门长君就从后面上来一把抓住了她。

  “都给我退下!”虽是不失往日的温润却也是低沉冷敛,丫头们先是一愣接着急急忙忙的都退下了,芸儿识趣的关上了房门。

  棋臻一把甩开他的手,这时才发现原来一路上她的眼睛已经哭的红红的,她不去看崔长君,自己一屁股坐在藤椅上,随他去发号施令。

  “臻儿。”长君看到她这个样子心疼不已,温柔的呼唤她的名字。

  棋臻看了一眼崔长君,还是那个温和的男子,那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丈夫,可他却瞒着自己要纳妾。想到这里棋臻更加委屈,泪如同泉水般涌下,心痛得仿佛失去了知觉,所有的逞强瞬间土崩瓦解。

  “臻儿你别哭了,你若是伤心,打我骂我都行,求你别哭了。”长君蹲下哀求棋臻,他最受不了棋臻难过,她一难过自己的心里就像有几千只蚂蚁在咬食心脏一般痛苦。

  房间里只剩她和丈夫两人,棋臻便再也无法平静,双眼湿润哽咽道:“你不要管我,母亲说我不够大度,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小气?你去找你的杨娘子,她有气度知礼节。还能为你生儿育女,比我好一千倍,你休了我让我回家吧!”

  棋臻一边哭一边一股脑的发泄自己的委屈。不能生,又是不能生,不能生!棋臻对崔母说要杨韶芳生儿育女的话格外敏感。

  “你在说什么?休你?还不如拿一把刀杀我干脆!没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长君那深邃的眸已经没了光泽,他整个人像是颓废了一般,泄气的说,“母亲以绝食相逼,我如何能忍心?我们经历了那么多,难道你还了解信任我吗?不管我纳谁为妾,在我的心中都不如你丝毫。”

  “今日母亲绝食相逼要你纳妾,他日母亲绝食要你休我呢?”

  “臻儿,若有那日就是自挂东南枝,我也绝不弃你!”崔长君那双黑亮的眸子闪着泪光说道,“这次你就当我是尽孝好吗?”

  崔长君那俊俏的脸庞上,此刻只有满满的落寞,乌黑深邃的眼眸配上苍白的容颜,看在眼里让人心疼不已。

  棋臻不忍抬头看丈夫,她声音哽咽垂眸说道:“你说的我都懂,可我不能不怨。你说你只娶我一人,如今犹在耳畔,却也恍若隔世,我……”

  棋臻的话还没有说完,长君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你听着我的心跳,它为你欢喜为你忧,为你跳动也为你骤停,我心里此生只能有你一个人,若是没有了你也便是没有了我。”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心越来越痛。棋臻的难过,她的痛苦,看在眼里长君只会更痛一千倍一万倍。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棋臻不知该如何答话,成亲三年她第一次觉得竟然不知跟丈夫说什么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