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十五章 许诺(一)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2248 2019-10-27 00:00:00

  “好一曲《听泉引》,虽是婉转清澈,可曲中似带忧愁。”长君温柔情润的声音透过门传入棋臻耳畔。

  崔长君推开门,俊美的侧脸闯入阁中,棋臻依旧低头轻抚琴弦,她面容清艳轮廓分明,素素的问道:“你怎么来了?”玉菱十分懂事地带着丫头们退下。

  长君淡淡一笑并不回答她,目如朗星继续说:“词所描写的是女子出嫁的欢愉和祝福,可我听来却是心烦意乱,思绪全无。”

  今夜的棋臻五官清秀,明明是略施粉淡但透过昏暗的蜡烛更加显得娇耀无比风情万种,棋臻并不回眸看长君,反而盈盈地走向窗边,“今天是好日子,我……我弹来助兴。”两人就这样各自诉说着。

  长君苦笑道:“助兴?谁人高兴?”,说罢便走到棋臻身后,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颤抖的人儿的背影,不仅悲从心中来。

  “新人入门,绵延子嗣,侍奉母亲,谁人不高兴?”她自顾自地说道,并不理会身后的这个温怒的夫君。

  “哎。”长君转身,渡了两步,“我听着这曲《桃夭》心中无半分欣喜,想起的也是当年那个喊着要我做桃花糕的女子。”

  他原本温润的声音有些微颤,目光暗淡下来,眉头变紧,呆呆的望向那个只肯给自己背影的妻子。

  棋臻叹息道:“旧人再好,也不及新人新鲜吧。”

  “长君心中,只有棋臻一人!十四岁开始,此生再无其他!”长君声音清朗,仿佛的许久的压抑终得释放了一般。

  他转而循循试探般的问,“只是,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芦苇是否依旧韧如丝?”

  刚成亲时,她曾问长君,“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他回答她“我为磐石,汝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他知道,母亲不喜欢棋臻的家世,对她自是不待见的,但自己此生认定了的人,哪怕违逆母意也要和一生一世和她在一起。

  当年母亲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为此他不惜绝食,病榻之上,崔长君气若游丝的对崔母说:“母亲的命令儿子不敢违逆,这条命便还了母亲的生养大恩,儿乞一丝魂魄可以继续守她。”

  这件事后来还是兄长崔长源出面帮他求了太夫人,太夫人提亲使得身为妾室的崔母不能再说什么,后面才有了长君和棋臻的易水之诺。两人一起幸福的生活了三年,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被打破了。

  彼时情真意切,但此时的他,已经不敢确定棋臻是否还愿意一生一世与他不离不弃。

  “你可记得,当年向我母亲保证过一生一世对我好,此生只娶我一人便足矣?”棋臻转身望向他,脸上的笑容亦如刚见他时的羞涩。

  “长君的心从未变过,只是母亲以命相逼,我无法视而不见,但我对臻儿的情谊,丝毫不曾减少。”英俊的脸上写满了无奈,浓眉紧锁,深邃的双眸凝视着棋臻。

  见她不再说话,长君只能喃喃自语道:“是我负了你。”他泄气般的诉说着,不敢再抬头看向那双清澈的眼眸。

  磐石无转移,那芦苇呢?长君不敢再问,他害怕答案。但依旧期盼的看着棋臻,他的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期待,喉结滚动似乎在等待一场宣判。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此生相依附,望君莫相负。”

  她微微的踮起脚尖,轻轻的抚平丈夫眉宇间的沟壑。他先是一愣,立刻将这人儿揽入怀中,喃喃道:“你终于原谅我了,我崔长君以性命起誓,此生定不负你!”

  棋臻轻轻一笑,我王棋臻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被抢走的道理?南阳王氏女,外表她们总是温婉柔弱,而内心却是从不低眉顺从更不会轻易认输。

  明月洒在大地上,漫天的星辰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映着院子格外像披了一身银装一般,房内的两个人儿依偎在窗前,诉说着彼此的心声。灯烛乍响,红帐落下,未晞阁内如前几日一般回归安静。

  未晞阁花前月下,而雨芳阁此时还有个在等待新婚夫君的杨氏韶芳。

  “老爷回府了吗?”韶芳在焦急的守候着,自己大喜的日子,夫君竟然还去太守府衙,她自觉难坎。

  韶芳的陪嫁丫鬟彩莺小心翼翼道:“老爷回来了,不过……”

  杨韶芳不耐烦地问道:“不过什么?”

  “老爷去了未晞阁……”

  杨韶芳气急败坏的把盖头揭了下来,“什么,我的新婚之夜,老爷竟然去了她的房间?”今日自己成亲却只能穿桃红的喜服,而王棋臻却穿了一件正红色的衣服接受她的敬茶,她心里岂能不恨,没想到这会儿又跑来抢她的夫君。

  彩莺劝道:“娘子息怒。”彩莺不由心想娘子今日实在是太冲动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故意让主母难看,真正难看的是自己。之前老夫人身旁的晴云来说过,自从定下婚期之后老爷和夫人便有了隔阂,两人已经分居,让娘子好好把握机会,可娘子这么一闹势必会把老爷推给夫人。

  杨韶芳似乎是满肚子的委屈,丝毫不忌讳地喊道:“息怒?我好歹也是县令之女,他这样对我,让我以后在下人面前如何抬得起头来?还有那个夫人,哼不过是个不能下蛋的老女人,也配跟我争?”她翻着白眼辱骂着。

  杨氏的父亲虽说是县令,可却是个为官近三十年还只是个县令的县令,不免令人失望。他自知升官无望,所以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的身上,要女儿一定要在崔府出人头地。

  彩莺见她如此气愤,便安慰道:“娘子莫急,您细想想,王氏无所出,老夫人命老爷纳妾,可夫人善妒,日日霸着老爷,那娘子取而代之的时日还远吗?”

  韶芳眼睛一亮,说道:“你说的对,善妒,无子皆是七出之罪,虽然老爷现在对她好,可是来日我生下儿子,崔府无子,老爷必然也会对我百依百顺。老夫人本来就不喜欢她,哼,到时候我看她如何在崔府待下去。”

  “娘子说的是,您侍候老爷,侍奉老夫人,将来再为崔家填丁自然是想如何便可如何。老夫人本就不喜欢王氏,若她知道今晚之事……”说到这里彩莺不再说下去了,抬头看着杨韶芳,冷笑一声。

  彩莺虽然只是婢女却聪明狠毒,正因为这一点,她才从众多丫鬟中脱颖而出,深受杨韶芳的母亲喜爱。杨氏母深知女儿计穷智短,便早早地将彩莺赐给了杨氏。

  杨韶芳听罢,眼睛一亮立刻说道:“那我们早点休息吧,明早还要给老夫人请安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