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四十七章 意外受惊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49 2019-11-19 11:00:00

  萧家军是辅国大将军萧鸿洲的军队,当年先帝高延帝病重,托孤于辅国大将军萧鸿洲和右相李铭伯,当年延帝崩于长安。所以说这位萧将军在本朝曾是权倾朝野的辅国重臣,少帝三年少帝亲征北辽之后便削减了此军,同时也削减了萧将军在朝中的权利,后令其镇守边关多年。

  棋臻一看自己猜对了,立刻担心的问道,“可那会不会牵扯到父亲?”她急得眼睛都湿润了,一只手抓住长君的胳膊,浅粉色的指甲深深的陷入长君的肉里。

  长君用另一只手臂环抱住棋臻,说道“不会,岳父大人这一年多都在京城训练士兵,并且把岳母也接了过去,一家人都搬在皇帝眼皮子地下,皇上没有理由怀疑他。”

  “那就好,那就好。”棋臻小声说道,“那你早点去太守那儿,若有什么消息记得告诉我一声。对了,过完年我想让母亲来陪我些日子可好?”

  “好,年下将军府要走动的比较多,过完年你给母亲写一封信,我着人去送。”长君看她还是不太安心,就开玩笑说“先把这完粥喝了,若是岳母来了看你变瘦了还以为我亏待了你。”

  长君虽然嘴上安慰棋臻,但他心里也很是担心,棋臻的父亲王峰将军虽然这一年多来一直在京城但是他与萧鸿洲是同乡,一起征战数年又是萧鸿洲一手提拔起来的,如今已经官拜云麾将军。

  在帝王眼里,军队里的同袍之义可能比君臣之恩更坚固。当年自己一家只是因为朝廷上有些父侯的旧部,皇帝就忌惮道将他雪藏至今,连继承侯位的崔长源这些年来领的也都是些闲差。

  王峰在朝训练军队与将士同甘共苦深得将士爱戴,若朝廷要对付萧鸿洲,恐怕他曾经的部下们都会受到牵连…想到这里长君不免心中发冷。

  南阳郡和别的地方还有个不同的地方就是,南阳郡是高少帝同母妹妹高诗珞的食邑。郡内虽有太守掌管大小事务但是实际说的算的却是长公主府,只是长公主平时都是和驸马薛子允长年住长安薛侯府,只有夏日炎热才回南阳避暑,所以除非有大事发生,长公主都很少主动过问郡内的事务。

  一上午长君心里总是不安生,一直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可是京城没有任何动静,就连长公主府也没有什么命令下来。

  中午时分,小元突然来报,说是夫人在观音庙摔了下来,请长君速速回府。

  长君一回到未晞阁就看到玉菱浑身是伤的跪在房外摸着眼泪。进到内室,棋臻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额头全是汗珠,牙齿咬着下唇像是做了噩梦一般,他连忙问在旁边的大夫和韶芳怎么回事。

  大夫回道,“夫人受惊,还需要将药灌下去才能醒来。”

  “那孩子呢?”

  大夫摸着胡须说道,“大人放心,夫人虽然从台阶上摔下来,好在下面的人用身体及时接住夫人,夫人并未受伤,胎儿自然无恙,只是夫人受惊不小,还需静养。”

  “好,小元,带大夫下去领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