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谜(一)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07 2019-12-07 00:00:00

  那日皇帝突然下旨“王峰练军懈怠,至使军风懒散奢靡,无作战之勇,不忠之罪诛满门”,宣完旨意将王峰押走之后,便就地屠杀全府近百口人。

  当时王夫人正在从南阳往长安赶的路上,索性逃过一命,事后王夫人留意从王峰在朝为官的学生那里得知,就在前一日皇帝曾经召了几名大臣在御书房朝议了很久。

  一转眼已是深秋,秋风瑟瑟吹面胜寒,本是繁茂的树木也已经稀疏萧条。傍晚时分,晚霞洒金一抹夕阳更填烟笼薄纱的神秘之感。

  棋臻出了月子便想到院子里去感受斜阳西归的余光,远远地被王夫人看到,王夫人高声道:“傍晚凉,还不快回去。”

  棋臻不情愿的噘着嘴回了房间,王夫人笑道:“都做母亲的人了,还这般小孩子脾气。”

  棋臻撒笑道:“在母亲身边,臻儿永远都是孩子。”

  王夫人笑笑,抚摸着棋臻的头说道:“母亲多么希望可以永远陪着你,保护你……可是……”

  不知怎的,母亲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棋臻连忙收起娇气,抱住母亲。王夫人继续说道:“臻儿,母亲不可能永远陪着你,你也要学着长大,学着保护自己和你身边的亲人。”

  棋臻有些不明所以,连忙说道:“母亲放心,臻儿一定会查清冤案,为父亲伸冤。”

  王夫人心中一紧,道:“不!你答应母亲,永远不要再查此事。更不要牵扯到前朝的漩涡中去。”

  棋臻为之一忿,疑惑的问道:“为何不查?母亲此话何意?”

  王夫人十分为难地说道:“你…你不要再问了,母亲是为你好。”

  棋臻一阵苦笑,她略略沉吟,不愿再隐藏心中的疑惑,便执着地问母亲道:“当年绝育丹之事,母亲就让我不要问。今日又不让我问,母亲事事都说为了女儿好,母亲可知,您的好只会徒增女儿的苦恼?”

  “你……”王夫人的眼睛瞪得老大,她没想到棋臻早就猜到绝育丹的事情与自己有关。其实当时王夫人的紧张棋臻全部收归眼底,从来没有问,只因为她说,不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棋臻好。

  王夫人思索了许久,终于下定最后的决心,说道:“时至今日,有些事我也不该再瞒你了。也许冥冥中注定,你是时候认祖归宗了。”

  “认祖归宗?”棋臻愣愣地重复着这四个字。

  王夫人扶着棋臻回到房中坐下,才慢慢地跟她说道:“其实这几天我都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如今看来还是让你知道的好。”

  “是关于你的身世。母亲给你讲个故事吧。二十三年前,在与突厥的一次战争中,我高顷国大军深入敌军大营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我军如狼如虎砍杀数不其数的突厥士兵,就当我们战胜而归的时候,不料从远处来了一队骑兵,每人身背长弩,朝着营帐而来。我军为首的萧鸿洲带领大家突围失败,我军被死死地围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