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八十章 身世之谜(二)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39 2019-12-07 11:00:00

  在厮杀中,萧将军的同乡好友,也是他最得意的干将,为了保护他,飞身一跃身替他挡住了飞箭。那支箭本来会要了萧将军的性命,他的同乡虽然没有因为那支箭丢掉性命,却不幸被射中了命门,从此再无子嗣。

  萧将军为报救命之恩承诺将自己的长子送于这位同乡。但天不如人意,萧夫人连生三胎都是女儿,无奈萧家就把最小的女儿送到给了这位同乡。但萧夫人却在这个女孩到了同乡家中两年之后又生下幼子,但是两年的时光,他的同乡夫妻一直视这女儿如己出一般,便舍弃旧约一直抚养她长大成人。”

  听着母亲讲完这个故事,棋臻清艳的面颊早已变得惨白,“父亲就是那个同乡是不是?”她瑟瑟发抖地继续说道:“我就是那个最小的女儿?!我是萧鸿洲的女儿?!”棋臻满目恐慌,双眸含泪,一滴滴清泪如滚珠一般自颊边落下。

  怪不得母亲一定要自己去拜祭萧将军的衣冠豖,原因竟在此!“若不是我一定要为父亲伸冤,母亲还要瞒我到何时?”

  王夫人泪如雨下,心如刀割地说道:“萧家夷三族,但王氏却依然枝繁叶茂。你是萧家唯一的骨血,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若是你父亲泉下有知,也不会让你去冒险的。”

  此时的棋臻内心不是单单一句震撼可以形容的,那原本清艳的脸颊不自主的流出苍白的无助感。

  王夫人心中五味杂陈,她迟疑片刻还是下定决心绝育丹的事暂时不要棋臻知道,便说:“至于绝育丹,是你五岁那年我们带你去萧家玩,从萧府回来之后萧家派吴润君带着一颗药丸前来,说是让你必须吃下,可以免你劫难,但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这个身世对棋臻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母亲让她认祖归宗的同时又让她失去了全部的亲人。

  这一夜,棋臻拼命的回忆五岁那年自己见到的亲生父母的容貌,她梦到了萧夫人抱着她在花园里,梦里她看到了萧夫人白皙的玉手,温暖的笑容,但是那张脸却是模糊的,梦里的棋臻拼命的想看,却怎么也看不见。棋臻猛然醒来,却只发现被泪水打湿的枕头。

  第二日清晨,在睡梦中的棋臻,在梦里似乎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个满目凄凉着的人,一边抚摸着自己脸颊的泪痕一边说道:“孩子,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记住,一定不要报仇。”

  棋臻被一阵啼哭声惊醒,连忙让乳母将孩子抱来,之前医官嘱咐过,这孩子在胎里带着弱症,定要仔细看护。能否留住还得看她能否熬过了五岁。崔长君本不予让棋臻知道,但她无意从乳母那里得知了,此后白日里总是要亲自招抚的。

  棋臻上午将孩子哄睡之后等了许久仍不见母亲前来,便让玉菱去请,谁知王夫人并不在房内。棋臻疑惑,这段时间为了三年一次的贡举选拔南阳的人才,太守让崔长君住在了府衙里,王夫人除了自己这里还能去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