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八十六章 夫妻裂痕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39 2019-12-12 11:00:00

  崔长君瞟了跪在地上的棋臻未发一言拂袖离去,芸儿吃痛的从地上爬起来,立刻上前扶住棋臻,棋臻紧紧抱住孩子,慢慢地走出存慈堂。

  杨韶芳眼底涌现出浓重的快意,一抹狞笑从她的脸上划过。

  这日,棋臻回了未晞阁之后崔母就传令,遣走了所有的丫鬟嬷嬷重新分配院落,并将乳母遣出府去。棋臻知道后让芸儿立刻去将乳母追回来,并许诺自己嫁妆中出三倍月银,让其照顾至孩子断奶。

  整整一日,崔长君并未踏足未晞阁。第二天下午恩翼侯府传来太夫人令,贬妻为妾。棋臻笑而不语,抱着女儿的双手更紧了。

  自那日起,棋臻日夜不离女儿,女儿本就体弱,加上在存慈堂的惊吓更加依恋棋臻。棋臻便让乳母夜里睡在偏殿好随时喂奶,而女儿一直与自己一起睡在玉床。

  又过去了三日,崔长君还是没有踏足未晞阁。而棋臻这几日总是看着女儿发呆,她怎么也不敢相信,与自己恩爱多年的丈夫有朝一日会对自己如此不闻不问。

  芸儿见棋臻又看着婴儿发呆,轻声说道:“奴婢听说,这几日杨氏天天去书房送各种亲自做的点心,不过都被小元挡在了外面,可见老爷对夫人还是有情的。”

  棋臻苦笑,一行清泪流了下来,问道:“若是有情怎会如此不闻不问?芸儿,你相信我会做那样的事吗?”

  “奴婢伺候夫人多年,自然相信夫人的。”

  “是啊,你都相信,他却不信……”

  芸儿安慰道:“当局者迷。也许老爷也只是太在意夫人您了。”

  自从遣走了所有下人,粗活细活全都落在了芸儿一个人身上。还好厨房每日的膳食不曾消减,否则棋臻就真的体会了一把树倒猢狲散。

  夜里又到了用膳的时候,棋臻看着芸儿疲惫不堪的样子,心里五味杂陈,一把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身旁说道:“如今就剩我们主仆两人了,你就和我一起吃吧。”芸儿推脱了几次,实在拗不过就坐下了。

  刚用完膳不久,玉菱便急匆匆的冲进来。看到昏暗的房中棋臻与芸儿两人,她心痛难忍瞬间泪崩,跪到棋臻面前泣道:“小姐,您受苦了。都是奴婢没用,去了那么久。”

  玉菱一去京城就是几日,今夜刚刚赶回来就听到了家中的变故,一开始她并不相信,直到看到未晞阁的这片光景才不得不相信。什么滴血认亲,这般就否定了孩子,否定了棋臻的感情吗?

  见玉菱那般激动,棋臻却是略笑笑不说话,她的心中已然冰凉,心早已跌倒了深谷里,从剧烈而炽热的疼痛到沦为数九冰雪的凄凉。

  只听她轻声说道:“从那日起,他便再也没有踏足过这里一次。”棋臻的言语那样轻,不像是诉说自己被人抛弃,更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

  这几日他没有来没有差人来看过她,府里的人更是视她如鼠疫一般,唯恐避之不及。似乎一夜之间崔府就没有了未晞阁这座院子,更没有了她王棋臻这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