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九十三章 弹曲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34 2019-12-17 11:00:00

  这夜,棋臻早早地关了门,乳母带落梨下去休息之后棋臻令芸儿找出凌香琴,许久没有弹琴,似乎这把琴也略显陌生了。

  棋臻先是弹了一曲《汉宫明月》,曲子的哀婉悲情被她表现的淋漓尽致。曲罢她的目光暗淡下来,不觉低泣出声来。玉菱见状上前劝慰道:“小姐,今日月色极好,不如奴婢陪您赏月吧。这琴有什么好弹的啊。”

  说罢要去将琴拿走,棋臻却拦了下来,说道:“你以前不是想《闭月戏》吗,今夜我弹与你听,可好?”

  玉菱连忙阻止道:“奴婢不想听什么《闭月戏》,小姐您别弹了。”棋臻似乎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继续弹了起来。

  这首《闭月戏》是几年前她和崔长君共同谱奏的。闭月是世人对东汉美女貂蝉的雅称,戏,一字双关,既是指貂蝉戏董吕,又是命运对她的捉弄。

  当年的他们琴瑟和鸣之时共谱此曲,棋臻曾说貂蝉以蒲柳之躯,智勇之智,以声色为戈矛,将天下猛将勇夫欲除而不得的董卓除之而后快,是为汉末第一智勇之女子。只可惜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一生命运多舛,不过是权利角逐中的牺牲品。

  这首曲子既有迎风斗雪的顽强也有表达无奈命运的凄婉。此时弹来似乎真的很合时宜,只是立在院外听着飘然而来曲音的崔长君似乎已经耐不住性子了。他快步走进未晞阁,棋臻一曲未尽,长君已经立于身后,他挥挥手玉菱识相地退下了。

  曲罢,棋臻问道:“玉菱,你觉得此曲如何?”

  崔长君垂眸望向她的背影,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耳畔:“迎风斗雪之志淡了许多,反而哀怨之情更深。”

  一句见解,依然那么的懂她的心。转头看去,崔长君容光焕发,皎如玉树,依旧是那么的俊美潇洒。看来杨氏的孩子的确给他填补了不少的喜悦吧?

  见她愣愣地看着自己并不说话,崔长君柔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棋臻哑然失笑,说道:“我在想,你今夜怎会来这里?”

  “路过未晞阁,听到此曲就忍不住进来了。”路过?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罢了。

  自从那日愤愤离去之后便不再踏足未晞阁,说到底他不是恨棋臻不原谅自己而是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就不相信她,就不主动去问一下?

  这几日虽然没踏足未晞阁可每日都忍不住的想念这里,每天在院外站一两个时辰,希望能听到这院内的声音,想象着那一时刻棋臻在做什么……今日恰巧听到此曲就忍不住推门而入。

  “哦”一阵死寂般的沉默之后,棋臻又道:“今日彩莺来传话说韶芳怀孕了,恭喜你。”

  “哼,她还敢来?”崔长君听罢眉宇间瞬间怒气涌动,声冷如冰地喝道:“小元!”

  小元闻声立刻推门进来。

  “去雨芳阁将那个彩莺给我拖去打二十棍。”

  小元一怔,难为情的看向崔长君,小心翼翼地劝道:“少爷息怒,杨娘子刚刚怀孕此时处置她身边人恐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