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九十七章 求子疏文(二)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01 2019-12-21 18:43:12

  棋臻虽然被当做了出气筒,但心中却有些感动,当年自己久久没有身孕长君背着那么大的压力纳妾,却还为自己跟崔母要来了抚养之权,再想想长君这些日子消瘦了不少,便也没那么生他的气了。

  今冬的第一场雪毫无声息的在夜里开始飘落了,起初是细碎的雪粒,后来成了晶莹的雪片,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伴随着呼呼的寒风,很快便薄薄的铺满了院子。

  第二天醒来,院子里被白色的雪包裹着,银装素裹,有置身一片苍茫之感。院里的雪积了好几寸厚,踩上去吱吱作响。

  快晌午的时候,崔长君快步朝着内室走来,一边走一边说:“今日的雪景甚好,快去将埋着的梅花酒取出来。我和臻儿饮几杯。”芸儿笑嘻嘻的应着,立刻退了下去。

  到了内室,见到棋臻正在哄落梨睡觉,崔长君压低了几份声音,笑道:“我让厨房准备了锅子,中午我们吃锅子再饮几杯梅花酒可好?”

  棋臻也赔笑说道:“快先让玉菱给你担担雪,小心把寒气过给梨儿。”

  自从冬至宴之后,落梨生了一次病,崔长君知道后衣不解带的陪伴在棋臻身边一起照顾女儿,在他们的精心照顾下落梨顺利熬过去了,丝毫没有留下病根,棋臻格外欣慰。此后也有意和崔长君缓和关系,长君自然乐见,隔三差五的就变着法逗棋臻高兴。

  在崔长君的护佑下,崔母倒是再也没有找过棋臻的麻烦,棋臻找机会将自己这些年的珍宝分批拿出去一些偷偷的当掉换成银票,然后令玉菱趁着外出置办年货的时候,快马去长安找一个人。

  棋臻想过,萧鸿洲谋逆案和王峰不忠案看起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查清一件一定可以揪出另一件,既然两案同涉兵部尚书高磷就应该先从高磷开始查起。

  若要查案除了宁康坊外就是西市东市的店铺了,那里鱼龙混交最是可以探听消息的地方,而且听闻高磷的幼女就自小喜爱音律乐器。京城的大家闺秀自小学习琴棋书画,高档琴行的琴师自然有机会进入各个朝臣府中,探听消息。而玉菱此去找的便是这样一位琴师了。

  如今未晞阁也没了内应,崔长君又不准雨芳阁的人去未晞阁,所以玉菱离府足足两日杨韶芳才知道。

  当日上午崔母就令雨婷来未晞阁问棋臻求子疏文抄的如何了。棋臻让乳母将落梨哄睡,便带着芸儿拿着那疏文去存慈堂复命。

  存慈堂内,杨韶芳早早地就坐在堂上陪着崔母聊天。

  棋臻进门后,恭恭敬敬地朝崔母行礼:“拜见老夫人。”

  “起身吧。”

  “这是妾身得空抄录的求子疏文,特来奉上。”说罢示意芸儿拿着疏文给崔母过目。

  崔母看到这整整齐齐的疏文甚是满意,连连点头。

  杨韶芳见状也故做乖巧的起身,向棋臻福了福身说道:“多谢姐姐帮我的孩儿集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