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一百零六章 身世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09 2019-12-30 11:00:00

  不知因何原因武安王府将琴师抓了起来,足足两日棋臻才得到消息,棋臻大惊,这个琴师明明已经让她蛰伏等候调遣,为何会突然被抓起来?

  棋臻眉头紧锁正踌躇着该怎么办,长君匆匆地来到未晞阁,芸儿识趣的带着丫鬟们退下了。长君的声音朗朗传来,依然温柔却有些不悦道:“你一定要查案吗?都过去了两年,你还非查不可吗?”

  “是。”棋臻丝毫不避讳,冷冷地说道:“哪怕过去了十年,我也要还他们以清白。”

  崔长君瞳孔露出鄙夷的不信任,若有所思地问道:“他们?你想凭一己之力,推翻整个逆案?”

  “是。”棋臻不紧不慢地回道:“你早就知道我在调查整个案子,不是吗?”她回应的漫不经心,好似敷衍一般。

  “我…我是担心你。”长君略有心虚,她竟都知道!

  “担心我?还是担心崔氏满门?担心你的满门荣耀?为了让我放弃,你不惜处处牵绊我。不如你答应我的和离,以后我的事情再也不会牵连你,不是正如你所愿了吗?”

  “臻儿!”崔长君大怒,说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般不堪吗?”

  “既然你这么看待我,我也不必隐瞒你。当年你母亲到府衙找我,要我向她发誓要护你一生一世,不要替她和王将军复仇,更不能牵扯到朝政当中去。我不让你查案是为了履行当年的诺言。”

  她对上他那孤寂的眼睛,原本温文尔雅的男子何时眉宇间添了冷清和寂寞?棋臻一怔,若不是知道他,差点又要被这双眼眸欺骗了。

  “呵,很好的理由。若不是这接连的变故,我想我定会相信你的了。那我也告诉你,我的亲生父亲是萧鸿洲。我是逆犯之后,母亲可有告诉过你?”

  “你说什么?”

  “呵呵,你果然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你可以选择去告发我,为你的升迁铺路。或者,你顾念这些年的夫妻情分,放我离开……”

  “臻儿……”长君喃喃地呼唤着她。

  “当母亲告诉我真相对时候,就注定了我的下半辈子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去翻案的。”棋臻声音变得极小说道,“你不必再劝我了。”

  崔长君呆呆的望着棋臻,望着这个及陌生又熟悉的妻子……

  “爹爹,呜呜…”不知何时,落梨依靠在花架旁,呜咽着哭了起来。

  长君和棋臻惊讶的看着她,连忙停止了争吵,长君连忙将她一把抱起,安慰道:“梨儿乖,梨儿不哭。告诉爹爹是谁欺负你了吗?”棋臻也连忙上前拍打安抚着她。

  “爹爹娘亲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呜呜”

  “好好,爹爹和娘亲不吵,梨儿乖,不要哭了。”长君连忙哄着她,心疼的望着女儿他心里百感交集,夫妻之间怎么会闹成这样?“那个琴师的事…我帮你查吧。”

  棋臻见到女儿这般心疼不已,默许了长君。陪着他坐在桌前,安抚女儿柔软的心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