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第一百一十章 自杀

一世倾权两处卿欢 入梦珺 1065 2020-01-04 11:00:00

  看着棋臻的惊慌,韶芳的嘴角慢慢上扬,“你这辈子都休想再见的女儿,呵呵,终于见到你如此惊慌如此害怕了!”

  在杨韶芳心中,崔长君对自己只有深深地恨意,这一生都无法得到他的怜爱,既然如此不如换个方式让他一辈子记住自己!

  她望向长君,看着他那愤怒着的复杂的表情,很想从那表情中找寻一丝不舍,一丝眷恋,直到眼睛被泪水填满,模糊的再也看不见长君的眼睛了……弥留间,仿佛她又看见了五年前,她初次到崔府来时的那个接待的俊美少年,那个温柔的与自己攀谈,带自己游园的崔长君。(番外)

  杨韶芳死了,死在了长君的怀中,活着的时候想拼命靠近的男人,终于在死的时候得到了一丝的怜惜和满腔的愤恨,她活的糊涂死却是壮烈的,她的死带给了棋臻无比的震撼和彻骨的寒凉。

  棋臻清艳娇嫩的脸庞已经变得苍白无色,她转身跑出雨芳阁,踏入雨水中,阴沉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整个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雨点砸落的声音。

  她有一种直觉,女儿似乎真的离开了自己,这一生都离开了自己,这份直觉让她感到毛骨悚然,她穿梭在大街小巷里,挨条街的找,挨个坊的跑,雨水打湿她的脸庞,泪水模糊她的视线,但是她的脚步依旧如速。

  她寻找着自己的女儿,赫斯底里的喊着“落梨”的名字,就如三年前初次从观音庙回府做的那场梦一般。

  三年前的梦?原来一切都是注定的,上天三年前就告诫过自己,会失去此生最重要的人?她痴笑着,奔跑着,寻找着,直到耗尽最后一份力气。

  棋臻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芸儿寸步不离的守着她,长君和玉菱已经开始将搜索范围扩展到了南阳临近的几个县,派出了府里所有的家丁,侍卫以及南阳的府兵……

  可是落梨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苦苦搜寻了几日,仍然遍寻无果,时间每流失一份,寻回女儿的希望就少一份。棋臻大病了一场,日日以泪洗面夜夜枕泪而眠,痛苦的悔恨着自己为何要答应放杨氏出雨芳阁,若不是自己女儿也许就不会丢……

  白天里长君便带着人上街挨家挨户的搜寻,夜里便到未晞阁陪伴棋臻,相望泪目间,棋臻悲戚地说道:“没了女儿,此生还有什么欢愉?”

  长君深情凝视着棋臻说道:“臻儿,你还有我,若你愿意我们还可以向以前一样。煮茶品诗,秉烛夜话……”

  棋臻深吸了一口气,擦擦眼泪,将头转向别处说道:“如今女儿迟迟未找到,你还有心思说这些?”

  长君颓然说道:“我……我只是不愿你太伤心。”

  “呵,如今你就一句不愿我伤心吗?若不是你纳妾又如何会把杨氏那种狠毒妇人招进府来。”

  “纳妾本不是我所愿,再说若不是你答应解她的禁足,她怎会有机会暗害女儿?”

  棋臻怔怔地坐在那里,眼泪汩汩的落下,连绵成珠,说道:“是我傻!我竟然可怜她母子分离,我竟然痴心妄想她会有所改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