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第三章:罚你给花花洗澡一个月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稚子弄冰 2027 2019-10-16 00:20:36

  温淼淼实在不想承认,她跟陆灏深是初中兼高中同学,并且高三那年俩人还是同桌。每每回想,温淼淼都觉得那一年过的无比糟心,天知道她是怎么熬下来的。

  说起陆灏深,温淼淼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他喜欢吃臭豆腐,而她闻到臭豆腐的味道便反胃。与他做同桌那年,陆灏深几乎每天都会去学校门口的小吃摊买臭豆腐,如果让温淼淼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味道,必须是“令人发指”。

  她曾无数次的提醒陆灏深,不要再买臭豆腐了,她真的无法接受。可陆灏深就跟没听见一样,刚开始还会敷衍的用“嗯、哦、啊”回答她,到后来直接无视,气的温淼淼心梗直痛。

  除了吃臭豆腐以外,陆灏深还喜欢吃榴莲,不仅喜欢吃榴莲果肉,他还喜欢一切的榴莲制品,比如说榴莲酥、榴莲糖、榴莲披萨等等等等,有一回他问温淼淼:“你不知道哪里有卖榴莲味的牙膏?”温淼淼被他这句话震惊的嘴角直抽抽。

  虽然她隔三差五就要跟班主任提一次换座位,但班主任总以陆灏深成绩好,跟他做一起能提高成绩为由驳回温淼淼的请求,偶尔还会在驳回请求之后加上一句:“多少人想跟陆灏深做同桌都没福气。”

  温淼淼更难受了,还福气,在她看来完全是晦气!

  不过陆灏深虽然喜欢吃这些气味很大的东西,成绩却好的没话说,即便上课不听,测试也能稳居第一名的位置。鲜少的时候会排名第二,而每当这时他都会不屑的来一句:“那是我故意让着他们,总是自己当第一有什么意思,也要让别人体验一下当第一名的滋味嘛。”

  不过下一秒温淼淼就会给他泼冷水:“自大狂。”

  陆灏深瞧她不服气,又会说道:“要是哪天你想考第一名,我也可以让你几分,只可惜哟……”他摇头叹息:“只可惜我做不到考倒数第二。”

  温淼淼炸毛,她揪住陆灏深的衣领面色凶狠:“陆灏深你再说一遍?”她知道自己成绩不好,但也不至于考倒数第一,陆灏深说这话分明是故意羞辱她。

  面对她的张牙舞爪,陆灏深不慌不忙的说道:“考倒数第三也不行啊。”

  温淼淼奈何不了他,当场被气哭了,那是她自打上学以来第一次哭。小学的时候跟男同学打架没哭,上初二的时候把男同学的手指掰骨折,对方家长对她破口大骂也没哭,没想到那天居然被陆灏深气哭了。

  温淼淼自觉十分丢人,她一边擦眼泪一遍嘟囔:“我没哭,是你身上的臭味太冲了,熏得我眼睛受不了,你看它都抗议了。”

  陆灏深意识到自己说话过分了,他极温柔的拍打温淼淼的背,绞尽脑汁的哄她开心,但是都不凑效。陆灏深实在没辙了,大义凛然的说道:“那就罚我下个月,月考考倒数第一。”为了让温淼淼相信自己不是在逗她,他伸出三根手指做出对天发誓的样子:“如果我没考倒数第一,就罚我一个月不吃臭豆腐。”

  温淼淼低低抽泣:“太轻了。”

  陆灏深着实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比不能吃臭豆腐这个惩罚更狠的,遂说道:“你说,该怎么办。”

  温淼淼用纸巾擤了两下鼻涕,她说:“罚你给花花洗澡一个月。”

  闻听此言,陆灏深眼睛顿时瞪得跟啤酒盖子一样,瞧他这反应,温淼淼又挤出了两滴眼泪:“你是不是反悔了?大骗子,说话不算话。”

  陆灏深立马否认:“谁说我反悔了,就这么定了。”

  温淼淼咧嘴一笑,只不过她笑的太开心,鼻孔里冒出了一个鼻涕泡,十分丢人。尽管陆灏深在看到鼻涕泡的时候想憋住不笑,但他耸动的双肩把他出卖的淋漓尽致。温淼淼为了挽回尊严,严肃的说道:“还要罚你下个月考试考倒数第一。”

  陆灏深学着香港警匪片里的警察敬了个标准的礼,十分严肃的承诺:“YES SIR!”

  陆灏深说到做到,温淼淼趁周末把花花交给陆灏深,要求他履行给花花洗澡一个月的承诺。

  花花是温淼淼在网上买的小香猪,至于温淼淼为什么会买猪,这就不得不夸夸某宝店主了,实在是他把花花拍的太蠢萌了。

  温淼淼刚收到花花的时候,它长得可爱极了,尤其是它扭起屁股在公园里撒丫子乱跑的样子,每次都能把邻居逗得捧腹大笑。

  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月之后花花的体重越来越高,体积也变得越来越大,发展到最后,竟然跟乡下院子里的母猪一样大了!

  一脸懵逼的温淼淼去找店家客服申请退款,对方竟然要求她把猪退回去,温淼淼本想打电话投诉,但妈妈为了不让她因为这些琐事儿烦心,以免影响到学习,主动承担起了养花花的重任。

  当温淼淼把花花牵给陆灏深时,陆灏深的嘴巴张的老大,毫不夸张的说塞下一个拳头大小的豆沙包都没问题。路上的行人也都纷纷朝他俩投来目光,陆灏深说:“我只知道花花是猪,没想到是头这么大的猪。”

  温淼淼扬起脑袋,说道:“人家能吃不行啊!”

  “行行行。”陆灏深生怕自己再说错什么话,只是……他忍不住啊!思量好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我能给它减减肥吗?”

  温淼淼脸更红了,把牵着花花的绳子往他手里一塞:“随便你。”

  其实花花并没有乡下母猪那么大,只是在城里鲜少能见到活体猪,并且和宠物狗比起来大很多,所以才把陆灏深惊得不轻。

  才洗第一次,就把陆灏深折磨的苦不堪言,第二天他到学校好好的跟温淼淼诉了一把苦:“你不知道它洗澡的时候有多不老实,一见到水就激动的和要杀它褪毛一样焦躁不安,要不是我爸帮忙,我恨不得把它敲晕。”

  温淼淼窃喜不语,不过她还是清了清嗓子提醒道:“你可别对它动其他不该有的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