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第九章:这是你第一次失约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稚子弄冰 2026 2019-10-22 00:05:00

  待到渣男冒头,三个人二话不说,提着麻袋便冲上去把他牢牢套紧,并拖到寂静的小树林里,一顿暴揍。

  渣男被打的站不起来,温淼淼足足有半个多月没在校园里见到过他,听他们系的同学说,温淼淼怎么都没想到,温念稚和沈音容两个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说起话来软软诺诺,言行举止皆充满柔情善意的江南女生,下手打人怎么能那么解气。

  温淼淼问陆相思:“你房子租好了吗?”

  陆相思摇头:“还没,暂时跟表姐住一起。”

  温淼淼“喔”了一声不再说话,自顾自的收拾东西。

  第二天,宿舍的人相约吃一顿散伙饭,时间定在当天晚上。温淼淼很想说她晚上有约,但想到这有可能是她们几个最后在一起吃饭,便鸽了和陆灏深的约定。

  尽管温淼淼清楚,随便鸽人不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谁让对方是陆灏深呢,仔细想想,她能理直气壮鸽的,也只有他了。

  陆相思把吃饭的地点定在市区海底捞,趁着还能享受优惠赶紧吃一顿。温淼淼因为加班,是最后一个去的,她们都在等她到了才点菜。

  吃火锅,当然少不了黄喉、毛肚、虾滑这些必须菜品,因为是毕业前最后一次聚餐,她们把所有想吃的菜都点了大份,并且只点荤菜。世界上最幸福的事,除了睡觉就是吃火锅,温淼淼一口一颗虾滑吃的无比满足。

  四个人聚在一起吃的不甚欢畅,温淼淼早已忘记和陆灏深的猪脑之约。

  吃完火锅,温淼淼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点半了。温念稚和沈音容说她们不回宿舍了,陆相思说她要回家,于是只有温淼淼一个人回学校。

  四个人在海底捞门口分别,温淼淼瞧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无比失落,她深深叹气,古人说的真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她打算去附近的地铁站乘坐地铁回学校,谁知一转身竟撞上了一堵坚实的强,磕的她脑门疼。

  “耍人好玩吗?”冰冷如雪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温淼淼抬头一看,对方正是陆灏深。

  温淼淼吃痛地揉着脑袋:“大半夜的你在这儿装鬼啊。”

  “我等了你一晚上。”陆灏深不仅语气冷淡,脸色也十分不好看,气的铁青。

  温淼淼自知理亏,不免心虚:“你傻啊,等了那么久我还没来,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我要失约。”

  “这是你第一次失约。”

  “嘎?”温淼淼突然迷糊,“我们还有过其他约定吗?”

  陆灏深冷哼,扭头就走,留下温淼淼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她急忙追上去解释:“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陆灏深不理,只管大步朝前走,温淼淼小跑着追他:“你听我说。”

  陆灏深还是没有停下的想法,他走的太快,迈的步伐又大,温淼淼刚吃过饭不宜运动,很快她就追不上了,温淼淼气的跺脚:“一根筋。”算了,他不想听那她就不说了,还不如早点回宿舍洗洗睡觉。

  就在这时,陆灏深停下脚步:“如果你不追上了,我们俩的同窗情谊就算到头了。”

  温淼淼本想赌气说“到头就到头”,但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只好没骨气的追上去。陆灏深停在路灯下,深橘色的光把他浑身照得透亮,温淼淼朝光亮跑去。

  温淼淼气喘吁吁地停在他面前,陆灏深吐槽:“慢死了。”

  温淼淼撇嘴:“我刚吃完饭,跑起来肚子疼。”

  “我还没吃饭。”

  温淼淼摁亮手机屏幕,快十一点了。“这么晚了,餐馆差不多都关门了。”

  陆灏深说:“有一家肯定还没关。”

  “哪家?”

  “去了你就知道了。”

  “嘁,还卖关子。”

  陆灏深的车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温淼淼系好安全带不禁感叹:“几年不见都开上Q5了。”

  “我爸的车,我只不过借来开几天。”

  车子在公路上疾驰,不过十来分钟的功夫就到了目的地,店面果然很熟悉,老板娘还认得温淼淼。

  这是一家粥店,老板是潮汕人,在南城生活十年有余,起初的时候,他们专门卖潮汕小吃,并不做粥。温淼淼时常来他们家吃炒粿糕、绿豆朥饼,后来他们赚了些钱,便在靠近市区的地方租了家大一些的店铺,做起了潮汕砂锅粥。

  陆灏深点了海鲜粥和猪肉肠粉,温淼淼因为在海底捞吃的太饱,所以一直看着陆灏深吃。

  店里的粥一贯都是现熬,所以上菜的时间比较久,约莫过了二十多分钟,一锅还在扑腾冒泡的海鲜粥就端上来了。刚熬好的粥热雾弥漫,鲜香袭人,用白瓷勺子搅一搅,用料十分足。

  即便温淼淼吃的再饱,也忍不住想要尝上一碗。

  陆灏深瞧出了她的心思,第一碗盛给了她。温淼淼不好意思的接下,说:“白让你等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喝你的粥。”

  “反正是你付钱。”

  “什么?”温淼淼愕然,“我?付?钱?”

  陆灏深夹起一筷子肠粉塞嘴里,肠粉皮软糯可口,配上猪肉和酱汁,一口下去着实痛快。“难不成我付钱?”

  温淼淼用调羹从粥里捞出一颗虾仁,鲜甜弹牙,“昨天明明说好了是你请客。”

  “但你失约了。”

  罢了罢了,温淼淼翕动双唇本想再说些什么,但今晚确实是她失约,理亏在先,所以这顿饭怎么说都应该是她付钱。既然是自己付钱,那温淼淼也不跟自己客气了,想吃什么便放开了吃。

  陆灏深瞧她连喝两碗粥,不禁皱眉:“你不是在海底捞吃饱了才来的?”

  “许久没吃,甚是想念这个味道,当然要多吃点啦。”

  虽然他们点的是小份,但砂锅依然不小,一锅粥足足能盛十来碗,即便是温淼淼帮着吃,到最后一锅粥也没吃完。

  温淼淼打了个饱嗝,对陆灏深说:“锅里还有好多虾仁,你快吃了。”

  陆灏深也吃不下了,说:“还是你吃吧。”

  二人你劝我,我劝你,最后决定猜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