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第十九章:一口吃掉24元钱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稚子弄冰 2004 2019-10-31 23:43:59

  他说的很有道理,温淼淼顿时无言反驳。

  她想了想,决心来个缓兵之计:“不如等九月份大闸蟹上市再吃?我先欠着?”

  陆灏深不肯买账:“我知道哪里可以吃到。”

  温淼淼搔首疑问:“哪里?”

  “上车。”

  温淼淼愣了一下,旋即打开后座车门坐进去。

  “坐前面来。”

  “啊?”温淼淼眼神又是一滞。

  “夜路难开,你坐副驾驶陪我聊天,以防我犯困。”尽管这个理由听起来很牵强,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但温淼淼却听话的照做了。她坐进副驾驶,扣紧安全带,“走吧。”

  陆灏深重新启动车子,半刻钟后驶入绕城高速,温淼淼瞟到前方的指示牌,不禁更加好奇:“到底要去哪儿?”

  “青浦。”

  “侬脑子瓦特了?”温淼淼大惊,“等你开到青浦,天都要亮了。”

  “天不亮怎么开门做生意?”陆灏深看她大惊小怪的样子忽然失笑,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半点没变。

  温淼淼清楚的知道,在动脑子这方面她永远别想超过陆灏深。可是,能被陆灏深碾压的如此彻底,天底下除了她恐怕再难找到第二个。是啊,天不亮怎么开门做生意。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的确是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么一想,还有点失落呢。

  温淼淼轻轻叹息,声音虽小,但落在寂静无声的车厢里,还是被陆灏深捕捉到了。

  陆灏深的车子在高速上行驶的快而稳,温淼淼几乎感受不到颠簸,东方的天空露出微白的曙色,夏季的清晨总是来得猝不及防。温淼淼眼睛通红,熬得吃力。她已经很久没有通宵了,除了大二和渣男分手哭了一夜以外,基本没有通宵的经历了。

  陆灏深的黑色车子迎着徐徐拉开帷幕的晨曦,穿过绕城高速,奔向充满生活气息的乡间小道。温淼淼揉了揉发胀的眼睛,问道:“还要多久?”

  “快了。”

  陆灏深说快了,那一定是快了。果不其然,十分钟后他们停在了镇上的一家面馆门前。

  温淼淼解开安全带,下车的时候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陆灏深慌忙扶住她,说:“到了,就是这家。”

  温淼淼抬头,一家古香古色的门店映入眼帘,店名字取得很有诗意,叫做“南浔”,温淼淼记得,有个古镇也叫这个名字。她跟在陆灏深后面,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味儿,老板是对上了年纪的夫妇,陆灏深跟他们说苏州话。

  这家面馆是陆灏深藏在心底的珍宝,因为他签的公司在上海,所以每次想吃面就到这里来,哪怕要开很长时间的车。因为这家面馆的味道,最像幼年在苏州时,外婆给他煮的面的味道。

  陆灏深和店主夫妇简单寒暄了几句,温淼淼杵在一旁死死盯住挂在墙上的木制菜牌,恨不能当场晕厥过去。天知道这家店的秃黄油面有多贵,288一碗,一碗啊!得亏她没有心脏病,不然就要打120了。

  温淼淼用颤抖的小手扯了扯陆灏深的衣角,小声问道:“非秃黄油面不吃吗?”

  “当然。”陆灏深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一副等着要吃面的架势。

  温淼淼打开支付宝看了眼余额,不足四位数。她艰难启齿,对老板说道:“我要一碗秃黄油面。”

  “一碗?”负责煮面的阿婆跟她确认。

  温淼淼点头:“是的。”

  她点完面之后在陆灏深的对面坐下,桌子是很有年代感的四边方桌,负责点餐的阿公给他们倒了两杯热水。温淼淼捧着水杯,烫的手心儿冒汗。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面端上来了,喷香的味道溢得满屋都是,温淼淼却提不起半点兴趣。对陆灏深而言,那是一碗美味,对温淼淼来说,那是一碗心痛的泪。

  她太心疼了,288元一碗,够她买多少蜂蜜小面包了呀。

  按照当前的物价,蜂蜜小面包一元四个,288元可以买1152个蜂蜜小面包,足足够她吃半年的了。

  陆灏深把炒出黄油的蟹黄与热腾腾的面条充分拌匀,芬芳馥郁的蟹黄没有夹杂一丝蟹肉,黄澄澄的颜色美艳的不可方物。

  陆灏深每吃一口,温淼淼都要在心底默念一句:“三十块。”

  可不是么,按照正常男人的饭量,一碗精致的苏式细面,不到十口就能吃完。

  温淼淼在对面悄悄数着,陆灏深吃完最后一根面条,正好是第十二口。

  这么算下来,等于一口吃掉24元钱。

  陆灏深吃罢,心满意足的对温淼淼说道:“笔和纸拿来。”

  温淼淼从包里掏出手账本和水笔放至桌子上推给他,陆灏深一改吝啬之气,大大方方的签了二十来张给她。温淼淼拿回手账本,一页一页翻开了数,总共二十二张。

  除去给沈音容的一张,还还剩二十一张。

  回市区的路上,温淼淼的内心纠结不已。她是直接明码标价的出售呢?还是挂到网上进行拍卖呢?要是直接出售,一张卖多少钱合适呢?如果进行拍卖,起步价应该是多少呢?……

  一连串的问题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温淼淼还没做好决定,就被突如其来的急刹车打断了思绪。她问道:“怎么了?”

  “堵车了。”

  “哎呀!”温淼淼拍了下脑门,“今天是周一。”而且这个时间段正好处于早高峰,那是一天中最堵的时候。

  陆灏深一如既往的淡定,他问道:“几点的高铁票?”

  “我还没订。”反正不耽误今晚回家睡觉就行。

  陆灏深又道:“这种事儿下次不要做了。”

  “啊?什么事?”原谅她大脑运转的速度不够快,一时间竟然不明白陆灏深说的是什么。

  “不要随便帮别人要签名。”陆灏深直接言明。

  “为什么?”温淼淼不解。

  “这次是例外,下次我可不一定会签。”

  温淼淼嘻嘻一笑:“绝对不会有下次,毕竟我可没钱请你吃那么多的秃黄油面。”

  “还有一点——”

  “什么?”

  “你熬夜之后太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