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第二十三章:你现在很像一种新型妖怪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 稚子弄冰 2011 2019-11-04 23:53:25

  “温淼淼。”陆灏深的语气突然变得格外沉静,“我给你半小时时间。”

  “啊?”温淼淼突然一懵。

  “挂掉电话之后我会给你发地址,你按照地址来找我。

  “不行不行不行,算命的说我出门会有血光之灾。”温淼淼还想继续蒙骗。

  可是陆灏深已经不吃她这一套了,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他深幽的语音:“哪个算命的说的?我去把他摊子砸了。”

  温淼淼不肯放弃,接着跟他瞎扯:“万一我出了事儿怎么办?”

  那边沉默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就在温淼淼以为陆灏深要放弃跟她见面,暗自窃喜的时候,陆灏深开口了:“我会负责帮你养花花,给它养老送终。”

  啊倒!

  如果面前有口井,温淼淼一定会选择一头栽进去,如果井里没水,而井底铺满厚厚的棉花的话……

  “不去行不行?”温淼淼弱弱地问道。

  “可以。”陆灏深答的果断,旋即挂断了电话。

  陆灏深的表现越是平静,越是无波无澜,温淼淼就越是感到不安。

  换做以前,她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老娘不去”,可自从她把陆灏深的衣服弄坏之后,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反正,在新衣服没有买回来赔给他之前,她都要在陆灏深面前夹着尾巴做人了。

  尽管温淼淼不想去,可面对陆灏深发来的短信,她却始终无法鼓起勇气删掉。

  要是她脸皮厚一点就行了。

  犹豫了十多分钟后,温淼淼还是背上包出去了。

  陆灏深发来的地址距离她家不远,温淼淼坐公交车五六站就到了。

  温淼淼找到他时,陆灏深已经给她点好了咖啡,现磨的香草拿铁很快端了上来,陆灏深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喜欢喝的。”

  温淼淼端起咖啡杯小小的抿了一口,滚烫的液体微微发甜,是她记忆中熟悉的味道。

  其实温淼淼并不喜欢喝咖啡,咖啡厅这种地方更是八百年也不会来一次,陆灏深之所以会有记着她喜欢喝,是因为高三的时候,温淼淼上课总是犯困,常常靠喝咖啡提神。而她又嫌咖啡太苦,往往会加很多糖,经过多番尝试,最终把口味定格在了醇厚鲜甜的香草拿铁。

  温淼淼点点头,说:“谢谢。”

  陆灏深淡淡一笑:“衣服带来了吗?”

  温淼淼举着咖啡杯的右手顿时一抖,心里“咯噔”一凉,耳边萦绕着两个字:完了。

  她努力稳住心神,搁下咖啡,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我忘带了。”

  “是吗?”陆灏深的眼神犀利而深邃,好似要将她看透。

  温淼淼被他看的浑身发毛,胳膊上冒起一层薄薄的寒栗,她垂下眼睑,打算如实招来:“对不起。”

  “衣服弄丢了?”陆灏深问。

  温淼淼摇头:“我洗坏了。”她急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那衣服不能机洗,只能手洗。”

  “所以你不肯见我?”

  温淼淼点头:“我会赔你,但是你得等一段时间,等我攒够钱。”

  谁知陆灏深并未生气,依旧笑如春风:“我早就猜到了。”

  “嗯?”温淼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到陆灏深面前智商就自动降为负数。好像……她永远摸不透陆灏深的心思,而陆灏深总能将她看穿。

  “从我给你打电话让你还衣服,你百般推辞开始,我就猜到衣服已经不在了。”陆灏深喝了一口咖啡,说的轻描淡写。

  温淼淼不禁舌头打结:“你你你、我……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在电话里说?”天知道她来的路上心里有多忐忑,站在咖啡馆门前纠结了多久,要不是侍者主动邀请她进来,说不定她都要临阵脱逃了。

  “因为……”陆灏深狡黠一笑:“我想看看你紧张害怕的样子。”

  “陆灏深你不要脸!”温淼淼大声抗议。

  静谧安然的咖啡厅,唯一的声音来源只有轻音乐,温淼淼这么一叫,顿时把其他顾客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她不好意思的向其他人报以歉意的微笑,旋即瞪了一眼陆灏深:“你这样算什么正人君子?”

  “那你弄坏我衣服,还不主动承认,算正人君子吗?”

  “我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我又不是不赔。”温淼淼脖子一梗,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你打算什么时候赔?等攒够钱?你什么时候能攒够钱?”

  “我……”温淼淼想了想,说:“大概两三个月吧。”按照现在的工资进度,两三个月应该可以。

  “那你如何认定,我不会跟你索要利息?”

  “你讲么子哩?”温淼淼一激动,飙出了熟悉的南城话。

  “难道我这几个月不穿衣服了?”

  “你——”温淼淼听出来了,陆灏深这是明摆着要跟她抬杠,出现这种情况,温淼淼只能默默攥紧拳头,提前给自己打一针强心剂。“那么多衣服,你只穿这一件?电视剧里的妖怪还有两件衣裳轮着换呢。”

  “难道我长得像妖怪?”陆灏深发出疑问。

  “像,你现在很像一种新型妖怪。”

  “嗯?”

  “杠精!”温淼淼毫不留情的说道。“好好的人你不当,非要当杠精,怎么的,当妖怪比当人舒服?”

  忽然的,陆灏深不说话了。他平静的眸子里蹦不出一丝花火,温淼淼最讨厌这种感觉,一副世事都被他掌控,万种心思都被他看穿的样子。她见陆灏深不说话,不禁趁势追击:“我只会按照原价赔偿,你别想从我身上赚走一分钱。”她的钱还要交房租,给花花买口粮呢。

  说完,温淼淼起身就要走,万一等会儿陆灏深觉醒了,她不知道要跟他杠到什么时候呢。

  可是她刚站起身,手机就响了,是妈妈打来的。

  “淼淼,你是不是去找灏深了?”

  温淼淼语气一凝:“您怎么知道?”

  “之前灏深来咱们家找过你,你要是跟他在一起,今晚把他带回来吃顿饭。”

  “妈!”温淼淼突然打断妈妈的话,“咱们家是饭多的吃不完吗?要是吃不完就等我回家吃,或者喂给花花,再不济拿去给你的花施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