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他的倾城意

第78章 他第一次见到陆郗城的景象。

他的倾城意 傅五瑶 1016 2019-11-25 06:00:00

  他亦是轻笑,看着他时,一字一顿,丝丝森寒彻骨:“谁想要就给谁。”

  “你现在走,你要那些人怎么看你,陆郗城,你今天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陆执脸上的笑容微微淡了。

  他再度开口时,说出口的话多了几分沉郁:“我是不喜欢你,但是爸死之前还一定要把家主的位子留给你,你就给我坐稳了。”

  陆郗城无波无澜地看着他,敛眉,收敛了所有神色,多了几分温淡的语调:“陆成风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是沈肇。”

  陆执眼底有震动,他似是疑惑,亦或者是其他:“你们两个为了一个女孩子,是要无休无止地斗下去吗?”

  陆郗城直视着他,清冷矜贵的一张脸,面容是玉白温润,可声音寒凉:“是,我们两个之间,必须有一个人去死。”

  陆执终究叹气,道:“我替你解释,你走吧。”

  陆郗城在举步时低声道:“多谢。”

  陆执看着他的挺直的背影,眼底的情绪复杂。

  这样的一个男人,究竟是有心还是没心?

  陆执一直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陆郗城的景象。

  那是两年前的寒冬,s市下了一场大雪,雪色铺天盖地,占据了整个世界。那一年,陆执25岁。他的小棉花刚刚离开了他,去了外面的世界。

  陆执那一整年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他无论看什么,都是丑陋烦郁。

  那一天清晨,他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和他说:“大少爷,二少爷回来了。老爷让您现在,来医院一趟。”

  他在睡意朦胧中,一瞬间清醒。

  那时陆念琛的病情已经很重了,人躺在病床上几乎不能动弹,只能靠着高端的医疗仪器和最好的医护条件勉强续命。

  陆执推门而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见了一个倚窗而立的男人

  这样寒冬腊月的天气,男人仅穿着长款的黑色西装,周边也没有摘下来的围巾之类的保暖物品,他似乎是不畏寒一般。

  男人西装领口露出的脖颈肌肤很白,没有什么血色,玉一般。就好像这个人的背影,说得好听,是矜贵优雅,不沾染什么人间烟火,说得难听,便是骨子里暗藏着疏离冷漠。

  而窗外是上百年历史的古树,衬映着他的背影,益发冷清清寒。

  这古树这么多年一直在陆家的私人医院里无拘无束地生长,没有让人去管顾。陆执以前常常陪着他的小棉花,在树上做个秋千,便是一个下午的时光漫度……

  陆执收敛了思绪走进病房,摘下了自己的羊毛围巾放在门边的暗格里。他转身时,小心地带上了门。

  病床上的男人咳嗽了一声,道:“是陆执到了吗?”

  他闻言,快步走了过去,握住陆念琛的手:“爸,我到了。”

  陆念琛这时候已是强弩之末,缓缓睁开眼看他,哑声开口:“你过去,和郗城说说话......你们今天......是第一次见。”

  陆执握着陆念琛瘦而干枯的手,心口生出几分恸意,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的父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