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他的倾城意

第86章 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他的倾城意 傅五瑶 1030 2019-11-27 06:15:00

  许久,他开口,语调幽远深刻,娓娓道来的模样:“轻轻,我在这个小村子里,一直生活了十五年,十五岁那年,我的母亲过世,我便也离开了这里。南妈妈是我母亲的陪嫁,那个时候,旧时小姐出嫁,都会从娘家带一个人,出嫁当天,也是众人相送。”

  “可是我的母亲不大一样,她出嫁的时候,没有人送她。家族的族长对我的母亲都是唾弃,因为她那时已经怀孕了。那个时候,女子未婚先孕,是很严重的事。”陆郗城摸着她的脸,指尖的温度很凉。而郑轻轻听到这里,那一点点的醉意,彻底没了。

  这个故事太沉重了,在这样寂静的夜,很容易放大了悲伤。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只能做好沉默倾听的角色。

  “我母亲一直不肯告诉族中众人,与她珠胎暗结的人是谁。她不说,却执意要生下我,我的外祖父母不舍得将她依照家规处置,只能找一个信息闭塞的地方,将她‘嫁’过去。”陆郗城说得很平直清淡,语调不知是黯然,还是讽刺:“我的母亲怀着我,嫁到了这个无名的小村子,嫁给了一个老师。她本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却只能嫁到这里,日日劳作,和过去一刀两断。”

  “母亲嫁的那位老师,得知母亲怀有身孕以后,很快就另择了他人。是南妈妈和我的母亲,一起将我带大的。更确切地说,是南妈妈一个人。我的母亲常年酗酒,大多数时候都是不省人事,她实在是没有做好一个母亲该做的事。”陆郗城将她抱得更紧,语调沾染了丝丝寒凉笑意:“轻轻,你根本不知道,一个没有父亲的男孩子,一路长大,究竟要遭受多少白眼。我没办法原谅我的母亲,可是又没有办法不爱她......”

  他说到后面,语调已经沾染了颤音。郑轻轻握住他的手,神色担忧:“郗城,不要说了……”

  可是他却是陡然从容,笑意浅淡:“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带你去祭拜她。我想,我应该同她说一声的。”

  他弯腰,将面容埋在郑轻轻的颈窝处,呼吸是滚烫:“哪怕,我也不知道我是该爱她,还是恨她。”

  在此以前,郑轻轻从来不知道,他有一段这么伤痛的过往。一时听到,除了心痛,还有无措。

  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就好像她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么过往,不要显得这么触目惊心。

  她只能抱着他,柔柔地说:“郗城,我陪你去,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

  天阶夜凉,一片暗色流淌下,是温柔的微光蔓延开……

  而此时远在千里的s市,陆执的私人别墅,却是另外的景象。

  陆执坐在大厅中央,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艳丽的眉眼流露出了倦怠之色。

  他刚刚打发走了陆家的那群老人,陆郗城说离开便离开,走得是一点都不带犹豫,全然不顾他和郑轻轻订婚的事给陆家带来的震动,之后一点都不客气地将这个烂摊子留给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