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祖传驯夫100式

第七章:如梦初醒

祖传驯夫100式 月亮上的小猴 1041 2019-11-01 17:29:29

  “嘟嘟,嘟嘟...”手机传来好几条新闻消息推送的声音。

  “秦氏总裁手捧鲜花,凌晨接机神秘女”

  “秦氏总裁凌晨接机神秘女,并相拥下榻旗下云顿酒店”

  “秦氏总裁凌晨接机...”

  看着手机推送的新闻头条,心如针扎般,手颤抖的打开页面,秦莫拥着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

  可能是在机场蹲守的记者太多了吧,那女人把头藏在了秦莫怀里,并未拍清那女人的脸,而秦莫冷着一张脸。

  即便看不清那女人的脸,看这身形、个头也知道是秦莫心里的白月光云菲。

  想到昨天晚上,一贯冷漠的秦莫忽然变得如此反常,温柔、高兴、开心这些情绪原来不是对我的,只不过是云菲要回到他身边了而已。

  昨夜自己有多开心,今天就有多悲伤。

  “叮铃铃,叮铃铃...”看着倒背如流的来电显示,收起自己悲伤的情绪,深呼吸,不断暗示自己可是王家嚣张跋扈的小姐,什么都伤害不到我...

  “施林给我说,刚才你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情吗?”对方声调依旧很冰冷,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没事,就是想问你,今天还回来吗?”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稳些。

  “晚上回去,我在忙。”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挂了电话。

  这种孤独失落的感觉,犹如鱼刺在喉般,难受。

  心痛到极致,就感觉不到痛了,看着外面茫茫大海,不禁自问起自己来,既然他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还要缠着他?

  居然还纠缠了这么多年。

  如果真正爱一个人的话,应该就会放他自由。

  等他晚上回来,就放下两人的恩怨,跟他好好谈一下,不如离了算了,两人也好聚好散,他跟云菲再重新组建家庭,我去国外陪着斐儿,这样的结果,无疑是最好的。

  打定主意后,给远在国外的斐儿打了一个电话,刚打通之后,却想到斐儿那边应该是半夜了,正想挂断,对方传来一声萌萌的奶气声:“妈咪?”

  “是妈咪,斐儿,怪妈咪,忘记你那边现在应该是半夜了,快休息吧,等你那边天亮了,妈咪再打给你,好吗?”

  “不要,妈咪,我好想你,你也不来看看你的乖宝宝。”他在那边奶声奶气的指控我。

  听到斐儿的小奶音,心都快融化了“过几天,妈咪就去找你,好不好?”

  “好呀好呀妈咪,不过爸比会同意吗?”本来高兴的声腔变得有些哀怨起来。

  “爸比会同意的,以后你愿意一直跟妈咪生活在一起吗?可能会一两年或者更久的时间才能见到爸比,你愿意吗?儿子。”我试探性的问道。

  只要能离婚,相信秦莫没有什么不能答应的,想到这,不禁暗暗嘲讽自己在他心中什么都不是。

  “为什么妈咪和爸比不能在一起生活了呢?”对方传来幽怨的腔调,可以想象到斐儿紧皱眉头,撅着小嘴,一副不开心的表情。

  在外人面前,斐儿的脾气秉性跟秦莫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小年纪冷酷的不得了,遇到不喜欢的人,一句话能怼死人。

  只有在亲近人面前,才会表现出孩子童真的一面。

  “因为爸比他有自己喜欢的人,但爸比还是爱你的,我们分开了,还是一家人。”我耐心劝导道。

  “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还要分开呢?”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和选择,爸比也有自己的人生道路,还有自己喜欢的人,所以,爸比在追求他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们应该支持他,当然他对你的爱却不会少一分的。”就算我跟秦莫分开了,我也不会剥夺秦莫父亲的权利及他在儿子心中的形象。

  “好吧,妈咪,我听你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要我做什么都阔以哦!”又传来儿子爽朗的调皮声。

  “好哒,妈咪忙完这边的事情,就去找你,现在命令你马上休息!”

  “好的,妈咪,我会很乖的哦,你快来接我,晚安,木啊!”最后还不忘给我来一个香香的吻。

  目前也就只有斐儿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了。

  解决完斐儿的事情后,就着手起草离婚协议,从网上下了一个模板,简单修改了一下,秦家的家产我一份也不要,我孤身带着斐儿来的,再带着斐儿从秦莫的世界里离开。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今晚游轮大厅依旧有晚宴,本着再当最后一晚的秦太太,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又搭配上一条鹅黄色的短款晚礼服,又戴上结婚时的戒指...

  看着镜子的自己,觉得有些陌生,每天都在患得患失中度过,好久都没认真的打量过自己了,明明才28岁,眼神透出的神态却像38岁般,满眼沧桑。

  整理好易仪容后,踱步向大厅走去,正巧碰上昨天跟秦莫在一起的那个小明星正在台上献唱,没想到外表清纯的可人,私下却喜欢勾搭有妇之夫,一曲完毕,台下响起雷鸣般的响声,我不仅嗤之以鼻。

  找了一个偏远安静的位置,看着周围热闹非凡,互碰酒杯的人们,看到我出现,大多数人看我的眼神,更多的是嘲讽还带着一丝探究,也有少数人投来同情的目光,不用猜也知道,秦莫半夜接机神秘女的头条新闻,大家都知道了。

  无论看我的眼神是什么,自打想好跟秦莫离婚后,我的情绪无一丝波动,仿佛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从前是,过了今晚也是,自己始终都是个局外人。

  “嫂子,找你好久了,我哥去哪了?”昨天晚上喏喻我,秦莫的表妹秦筝搂着我肩问道。

  “他公司临时有事,去处理事情了。”我喝了一口酒,静静地回答她。

  “有多紧急的事情呀,在大海中还要回去。”她撅着个小嘴,不满的嘟囔道。

  对呀,是有多紧急的事情,还要坐游艇专门回去?

  因为那个人是他心心念念好几年的心上人,是他内心深处的白月光。

  我没再继续回她的话,估计这丫头光疯玩了,还没来得及看今天的新闻头条。

  在秦家,除了奶奶对我好之外,也就剩下秦筝对我还不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