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祖传驯夫100式

第十七章:被威胁

祖传驯夫100式 月亮上的小猴 1156 2019-11-13 23:54:02

  现在我想喊也喊不出来了,被人甩了一巴掌,现在能感觉到右边的脸应该是肿了,火辣辣的疼。

  “莫,别过来,别中了他们的圈套。”云菲也不顾形象的喊道。

  果然“啪啪”,受到了与我一般的待遇。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到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担忧,从秦莫眼神里一闪而过,这个关切的眼神是针对云菲的吧?

  或许他担忧云菲是对的吧,毕竟刚才我大呼小叫的让秦莫涉险来救我,人家的白月光却处处为他着想,这差距别人一眼就会看出来吧...

  “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我知道你们也是拿钱替人办事,我可以出比你们雇主更高的报酬来赎回她们两个。”秦莫手插在裤兜里,性子沉稳的好像在说着与他无关的事情一般。

  “我呸,我最厌恶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以为有俩个臭钱就可以主宰一切吗?”貌似挟持我的这个人,有点忌富如仇,明晃晃的刀在我脖子大动脉那里晃来晃去,我忍不住打颤...

  “那你们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我都一并奉上,同时也不会追究你们,先把她们两个放了。”秦莫姿势优雅的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的吸了起来。

  “我就想看你最在乎的人在你眼前死去,你是什么样的心情,让你余生都活在痛苦、自责中,哈哈哈...”挟持云菲的那个刀疤脸癫狂的吼道。

  “那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我才对,我来换她们两个。”秦莫掐灭烟之后,继续往前走,距离我越来越近了...

  “你别过来,退后退后,没我的命令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割断她们两个的大动脉。”挟持我的这个人气急败坏的吼道。

  “唔...”忽的脖子一疼,我忍不住叫出了声,然后感觉到一股热从脖子往下流。

  “妈的,这龟孙真下手,好疼。”我不敢再大声嚷嚷,在内心深处忍不住的咒骂起来。

  秦莫也注意到我脖子上的伤痕,便没再往前:“你们应该知道,在我还有耐心的时候,我刚才说的话算数,放了她们两个,我酬金奉上,你们走;不然我耐心一会就没了,到时不光是你们,连你们的家人都要跟着遭殃,不信的话,可以挑战一下我的耐心。”

  “呵呵,我们的家人?我们哪里还有什么家人,早就被你害的家破人亡了...”挟持我的人,再次激动起来,本来已经僵硬的脖子再次传来一阵刺痛...

  “我不明白你说的,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吗?”秦莫微皱眉头问道。

  “你们这些奸商们,光顾着自己掠夺钱财,欺压我们这些穷人,哪里管别人的死活。”挟持我的这个人,再次对着秦莫吼道。

  “我看你们也是没打算要钱,就先不提钱的事情。就算现在你把她们两个都杀了,想让我余生都活在痛苦自责中,你们也得让我知道自己到底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吧,不然我会以为她们两个今天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明知道他在用激将法,拖延时间,可从他嘴里说出来今天我要是死了,跟他没关系的话来,还是忍不住有些悲伤。

  “怪不得外界都盛传秦大总裁生性薄凉,今日一见,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挟持云菲的那个绑匪回怼道,不过他看起来还比较稳重一些。

  他又继续说道:“老二,咱们兄弟做事一直光明磊落,既然秦大总裁是真不知道,你就一条一条给他说清楚,也得让这两个小娘子今天死的明明白白的。”

  “好,我今天就给讲清楚,你秦莫到底是怎么害的我们家破人亡的。去年你秦氏集团下的皓天公司非要在东郊的小渔村开发一个旅游度假村,我们村上的人大都不同意,你们就派一帮染着黄毛的小混混去打砸我们的家园,你们跟土匪有什么区别?”挟持我的这个人悲愤的说道,我能感觉到他的胳膊在颤抖。

  秦莫眉头微皱,还没等他继续往下说,就接过话茬:“你说的没错,去年是有计划要在小渔村开发一个旅游度假村,不过我可没派过什么一帮子黄毛小混混去找你们麻烦,再说了,我以高于市场价的3倍收购你们的土地,你们应该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找一些不入流的渣子去?”

  “就算不是你找的,也是你手下的人找来的,跟你脱不了干系,你就是主谋。就因为我爹不同意搬家,他们十几个人,大白天的就拿了铁棍抄了我们的家,还把我爹给打成了重伤,他都六十多岁了,经得起你们这些渣子拿棍子抡么?现在在医院躺了一年多,都成了植物人,这跟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我能感觉到他颤抖的更厉害了,听得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秦莫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不过语气比刚才温和了不少:“对于小混混这事,我是毫不知情,不管小混混是不是我下面的人找来的,但的确是我的公司对你们家造成了伤害,我深感抱歉,你们家老爷子所有的医疗支出费用由我来承担,另外再给你们五百万赔偿款。你把她们两个给放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一了百了。”

  “一了百了?你太异想天开了吧,秦大总裁,那帮畜生白天殴打我爹,晚上又把我妹妹给轮奸了,她才大学刚毕业,刚20啊,如花一样的年纪就被一帮畜生给祸害了,等我跟我大哥回到家的时候,我妹妹割腕自杀都凉透了,呜呜...”说着就痛哭了起来。

  拿刀的手也不使唤,颤颤巍巍的在我脖子大动脉边缘来回摇晃,此时的我心里怕极了,同时心里对他们又有些许同情。

  此时秦莫的脸色很难看,沉默了一会,他低沉说道:“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到时候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但是她们两个是无辜的,你先放了她们,有什么仇怨冲着我来,我来顶替她们两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