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祖传驯夫100式

第二十一章:获救

祖传驯夫100式 月亮上的小猴 1017 2019-11-17 22:06:10

  “不需要。别让我知道你跟今晚的事情有关,不然...”

  “不然怎么样?再把我流放到鸟不拉屎的非洲?”还没等秦莫说完,就被截过话茬。

  秦莫脸色阴沉的再一次看着眼前跟他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的弟弟---秦皓。

  “嗯?大哥。怎么不说话?被我猜中了?”秦皓再次戏谑道。

  秦莫白了他一眼,没搭话,转身便跟医生吩咐赶紧抽血,去救我。

  医生也赶紧从刚才压抑的气氛中缓解过来,赶忙招呼献血的人...

  秦皓看着乱成一团献血的人们,啧啧道:“那么麻烦干嘛?我大老远的赶来,就是解救我那亲爱的大嫂的,你再这样继续浪费时间,别到时候落个丧妻的名声就不好了。”

  秦莫瞪了他一眼,指着秦皓,狠绝的对医生说道:“马上抽他的。”

  “这才对了嘛,大哥。”说着便坐在医生面前,挽起袖子,让医生尽情的抽。

  刚抽完秦皓的血,施林就抱着一个箱子回来了,可箱子里面的血都是用冰袋包裹着的。

  医生提议,还是用现抽的血比较好,跟人的体温正好。

  也不是不可以用箱子里冷藏的血袋,不过得先把它缓和一下,借助外界条件,使冷藏的血的温度调和成跟人体的温度差不多才可以,常用的办法一般是把血袋方怀里,用身体暖热乎。

  不然的话,输入体内的血就很凉,容易凝固,发生血栓等并发症。

  听完医生的解释后,秦莫捞起两袋血就要放在自己的怀里去暖。

  被抽了1200毫升的秦皓,脸色看起来些苍白,看到秦莫的做法后,英气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就算你有闲情逸致做这令人感动的事情,但王紫一的时间可不多了。”

  “医生检查一下他的血液有没有问题。”秦莫一边对医生吩咐道,一边也没把自己怀里冰凉的血袋拿出来...

  医生赶忙化验起秦皓的血液,不一会就检测出来无任何问题。

  此时秦莫怀里的血袋还是有些凉,他看着手术室亮着的“手术中”三个大字,最终还是把秦皓的血给拿了进去...

  秦皓此时也穿戴整齐,正如来时那般猝不及防,走的也是潇洒自如。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他,施林提出安排司机送他回去,却被他拒绝了...

  手术室外,楼道中弥漫着一股呛人烟味,秦莫慵懒的依靠在椅子上,手上的烟一根接一根的就没断过,听着施林给他汇报那两个绑匪的情况:“那两个绑匪现在已经看押在弥天那了,黑子他们正在审问他们背后的势力,不过他们两个死死咬住没人指使,现在还木有什么进展。另外我已经派人去查去年郊区小渔村改造的事情,看他们两个说的是否属实,估计天亮就能得到答复。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无论小渔村的事是真是假,他们两个背后肯定是有强大势力的,不然凭他们两个菜鸟,怎么能过得了安检,上游轮,这只是其一。其二,即使小渔村的事情是真的,他们哥俩要恨的人也应该非你莫属,看见你直接对着你开枪就行了,为什么还哟啊费劲心思的去绑架云菲跟夫人,还要你在她们中间做出一个选择,光是这一点就疑虑重重。目前虽然没有什么证据直接证明,但凭借直觉,认为他们背后的势力很有可能是跟生物公司旗下香水配方泄露是同一伙人。”

  吸了太久烟的秦莫,在听了施林的分析后,低沉沙哑的简单回复道:“嗯。”便没了下文。

  两人各怀心思的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思...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着,手术室的门还未打开,“莫,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换洗一身衣物再过来,我先在这盯着。”施林看着一夜未合眼的秦莫,眼睛里渗着严重的血丝,嘴巴处也冒着青涩的胡渣,不禁关心的询问道。

  “咳咳,咳咳,不用了,她还没有脱离危险,我不能离开。”他看了一眼亮着“手术中”的亮灯,回复道。

  其实他是在害怕,害怕推开手术室的人推着被布遮住面的王紫一出来,虽然很讨厌她,但今天受伤毕竟是为了他自己...

  施林看着一身血迹斑驳的他,也没在说什么,就起身离开下楼去买早饭了。

  “吱呀”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的秦莫脚步有些踉跄的赶忙迎上去,此时他的心情也紧张到了极点。

  还没等医生开口汇报情况,就冲进了手术室,想第一时间知道我的情况。

  看着曾经嚣张跋扈、盛气凌人的小人儿,此时趴在手术台上,露出来半张惨白的小脸,他的心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钝钝的疼。

  那位年纪稍大的医生,看见秦莫风风火火的冲进来,拖着疲惫的身躯赶紧走到秦莫跟前:“秦先生,夫人我们已经尽力抢救过来了,暂时没有生命生命危险,不过子弹射入的比较深,虽没伤及到内脏部分,但还是需要观察几天。”

  秦莫用带着血迹的手,轻轻的抚上我惨白的小脸,说道:“好,多谢!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们打的是强剂麻醉针,这个还得需要看夫人的体质,一般8小时后就会醒来。”

  “好,知道了,马上安排一间环境好的病房吧。”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那位医生慌忙走到门口,又想起一些事,回过头来给秦莫汇报道:“对了,秦先生,我发现夫人的手腕、还有脚腕上都有严重的勒痕,我们一家做过处理了,过4个小时后,我再安排医生更换药。”

  “嗯。”

  秦莫走到我面前,轻轻拉起我被绳子勒的红肿的小手,他眼神不自觉的阴沉了一些,便吩咐医生直接把我推去病房。

  手术室内的血腥味及入目眼睑的血布让他感到呼吸困难...

  医生把我推走后,他没有立即跟去,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着,看着空荡荡的楼道,心情有些烦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