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祖传驯夫100式

第二十二章:为我担忧

祖传驯夫100式 月亮上的小猴 1043 2019-11-18 23:26:39

  从昨天我扑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一直到现在他的一颗心才平静下来,想到这,猛吸了两口烟,对于他来说,十分不喜欢这种慌张感,这种感觉好像是被敌人抓住把柄、扼住喉咙一样难受。

  现在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对我的感情。

  他认为我被子弹射中后,出现对我超乎想象的在乎心思和行为,只是认为我用命救了他,他心里过意不去而已...

  同时他也不想年纪轻轻就丧妻,落个克妻的名头,其它莫名其妙的心思纯属是对我的愧疚而已。

  也只能仅此而已,别无其他想法。

  毕竟我在他心中工计于心、恶毒的坏女人形象长达十多年之久,也不会仅是因为我替他挨了一枪子,他对我的长达十多年的厌恶就能烟消云散了,就能一下子对我的形象做出改观,这是不可能的...

  “夫人,没事了吧。”施林看着手术室门大敞着,口气明显的带有一丝愉悦感。

  “嗯,暂时没危险了。”抽了一夜烟的秦莫,此时声音更嘶哑了。

  “我买了早饭,你先吃点吧。”说着,就把手里拎着一大兜吃的喝的递给秦莫。

  自从得知我没生命危险之后,虽然秦莫的情绪有些波动的烦躁感,但整体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接过施林手里的早饭,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吃完后,想到我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就吩咐施林在医院看好我,他先回去换身衣服再回来...

  我梦见小时候刚从孤儿院到王家时,家族中四五个小孩子把我堵在后花园里面,让我趴在地上学狗叫,我不趴,他们就围着我,对我拳打脚踢...

  我不甘示弱,打不过他们就逮住一个小孩使劲咬,不过好硌牙呀...

  硌牙我也咬住不放...

  “嘶,小东西,昏迷都不老实。”秦莫疼的倒吸了一口气,捏住我的下颌,想把手从我嘴里解脱出来。

  原来他听医生说,要想快速消肿手腕,得需要一直按摩,让堵住的血液流通。

  所以就一直牵着我的小手,用他那纤长的手指来回的摩挲...

  谁料我居然做起了咬人的梦,反抓过他的手就塞进了嘴里,他想挣脱,更是激起了我在梦中不服输的劲头,咬住不松口了...

  没办法,他只能加大力气捏住我的下颌,“咳咳,咳咳...好痛...”一下把我给捏醒了。

  意识还未完全清醒,大脑却先接到身体各部位疼痛的指令。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低沉带有一丝沙哑的熟悉声传来。

  缓慢的睁开眼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在我面前,此时我的大脑还是懵懵的,唯一的感觉就是浑身好痛:“秦莫,我好疼,感觉快要疼死了。”

  说完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乖,别哭,我马上叫医生过来,你告诉我哪里疼?”他紧张又不失温柔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感觉浑身都不得劲,都疼。”我有气无力的哼唧着。

  以前的我,纵使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也从未哭过,今天不知怎么了,在看到他的一刹那,莫名的感到很委屈。

  “我这就喊医生过来。”说着就跑着去找医生了。

  一会进来几个医生把我团团围住,拿着各种仪器给我进行全身检查。

  “秦先生,夫人暂时没什么危险了,注意及时更换药就行了,不过在伤口处还没有完全好的时候,千万不要沾到水,不然会进一步感染,到时候就麻烦了。”医生说道这时,秦莫的脸色更臭了,眼神阴戾,感觉温度瞬间降了好几度。

  “只要不沾水,休养一两个月,按时更换药,就会很快痊愈,只不过背后会留下疤痕,现在医美这么发达,这个也不是大问题。”一众医生看着秦莫渐变的脸色,求生欲超强的赶紧说道。

  听到这,秦莫的脸色缓和了不少,病房内安静的能听到医生吞咽口水的声音...

  没忍住我打了一个喷嚏,这一下震得肋骨都是疼的,忍不住哼唧出了声...

  秦莫看着我梨花带雨的半张惨白的小脸皱着眉头“那她现在浑身疼,怎么办,别管是吃的药还是打的,管用马上给使上。”

  医生挠了挠头,“这个,这个夫人感到浑身疼痛,是因为之前身体受到长时间的外力拉扯,导致身体多处肌肉拉伤,本来可以贴几贴膏药就能快速缓解疼痛,但现在背后有严重的枪伤在,不能贴任何膏药,这也是怕引起感染,肌肉拉伤轻轻多按摩一下,血液得到流通,肌肉不再紧张,过几天就好了。”

  秦莫当着一众医生的面,轻轻拉起我的小手,粗粝的指腹来回摩挲...

  看到医生们对秦莫的畏惧,我不免出声:“我能撑得住,你就这样帮我按按就好了,现在我翻个身,你帮我一下,我使不上力气。”不知为何,刚醒来那会就特别委屈,忍不住的哭了起来,现在情绪也算稳定了,同时也不想让秦莫为难医生,让外人觉得矫情...

  “现在还不能翻,你是后背中了枪伤,伤的又不是脑子,这么快就忘记了,老实趴着。”他插着裤兜,毫不留情的回怼道。

  医生听出来我是在帮他们解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便识趣的说道:“秦先生,那我们就不打扰夫人休养了,一会我再排个女医生来给夫人换药。”

  不得不说,这几个医生还是比较机灵的,估计是怕秦莫吃醋,还有心的让女医生帮我换药,孺子可教也。

  “嗯。”

  在得到秦莫同意后,几个医生如负释重明显的喘了一口大气,如鱼贯而出那般,快速走出病房。

  “怎么样,有没有好点。”他一边帮我来回摩挲的按摩着,一边关切的问道。

  情绪冷静下来的我,想到之前在生死危机时刻,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云菲,现在不仅身体痛,连心都是疼的,就懒得回答他。

  见我不吭声,他也没再追问,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没说话。

  可能是麻醉剂的药效还没有完全下去,不一会又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