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hello余生

007//不计离恨续前缘,再明心事已惘然

hello余生 我叫任仙森 4201 2019-10-19 21:15:39

  大年三十的夜晚,当人们都沉睡的时候,停了一会的雪越下越大,无人知晓发生的这一切。白雪漫漫,群星隐匿,皑皑白光印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此刻的壬俊很清醒,不是为新年守岁,而是愁绪绵绵无绝期。

  雪,飞舞着,飘飘扬扬地从天上落下,落到屋顶上,落到地上,很轻盈,如小猫的脚步一般。雪中,有几块晶莹的冰块,在闪闪发光。树、屋顶、大地都被雪穿上了衣服,白帽子,白棉袄,白围巾,好一个纯白天地。

  母亲睡之前和壬俊说了很多,两人心知肚明,母亲已经知道退婚的事了,不过谁都不想挑明。

  这天晚上满天飞的短信和微信消息祝福,公司群里各种领导发的微信红包……热热闹闹的世界好像都和壬俊无关,他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壬俊拿着手机看着公司群里大家你来我往的互相祝福,清北总经理李永彬发着一次十几块的红包雨,惹得大家兴奋不已,一边抢着红包,一边在群里奉承着李永彬,发着各种感谢的表情和话语,其乐融融。

  在翻看的过程中,突然闪现过余笙的头像,她也在抢红包,给李永彬发感谢的话。他立马给余笙发了一条微信:余老师,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开开心心,心想事成。

  壬俊满怀欣喜的等着回复,感觉一想到余笙心情就好了许多,浑身很轻松。他本以为余笙看到他的消息会很快回过来,只不过这只是他自己以为的,发出去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回音。

  他的心微微有一丝疼痛,心想着连余笙也不理他,就有种他被全世界都抛弃的感觉。他刚被点亮的心又再次黯淡下去,就把手机放到一边,想睡觉了。

  热闹都是别人的,留给自己的永远都是与世隔绝。

  壬俊在这半睡半醒的状态中,度过了这个特殊的夜晚。第二天早晨五点多的时候,就听见母亲已经开始收拾早饭了。

  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这时候稍微有些困,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梦到了很多人,都是跟他分别,他一脸茫然,惊出一身冷汗。

  吃早饭的时候,奶奶用筷子给壬俊往碗里夹菜,手特别的抖,她的手一直以来都有毛病,一拿东西就发抖。奶奶的头发花白,后背拱得像一座小山,她的手里外都是茧皮,手指伸不直,看着像用树枝做的小耙子。眼窝深陷,满脸皱纹,她张着没有牙齿的嘴给壬俊说:“俊儿,你什么时候去你媳妇家,给人家拜年,她家还远,今年又下了这么多雪,路不好走。”

  壬俊正在吃饭,突然听到奶奶问他这个事,一不小心就咬到了舌头,疼的他呲牙咧嘴的。他说:“婆,今年不去了,又没结婚,她还不在家,去外地玩去了,我去了也见不上人,没用啊,不去了,不去。”他唏嘘着,用筷子夹菜吃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婆,你就不操心我了,没事的。”

  “你这孩子,就是没结婚,也订婚了啊,你们也算是头年新婚,哪有头年不去给人拜年的,她不在,也得给人长辈拜年,这是礼数,你可别乱来,会误大事。”奶奶训斥道。奶奶今年高寿八十三,身体显瘦,单薄但精神很好,“家里现在没你爸,你的事你自己要多操心啊,千万别乱来,你可要让婆闭上眼晴前看到你结了婚啊。”

  母亲停下手中的筷子,望着壬俊看了会,发现壬俊没什么反应,跟着说:“俊儿,你再联系一下她,再问问,要是她还在家里,明天初二你就去给她们拜年去吧,要是她不在,就像你婆说的,你去给长辈拜个年也不为过,咱们合乎礼数,初二正好是回娘家拜年的日子。”

  壬俊看着家里仅剩下的两位家长意见统一,也不好违背,只好说:“好吧,吃完饭我问问,看能去不。”母亲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一丝笑容,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她觉得只要有转机,还是希望争取一下,儿子挺不容易的,她看得出来儿子很喜欢这个女孩。壬俊迅速吃完饭,就到楼下给大舅打了电话。

  壬俊直接问:“舅,你给我妈说了吗?我妈让我去她家拜年,你说我咋去嘛!”壬俊所站的地方冷风倒灌,特别的冷,他裹紧了衣服,“都成这样了,根本没法去啊。”

  “舅说过了,你妈都知道了,没啥事,我都给她说好了,她让你去拜年的意思就是想再试试看,能不能有机会让女娃回心转意,你们毕竟订婚了,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就这样说散就散,哪有那么简单。”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肯定是不行了,都已经退婚了,彩礼也给我退了,怎么可能再和好,都退婚了还去她家干啥,不合适啊。”壬俊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我都不知道怎么联系,给她打电话估计都不接。”

  “你联系一下试试,过年了,她家人都在,肯定会问她,她肯定也会给说的,你再问问,看能不能回心转意。有可能她家人劝劝她,女孩一下子想通了,你们还可以再谈谈。”

  ……

  壬俊挂了电话之后,就颤抖着手,打开微信想先给她发个:新年快乐!

  思前想后,考虑了很长时间才点了发送,他点开了她的朋友圈,才发现她过年去了重庆,看到了她发的洪崖洞的照片,配上了一句话:我在重庆的水下等风吹,小酒醉人,疾风骤雨,此生要明媚。

  他在家里处境艰难,满腹忧愁,而她竟然出去旅游,万事无忧。此时的壬俊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感慨命运不公。他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她和谁去的?这句话说给谁听的?不会这么快就找到新的男朋友了?不可能吧?

  他等了好久,还是没有回消息,就像在码头着急,风还在吹,等不到靠岸的船。

  壬俊直接给她打电话,打了两个没人接,他就接着打第三个,她接了,他在心里有一丝小激动。

  而她语气很冲的咆哮着:“喂,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还打电话干嘛?我早给你说过了,不要再打扰我了,成吗?”

  “不是,这大过年的,你别生气,你先听我说,我想了想,打算明天去你家,给长辈们拜年。”壬俊心里很没底,说话的时候很小心翼翼,虽然只是打电话,但他心里依然很忐忑。

  “什么?你疯了吗?你是不是有病啊,壬俊,我警告你,别欺人太甚,你最好离我远点,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只听见嘟嘟嘟的回音。

  壬俊很纳闷,这女人真善变,之前哭着说抱抱,现在居然出口伤人,这该是怎样的女人。

  一阵寒风袭来,凉入骨髓,雪停了,屋檐树枝上倒挂的冰碴子闪烁着刺眼的光,这阳光不暖人心,暖了路边的积雪和冰块,化成水混着污水流进了沟渠。

  壬俊谈不上有多难过,就是不快乐,没有期待,不温不凉,无悲无喜,一片荒芜,悲喜自渡。他靠在小区角落的墙上,抬头看着红通通的太阳,手里夹着烟,拼命地吸着,地上已经扔了好几个烟头,散落了一地烟灰。

  壬俊心里明白:别拿尊严,去追求一个不爱你的人,别拿时间,去苦等一份不属于你的爱情,是你的谁也夺不走,不是你的终究会离开。

  烟抽多了,嘴里特别苦,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反正都不好受。快到下午的时候,冷风吹得更紧,太阳躲进了云层,这天立马就变脸了。

  他找到她的微信,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这一次,我是真的不想再喜欢你了,请你把你的冷漠蛮横忽冷忽热都收回去吧,它们威胁不到我了。所以你准备好了吗,曾经那么喜欢你的我,真的要走了。

  发完之后,壬俊觉得自己脑子有病,可又一想,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自己就这么文艺着吧。

  消息回复的速度特别快,但是收到的消息让壬俊像是灌下了一肚子凉水,回复的内容是:好友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她的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后才能聊天。

  自己发的信息前面一个大红色的圆里有一个白色的感叹号,特别刺眼!

  被删了!!

  居然这么快被删了!!

  总在盼望,总在失望,现在的日子过的本来不怎么样,俗的无味还雅的轻狂,现在两手空空,不再心事重重,反倒更加轻松。

  他感觉他心里还有好多想要说的,想要表达的都没机会了,他又开始自责,都怪他自己嘴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为什么要说这件事,他明知道这个电话不能打,可这下原本所有的可能都变成了不可能,要是没有被删,他还能看到她的消息,能知道她最近过得好不好。

  壬俊现在点开她的朋友圈,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什么也看不见了,连原来他看到的她在洪崖洞的自拍照也看不到,他后悔当时没有保存下来,留个念想,只是当时他不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事情往往都是出乎意料的袭来,让人没有准备的时间。

  壬俊顺着墙根蹲下来,双手捧着手机,开始一条一条的发送不出去的消息,就当是给她说自己的心里话,即使她收不到,但他忍不住想说,憋在心里太难受。

  第一条:原谅我又跟你联系,打扰了你的生活,我想着过年了,会有新的开始,昨晚我等到新年的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以为你会给我发祝福,可我没收到,我知道你已经打算从新开始了,我多想给你发条祝福,可又怕你责怪我,在我心里有个你,重大的节日第一时间想到你。

  第二条:你已经把我删了,谢谢你教我如此决绝的忘记你,可我还是想跟你说心里话,即使你收不到,我还是要说,你肯定会骂我,像以前一样笑着戳我的额头说我道德绑架你,非得要我的想法强加到你的身上,可能说一次少一次,更何况现在说的都飘散在风里,回复的都是冰冷的好友验证请求,你不知道一个和自动回复聊天的人,心里是什么滋味,现在的我躲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喊着好冷,风声肆虐,冰凉入骨。

  第三条:你和我的爱情,仓促的像是一刀割腕,你放得下,我输不起,这些都是我自己该承受的,你没有责任和义务帮我,你不需要同情我,谢谢你来过,我的世界因你而闪亮过。

  第四条:如果你在期待一个你理想中的人到来,恰好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那你好好去找寻那个你想要的人,但我希望那个人是真的爱你,不顾一切的爱你,

  第五条:我试过很多种方法,我偷偷地关注过你很长时间,很可惜错过了这段缘分,谈不上后悔,祝自己余生有伴,幸福一生。

  第六条:我曾以为没有你我不会难过,但现在分不清世间黑白,心被掏空。

  第七条: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我,我以为会不离不弃,却没想到四散分离,怎么能相信爱情,怎么再去爱另一个人。

  第八条:我不知道以后怎么过,哎,算了,何必自作多情,我真是有病,病入膏肓了已经。

  第九条:再见吧,死去的爱情,再见吧,再也不见,突然觉得轻松了,我们的爱情让我好累,真的不适合,爱情本来是甜蜜的,何必要自讨苦吃,何必让自己这么狼狈。

  第十条:你就是个骗子,让我不再相信爱情,这世间还有真爱存在吗?为了你我改变了以前坚持好多原则,为了你我做了好多违心的事情,你居然这么对我,我为什么还要这么舍不得,我是个傻子。

  ……

  壬俊还想再发,编辑了好多,但又想了想,还是算了,全删了。他的眼睛充满了泪水,他克制自己不让眼泪流下来,他抬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模糊了视线,眼前的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你过得那么苦,为什么还不放手?

  他装起了手机,就回家了,壬俊的母亲看到他回来了,着急忙慌的从厨房跑出来问:“俊儿,说好了吧,妈给你想好了要拿的东西,明天准备啥时候走,到时候我们一块给她们家买东西去。。”

  壬俊没接话,径直往自己的卧室走,走到门口又回头说:“你别管了,都说了没用,非得让我打电话,不就结个婚,我给你保证今年肯定给你带个更好的媳妇回来。”

  壬俊的奶奶听到了动静,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走出来问:“咋了,俊儿,怎么说的这话,都订婚了,你可长点心,还给人家耍脾气,你还没把人家娶回家啊,我的孩啊,你这是让人操心啊。”

  全世界都安静了,壬俊的母亲愣着站在那里,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到哪里,浑身不自在,眼睛难受的要紧,壬俊突然觉得嗓子眼干涩难受,一种窒息的感觉瞬间传来,就好像掉进了水里,拼命挣扎着,求救着,得不到任何回应,只有升出水面的胳膊一点一点的被水淹没。

我叫任仙森

求推荐票,收藏,实在不行给点打赏,谢谢您嘞!好运常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