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hello余生

008//高升暂平心头事,心动初约开头难

hello余生 我叫任仙森 4132 2019-10-20 08:17:10

  这天晚上壬俊彻夜难眠,他拿着手机看了无数遍她的微信,看着无数条没有发出去的消息,看着她的朋友圈只有一条冷冷的灰色线。

  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睡着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头昏脑涨,他知道新的一天肯定很煎熬,所以就早早起来就出了门,待在家里母亲肯定要问,他打电话约了东子和木尧,开车回到了市里,三个人又到了经常去的唐木网咖,玩起了英雄联盟。

  木尧的盲僧,东子的机器人,壬俊的剑圣,三个人玩了一天没赢一局,心情极度不爽,晚上喝个小酒。

  喝酒的时候,三个人互相指责,打游戏没赢都是谁的错,抢人头,抢兵,打野太菜,补兵太慢,装备出错,没带符文,电脑不行……说到最后一句话总结:还是对方太厉害了!

  酒喝着喝着,壬俊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满脸忧愁,生无可恋的样子。

  “反正这事家里人肯定要知道,这一关迟早要过,是好是坏都这样了,想也没用。”木尧将剩下的菜加到锅里,转而给自己把酒填满,“既然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多想了,多关心家人,别让他们太操心。”

  “只要家人理解就好,别的就不要想了,兄弟给你说,对余笙好点,这才是正事。”东子抽着烟,扶了扶眼镜,“你这个时候一定要多操心家里人,另外余笙真的挺不错的,这是个机会。”

  “余笙?别提了,人家那是天上的仙儿,傲娇着呢,怎么可能是我这等凡夫俗子可以追得到的,不怕你们笑话,除夕夜,我专门给她发微信祝福,人家压根就没回我。还是别想得太多,没什么用。”壬俊略微显的尴尬了一些,“我想想我还是算了吧,别自讨没趣。”

  “我靠,你要是凡夫俗子,那我两就是人类的渣子,社会的败类了。兄弟别一条道走到黑,发了一条没人回,你就再发一条不就行了,这事情为什么要等,主动出击总比等死的好。”木尧端起酒杯和他们碰着,“主动,出击,明白不,两大高招。”

  “你要当人类的渣子,社会的败类,你去当,我可跟你不一样,你别带上我。”东子一脸嫌弃,“真是没话说就不要说了,非得骂自己。”

  一个人的寂寞,三个人的狂欢,不知不觉酒喝多了,三个人摇摇晃晃的漫步在大街上,大喊大叫,嚣张至极,这时候仿佛全世界都是自己的,自己不可一世。

  壬俊好了许多,用酒精麻醉自己这是很不错的办法,三个人散了之后就各自分开了。

  壬俊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母亲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回了个电话,母亲一直没睡,就等着他回来。他给母亲说单位临时有点事,比较着急,就回到了市里,让母亲早些睡,母亲还是问东问西,可不容易交代清楚了,母亲这才挂了电话。

  晚上和木尧、东子吃饭的时候,一直在说余笙,壬俊就睡不着,突然想到了余笙,心里面很奇怪的感觉。

  他打开手机找到了余笙的微信,按照他们说的,就又发了一条消息:余老师,忙啥呢,微信都不回,新年快乐啊!

  壬俊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此刻他又感觉天旋地转的,看东西都是重影,酒劲上来了,轻飘飘的。他把手机暂且扔到一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梦里梦见母亲推开门进来了,手里端了一杯水,略带责备的语气说道:“又喝酒,还喝这么多,身体是自己的,健康最重要,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壬俊在梦里喊着母亲,但母亲突然消失不见了,他被吓醒了。

  这时候壬俊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赶紧拿起手机一看,是余笙回的微信,心里一阵窃喜。顿时没有了睡意,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壬俊纳闷余笙怎么还没睡觉。

  余笙发来消息说:“实在不好意思啊,我和我爸妈他们回老家山东了,大年三十还在火车上,这边信号不太好,谢谢你的祝福,也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壬俊这才明白了余笙没有及时回微信的原因,心里又高兴一阵,接着回道:“山东那边冷吗?要多注意身体,别感冒了。”

  “这边挺冷的,我都穿了羽绒服,还觉得冷呢,不过我们不怎么出去,怎么感觉你怪怪的,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关心的。”

  “没有啊,这不挺正常的啊,就问问你那边的情况。”

  “我才不信,实话实说吧,你有什么目的,是不是喜欢我?”余笙这性格就这样,直来直去的,从不喜欢拐弯抹角。

  但壬俊比较喜欢含蓄委婉一点,他竟然不会接余笙的话了,他想了想便回了句:“即使我喜欢你,就怕是你不敢接受。”

  壬俊自认为这是他说的最有水平的一句话,后来事实证明正是这句话让他成功的运用激将法拉近了和余笙进一步的了解,将不可能变为可能,为最后走到一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哈哈,有本事你追我啊,你敢追我就敢接受。”余笙干脆利落,回答的很顺口。

  “哈哈,那你等着。”

  “好啊,放马过来啊,嘻嘻”

  “那我真就追你了,你别后悔。”

  “真的?”

  “真的,还能有假。”

  “哈哈,那还是算了吧,你先去处理的你的那些事吧,我可不想惹人非议,我的要求高着呢,不会那么随便。”

  壬俊感觉脑袋好像被被击中了一枪,昏昏沉沉,不受自己控制。

  后来两人说了晚安就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壬俊打开微信,再次看了看和余笙聊天的内容,想从对话的内容里分析出余笙的真实想法。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结果,于是就发了句:大年初四,快乐快乐!

  没过一会,余笙就回了句:什么呀,新年都过完了,你还发呢。

  “那你没发现从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三,我都给你发微信祝福了吗?”

  “有吗?我怎么没发现呢,看来你居心叵测啊,那我提前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到时候别伤了你自己。”余笙实在是冷的厉害,比早晨的冰还凉。

  昨晚喝得多了,头疼的厉害,胃里难受,什么都不想吃,尤其是看到油腻的东西。他想着要是在家里,母亲早早就把饭做好了,香喷喷的臊子面,正和壬俊的胃口,一口气能吃三碗,可现在只能想想。

  壬俊倒下继续睡了会,感觉好些了,就回老家了,害怕母亲担心。

  刚回家,壬俊的母亲也没多问,就给他做臊子面。吃完饭,壬俊的奶奶拉着他的手,眼睛有些湿润,不知道是老年人到了年纪眼睛就会是那样,还是听到了壬俊的事替壬俊伤心。

  奶奶难过地说:“俊儿啊,我娃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这事你别想了,奶奶让你三个姑姑和你妈他们给你重新介绍,你一定要好好的啊。”奶奶说着说着就哭开了,无声的默默的哭着。

  母亲紧接着说:“我让你不要说,你怎么就给壬俊说了啊,你说你年纪这么大了,真是糊涂,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没事,妈,奶奶我没事,您就不要操心了,您放心,过完年我一定带个媳妇回家来看您,这就是我新年的主要任务。”壬俊安慰着奶奶和母亲,“结婚,不管和谁结都是一样的,你们就不操心了,我没事。”

  就这样退婚的事就这样解决了,奶奶和母亲都是活了半辈子的过来人,倒是看的开,没想的太多。

  人和人能走到一起实在不容易,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不珍惜谁,走南的闯北的,注定不是一条路上的人,若是奔着一条心,怎么着也不会走散。

  人生就是一本书,越读越薄,剩下的就是人心。

  清北公司初六统一开始上班,上班的第一天,大家都是满面红光,喜气洋洋,三五成群的讨论着过年的事。

  讨论的内容,大致分为这几类话题:第一类:相亲介绍对象;第二类:发压岁钱红包;第三类:同学聚会;第四类:走亲戚串门。

  大家说的高兴的时候,李永彬开门进来了,他叫壬俊过去一下。

  李永彬是清北市分公司的总经理,分公司的所有事务都由他来管理。

  壬俊跟在后面进了办公室,关了门。

  李永彬示意壬俊坐下来,给壬俊倒了一杯茶:“壬俊,有个事你考虑一下,鉴于公司的考虑,上一任的负责人辞职了好长时间,公司现在管理混乱,想让你做管理,你看你有什么意见。”李永彬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桌子上滴下来的水,“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我们都分析过,觉得你真的挺合适的。”

  壬俊的脑袋嗡一下,这也太突然了,他在脑海里想了很多,着实不知道什么原因,李永彬会让他做这个负责人。他自己平日工作认真细心负责,和同事相处融洽,人缘很好,但和她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真不知道什么原因会选他。

  可能也就是没了合适的,先找个人顶着,能帮着公司分忧解难,肯定不是因为能力,当领导的心里都有自己的打算,先用着不合适了再换,他需要的是唯他马首是瞻的人。

  “多谢领导的认可和帮助,这个我怕做不了,没有什么经验,恐怕不能胜任。”壬俊心里没底,也搞不清楚他的想法,李永彬所带的其他几个管理人配合时间长了,他肯定进入不了他们的圈子,这圈子有特殊的规定。

  “这个你不用担心,不管做什么,刚刚开始经验都是零,只要认真负责,愿意去学,肯定能做好,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不要这么快的做决定,我和其他几个管理人员都很看好你哦。”李永彬呷了一口茶,微笑着,“在这个公司要想着有好的发展,就要往管理层发展,现在这就是一个机会,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一定要抓住。就像炒股一样,你没抓住机会,那就得不到更加丰厚的报酬。”

  “好的,领导,那我先去考虑一下。考虑好了给您发消息。”壬俊卑躬屈膝的姿态,让自己特别难受,“领导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最迟今天晚上给我回复哦。”李永彬招牌式的笑容,送壬俊出了门。

  壬俊从门里出来以后,心中还是想不明白,一不小心就和接了热水准备回办公室的余笙撞了个满怀。

  “你……你想啥呢,心不在焉的,这可是热水。你要烫死老娘啊。”余笙的嗓门可大,一瞬间各个办公室的同事都出来围观了。

  这时候壬俊和余笙都不好意思了,同事们都哈哈笑着,转而各干各事去了。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怎么着你了?”壬俊对她尖叫的声音有些奇怪,“怎么还倒手上了,没事吧,疼不疼啊。”

  “这可是热水,烫到我的手了,你走路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刚过完年想啥呢,你妈给你相亲了啊。”余笙火冒三丈,她那柔滑细嫩的手啊,可是她的第二张脸呢,“你看你把我的手给烫的,都快疼死了,你看……没一会都烫红了。”

  “那你怎么走路不小心呢,对啊,我妈给我相亲了,心里想她呢。”壬俊仰着一张脸,心里因为升职的事高兴着呢,“你说你端着热水,这多危险啊,万一把人烫伤了怎么办啊。”

  “是把我烫伤了,哥哥,你能不能理解一下,你还有理了。”余笙顿时可委屈,粉面桃花,俏丽至极。

  她说完一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不再理会壬俊。

  壬俊把这事撂在一边没当回事,转而叫木尧和东子两人到厕所抽烟,把李永彬叫他当负责人这事说了,让他两提提意见。

  他两都说是好事,这可是提升做管理层的好机会,一定要把握机会,可在壬俊心里想着,是好事也是坏事,屁股决定脑袋的事,谁都想的明白,做上管理是要出业绩的,不再像以前那样自由了。

  壬俊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打算,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既然有这个机会学做管理,为以后创造更好的机会,还可以借此忙起来,更快的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让一切重新开始,让往事随风。

  最终壬俊给李永彬回了消息:领导您好,我考虑好了,感谢领导给我这次机会,我可以先试试,如果不行,可以换其他人,不能影响公司的发展。

  “好的,你肯定可以的,没问题的,我相信你,努力加油干,我是不会看错人的。”

  这事这这么定了,壬俊做了负责人,职位高升了,其他同事也都想不明白,怎么突然就选了壬俊,哎,辛亏选了壬俊,喜忧参半!

  当天晚上壬俊就想约余笙吃饭庆祝,为中午的事给余笙赔罪。

  他发了条微信:余老师,今天中午的事,实在不好意思,为了向你赔罪,以表诚意,今天晚上请你吃饭,想吃什么一切都听你的。

  可是他一等再等,一直没有消息,索性他直接去了余笙的办公室。

  他看见余笙在办公室闲坐着,就问她:“我给你发的微信你看了吗。”

  “我看了,怎么了?”余笙回答的理直气壮。

  壬俊脑袋一懵,这是什么逻辑,看了微信不给人回复,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也太没有道理了吧。

  “那你怎么不给我回?”壬俊问。

  “我凭什么给你回?为啥要给你回?”

  “好吧。你厉害,那我问你,晚上想请你吃饭,因为中午的事给你赔罪。”

  “不用,晚上我没空,已经约了别人。谢谢。”

  壬俊好尴尬的笑了一下,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我叫任仙森

求推荐票,收藏,实在不行给点打赏,谢谢您嘞!好运常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