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hello余生

013//初来乍到醉一回,人生不易好好活

hello余生 我叫任仙森 4517 2019-10-22 18:00:00

  有一天壬俊一个人站在渭河边上想了很久,他有时候喜欢思考,想一个人静下来,看到满眼的大山和河水,他心里就踏实,总比城市的钢筋水泥要好的多。

  这座城市处在内陆中心腹地,关中平原西部,冬冷夏热,春暖秋凉,四季分明。南面是山,北面是塬,一条渭河将这座城市划为两半,炎帝在这里生活过,姜太公在这里钓过鱼,秦公在这里养过马,高祖在这里修过栈道,唐玄宗为它改过名,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值得人们骄傲的城市。

  当然壬俊站在这里不是为这座城市感慨,他想了很多,他感觉他就像横躺在眼前的渭河,应该让身体里不该留下的东西匆匆流走,他才能用他的眼睛重新看到新的事物。

  风轻轻吹着,日光很暖,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电话一看,是王良,于是就接了:“良子,干啥呢。”

  “壬俊,你在哪,人在哪?”王良嗓门特别大,手机开着免提,对着话筒使劲喊。他的手机话筒这几天出问题了,他这边就是喊破了嗓子,对方听到的声音也特别小。所以他经常是长话短说,赶在别人说话之前把该说的说完,节省沟通的时间,“我这会没事,你要是休假,说说话,晚上吃个饭,好久不见了,聚一下。”王良开着车,把手机放在大腿上开着免提,尽可能的将嘴往手机边上靠近,样子特别搞笑。

  壬俊听着他说的话,声音确实小,但听得清楚,就说:“我在渭河边上,你往滨河路走,我就在附近,很容易找到我。”

  “好,你别动,就这,你别动,我来找你,好了,挂了。”刚挂了电话,王良就喊着:“打个电话真费劲,这破手机该换了,得换了。”可他想想这个月自己的开销,又摇了摇头,在心里说:算了,还是再忍忍,等这段时间过了,一切都就好了。

  王良和壬俊一个大学毕业,上大学的时候两人经常在学校小东门的“积香厨”川菜馆喝酒,没有一次不喝多的。最后和老板混熟了,老板还会跟着凑一起喝上几回,老板喝多了,就会抱怨说:“我看你两挺单纯,每次来喝酒从不带女的,我在这开店时间长了,真是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是怎么交替变化的,世风日下啊,以前的男女大学生行为还正常,慢慢的一届不如一届,有伤风化啊,我们家就在旁边,盖了五六层的楼房,改成了廉价的宾馆,天天爆满。你们在大学不学习的吗?哪来的这么多闲时间。”

  老板红着脸愤慨着当下大学生的行为:“谁知道现在的女孩这么好骗的,我那时候真是费了劲了,求爷爷告奶奶的,娶回来的还是没文化的娘们,哎,真是后悔生早了。”

  老板刚说完,他媳妇油头满面的从里面提着一把刀冲出来了,明晃晃的刀刃发着瘆人的寒光,“把你个老不死的,又在这里放屁,又后悔娶我了是吧,你早干嘛去了,让你在胡说,我今天要了你的命,你早死早投胎去,我来成全你。”

  老板蹭一下酒醒了,就赶紧跑着躲媳妇,一下子就从门里飞了出去。他媳妇在后面追着说:“你跑啥啊,来啊,我成全你啊,跑什么,你个老不死的,你给我等着。”

  没一会老板娘回来了,他两傻愣愣的看着,那老板娘冲着他两说:“别喝了,别喝了,年纪轻轻的,喝什么喝,才活了十几年的人讲什么人生,好好把书读,别听那老不死的给你们讲,要不是他有点炒菜的手艺,我会跟他结婚?哼,现在日子过得好了就开始到处放屁,怎么不说他以前赌博输掉所有钱的事,我要是离了他,他还能有今天?”

  老板娘把刀放在柜台上,整理着柜台上的东西,接着摁着计算机,算好钱,给他两摆手示意,“来来来,把账结了,赶紧回吧,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快两点了,你们明天没课吗?在外面瞎晃悠。”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确切的说是王良扶着壬俊,喝了那么多酒,他从来没见过王良醉过。

  从店里出来,冷风吹来,人更加清醒了,壬俊的胃里翻江倒海的,他赶紧冲到路边,满嘴的污秽物倾泻而下。王良蹲在一边抽着烟,“没事吧,吐吐就好了,要是不吐更加难受。”

  毕业的时候,两人分别的匆忙,走的那天没吃过分别饭,没喝过分别酒,没抽过分别烟,更没说过再见,然后三年没聊过天,没打过电话,没有任何交流。

  当壬俊家里出事回来之后,他一直没有联系王良,直到把家里的事安排好之后,才给王良打了个电话,三年没有过任何交流,但三年后的这次通话,却特别熟悉,有些东西是时间带不走的,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有些人注定会出现,就从不会消失不见。

  王良开着他的二手帕萨特来汽车北站接他,壬俊一下车就帮着拿东西,壬俊坐在副驾驶,听王良讲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

  壬俊说要买房,王良就带着他从城东跑到城西,从老城区跑到高新区,看了一圈之后,壬俊问王良:“你的房子买哪里了?”

  王良很疑惑的看了看壬俊,就说:“幸福里小区,还没交房。”

  “那行吧,也不看了,你买哪我就买哪。”

  于是就到售楼部看好了房子,没过几天就交了首付款。

  壬俊还在想着他和王良之前发生的这些事,王良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做事情雷厉风行,从不拘小节,很有生意头脑,而且很有上进心,很乐观,没有人见过他为什么事犯过愁,他说他从来不会给别人忧愁埋怨,尽量说好的,不会向别人索取怜悯和忧愁,别人才会觉得舒服,这年头有几个人会真心听别人的心事,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十几分钟不到,就听到王良大声喊着:“壬俊,你找的着地方不错啊,你可以,你可以,有时间在这散散心,真不错。”

  壬俊笑了笑,问着:“你今天不忙了?”

  “忙啊,我做酒的,经常在外面跑,把自己的事跑完了,就闲下来了,也没啥事。”王良掏出烟给了壬俊一根,“人不敢闲下来,闲下来人就废了。”

  “挺好的,有事可做,比较自由。”壬俊看向远方的山,“以前我跟你一样在外面跑习惯了,现在突然静下来,确实挺难受的。”

  “我就喜欢在外面跑,所以就一直坚持再做酒,要打开市场也不好做,尽力做么,你要是不好好做,肯定做不好。”王良指着河对面的一大片空地,“你看那边,政府在投资盖商铺,要建一个很有地方特色的老街巷,其实每个城市都有一条这样的老街巷,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城市的名片。”

  “我最近经常往那边跑,想看看有没有好的商铺,想买下来投资,那块地方以后肯定很值钱。”王良目光如炬,十分坚毅。

  两个人站在渭河边上,一人手里一根烟,都在看着远方,原本漂在外的两人都选择了回家。

  壬俊因为父亲去世回了家,王良因为喜欢这个土生土长的城市回了家。

  渭河水哗啦啦的流,暖风不凉,夕阳不燥,晚霞铺满了河面,这个城市的黄昏,你要认真看,真的不错。

  “走吧,壬俊,吃饭去吧,今天带你去一个新开的烧烤店,那家菜真不错,我们尝尝去。”王良说着转身往回走。

  壬俊边走边问:“哪呢,去哪吃。”

  “你跟我走就行了,我带你去。”两人来到一辆白色的尼桑车跟前,这辆车是王良结婚的时候,丈母娘家陪的嫁妆。

  两人到一家新开的《阿记烧烤》店坐下来,服务员特别热情,王良先要了一件啤酒,然后点了几个下酒菜,这个烧烤店很有特色,也可以说是这个城市烧烤类餐饮的标杆。

  价位高一些,但服务超一流,每天营业到凌晨两点,环境很热闹,凉菜和炒菜、炒饭是点菜式,烧烤类的是现场烤制,然后让服务员端着盘子在各个桌间穿梭吆喝,有需要的就从他的盘子里那就可以,最后结账时会有服务员数各式各样不同种类的签子,签字种类不同,价位不同。

  两个人吃着喝着,酒下的特别快,壬俊给王良说:“这些年多亏你陪在我身边,我一直记在心里,说出来吧,矫情,不说出来吧,憋得难受。”

  “来喝酒,说啥说,咱们就不说那些见外的话。”王良很干脆,酒杯刚碰,一干而尽,“过去的事就不说了,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同学那么多,这个城市就你和我。”

  “你看吧,我刚回来的时候,给你打电话,那晚在你们老板的火锅店醉得一塌糊涂,你把我送到你住的地方住下来。我那些年找的工作,你去接女朋友的时候,路过我这里,陪着我抽烟开导我。后来我辞职了,正好碰到你要结婚了,你临时下掉你提前已经说好的伴郎,让我来当,也是为了让我尽快忘掉辞职的事。”壬俊一五一十的说着,酒摇摇晃晃的喝着。

  “咱两你还说啥,赶紧别说了,喝吧,喝吧,好不容易出来喝回酒,壬俊,我给你说,我这段时间一直没喝酒。我们这工作跟酒打交道,天天陪酒,前几天把胃喝伤了,还挂了吊瓶,这才好了没几天。嗓子痒的不行,今天就好好喝喝。”王良拿着烤好的鸡腿,边吃边砸吧嘴。

  “该注意还是注意,别把身体搞坏了。对了,木弋最近怎么样,检查都好着呢?”木弋是王良的媳妇,很有才华,在银行工作,会画彩铅,会弹吉他,虽然不专业,但有颗文艺心。

  木弋是被王良执着所打动,被一个人宠爱的时间长了,就懒得换了,他爱她,这辈子无人替代。

  “都好着呢,没事没事,我媳妇到现在顶着个大肚子上班,我让她别去上班,她还是要去,哎,真让人操心。”王良叹了口气,“我媳妇那脾气一般人是受不了的,顺着她去吧,没必要争个你对我错。”

  “那赶紧吃,吃完去接木弋,别让她等着急了。”壬俊端起酒杯找他碰杯,“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去接她。”

  “没事,今天她休假在家,闲着呢。”

  “说到木弋,哎,真的感谢你们陪我度过那段时间,被退婚了,那天晚上一点多给你打电话,你媳妇怀孕了还让你过来陪我,后来你媳妇顶着大肚子和你陪着我喝了三天酒,就为了开导我,这些我都记着,哎。”壬俊说的心里酸酸的,他看着旁边嘈杂的场面,看着窗户外面的霓虹灯,突然觉得这个城市好陌生,他来了这么长时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得到。

  “行了,喝酒吧,你今晚是怀旧来了,想那么多干啥,啥事情都要往前看,老是揪着过去的那些事干啥,我和木弋都希望你振作起来,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说你要啥,要媳妇,我和木弋给你介绍,她们银行新招的女娃多着呢,你现在的工作也挺好的,人要把事想简单点,千万不要想复杂了,你有多大能力,你能解决的也就那么点,别给自己添负担。”王良继续开导着壬俊,他看着壬俊这身子比之前又瘦了,很无奈也不知道怎么帮他,只能陪着喝酒,让他多说说话,人要是不高兴了,就喝酒还要喝醉,把平时不敢说的,全说出来,心里不藏事了,就会好很多。

  王良跟酒打交道,见过喝醉的人太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有钱有权的,没钱被欺负的,结婚离婚的,混混上学的,各有各的忧愁,唯有酒以解忧。

  一件啤酒喝完了,又叫了半件啤酒,继续喝着,壬俊的眼神开始有点飘,心里开始有些难受,但是还能撑着,说得多了,心里畅快了好多。

  “良子,我给你说,最近在我们单位谈了一个,感觉还不错。”壬俊抽着烟,眼圈周围开始泛红了,“人挺好的,我也很喜欢。”

  “那好啊,开始谈了?”王良高兴地端起酒杯庆祝,“呀,那就庆祝哥们壬俊苦尽甘来,旗开得胜啊。”

  “没有,刚刚接触了一段时间,还没表白,感觉快的,又害怕被拒绝。”壬俊有些羞涩,微微笑着,“等我们正式交往的时候,请你喝酒。”

  “怕什么,有些女的就喜欢性子直爽的,不要扭扭捏捏跟个女人一样,那样的女的更讨厌。我给你说你也不要太着急,先慢慢接触,吸取上次的教训,女孩子要多忍让,不要和她争,也不要讲道理,越生气越讲道理,越出问题,你就认错,不管是谁对谁错,你就认为是你的错,这才显得你有担当,女人的安全感就是这么来的,别跟女人斤斤计较,不值得。”王良给壬俊传授着亲身实践的经验,确实让壬俊有了很大的收获。

  吃完喝完之后,壬俊要去结账,被王良拦下了,在外面吃饭王良基本没让壬俊怎么结过账,就觉得壬俊也不容易,刚买了房还要装修,工作也刚定下来,能替他省点就是点。

  他付过账,和壬俊走在灯火辉煌的路上,准备打车回家,他看着这熟悉的城市,心里想着:这些年,谁又容易过,都不容易,只不过没法说。

我叫任仙森

求推荐票,收藏,实在不行给点打赏,谢谢您嘞!好运常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