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hello余生

015//人来人往不见影,转身未见心伤人

hello余生 我叫任仙森 4481 2019-10-23 18:00:00

  壬俊找了好久,还是没有找到,就想着回到停车的地方,余笙会不会在那里等他。

  走过一个弯,模模糊糊看见一个人影靠在墙角,还在打电话。他确定这就是他找了半天的余笙。天冷了,她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壬俊向着她走过去,要从余笙的身边经过,他本来打算对余笙不闻不问,随她去吧,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错,可又一想,大男人何必跟一个弱女子斗气,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夜幕星河,微风轻拂,老街坊的零零碎碎,只有昏黄的路灯形单影只的立在路的两旁。

  壬俊走到余笙的身边,想继续往前走,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停下来了,余笙也恰好打完了电话,她抬起头,看着壬俊。

  那眼神在仅仅残存的微薄光线的映照下,温柔至极,干净如水。

  两人相望了一会,壬俊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心里面好似铁了心,可脚下迈不开步子。

  “你怎么在这呢?我找你半天了。”他抿了抿嘴唇,很生硬的说,“那个,你那个……给谁打电话呢,打这么长时间。”

  “你管得着吗你?”余笙抱紧了胳膊,只是问他,“天不早了,回吗?”

  云淡风轻,不痛不痒。

  壬俊点了点头,走在前面,来的时候停车场的车停得满满的,可现在只剩下他们的车还在原地。

  两人在车里一路无言,交通广播播报着实时路况信息,两个主持人说的热火朝天,反倒让车里的气氛不至于特别尴尬。

  余笙生气的是他说错了话,不知道给她认个错,反倒理直气壮,一件小小的事都要和她争个高下。

  壬俊生气的是他做了这么多事,也就是痴心一片,可余笙总是视而不见,刚才也不知道给谁打电话,非得躲着他,而且打了那么长时间,还得自己在两条街跑了好几圈找她。他自己也知道,余笙没有必要一五一十的给他交代清楚,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关系,他自己也管不着。

  车很快就从北坡上下来了,壬俊送余笙走到她家楼下。

  “那我回去了。”余笙下了车,本来想直接走,但又觉得不至于,于是回头说,“今天谢谢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再见。”

  壬俊跟着下了车,送她往回走,很无奈的说:“那好吧,你回吧。”自己站在原地踱步。

  等到余笙走远了,他又大声喊着:“余笙。”

  她回头看,壬俊赶紧说:“今天的事,真的对不起。”

  余笙没说话,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壬俊很失落的转身向回走,真是美好的开始,却没等到完美的结局。

  回到家壬俊翻开手机,看着他们在摩天轮一起拍的照片,心里稍稍有些安慰,这是他们第一次合影,那咧开的嘴,那开心的笑。

  接下来很多天,两个人说话的次数很少,有几周时间壬俊不再送余笙回家了,壬俊心里想着让她感受下,没有他在的时候,她的生活是否会改变,有他的时候,他又为她做了什么。时间久了就会让人有种感觉,认为一切都会是理所应当。

  有一天下雨,余笙没有雨伞,站在楼底下徘徊,壬俊送过去跟余笙说,送她回家。余笙一开始一百个不愿意,躲着壬俊,壬俊就说:“有意思吗?余笙,下雨了,只不过是送你回家,你想什么呢?”

  “我就是不想坐你的车,怎么了?”余笙穿着黑色的大衣,头发用发带束起,双颊若隐若现的红扉感,如桃花沾水一般娇嫩可爱。

  “行了,干嘛跟自己过不去,下雨天车不好打,我要去桥南找王良,刚好顺路,赶紧的上车吧。”壬俊换了种口气,“你跟我赌什么气,快点上车吧,别因为淋雨在感冒了。”

  余笙很不情愿的拉开车门,跟着坐上车,什么话也不说。

  细雨蒙蒙,虽然已经阳春三月,可吹来的风还是让人招架不住。

  壬俊手握方向盘,看着前方,余笙在副驾驶位置,车里还是充斥着广播。以至于后来壬俊慢慢喜欢上了听广播,因为他觉得这是一种最好的缓解尴尬的方式。

  “你是不是又在车里抽烟了?”余笙突然问道,它其实是想找话题说说话,“我最讨厌你抽烟了,看着痞痞的,一点都不好。”

  “谁说的,我没有啊。”壬俊一口咬定,故意狡辩,“我哪抽烟了,肯定没有。”

  “还没有,我都闻到味了,车里空间本来就小,你还抽烟,我是一女的,对我什么都不好,你还让我坐你的车。”余笙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真搞不懂,烟有什么好抽的,更何况二手烟对人的危害更大。”

  壬俊有些生气,送她回家,居然还说他的不是。他没有说出来,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没说话。

  一时的尴尬,车里面的空气异常安静。幸好有广播在,壬俊有意将声音放大了些。

  “壬俊,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你心里想什么,你跟我说啊,你和她之前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吗?像你这样闷着,怪不得人家要离开你。”余笙心里有些不高兴,总是她找话题,他不说也就算了,也不好好跟他说话。

  壬俊此刻在心里忍不住了,车刚好路过金渭桥,桥下的水映照着城市的霓虹灯,十分璀璨,在他心里堵得慌。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他原本以为余笙会是那修复伤口的创可贴,但没想到是那要人命的一把盐。

  “余笙,我在认认真真告诉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我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我现在只在乎你,我和她的事是好是坏都已经过去了,请你不要说了好吗?有意思吗?”

  壬俊声音有些大,说的很认真,吓了余笙一跳,这是第一次壬俊冲她发火,特别害怕。

  “还有余笙,我今天给跟你说清楚,你在我面前提了很多回她,每一次我都很生气,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可你知道这种玩笑能开吗?你为什么要去说别人的痛处,你觉得很好玩,是吗?”壬俊带情绪的前面的车摁喇叭,“好玩吗?”

  “我怎么了,我,我说她怎么了,你要是对她不在意,也不就是个玩笑话啊,那就说明你心里有鬼,你心里还有她,你压根就放不下她。”余笙犀利的眼神飘过来,“我就知道你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人,渣男。”

  壬俊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不再言语。

  “怎么着,被我说中了吧,所以你还是搞清楚你心里到底要什么,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只允许你玩,就不允许别人玩了是吧。”余笙振振有词的说,“亏我还差点信了你,我真后悔。”

  “余笙,你话说的不要太过分,我是怎么想的,关你什么事,你有病吧你。”壬俊彻底被惹怒了,他不知道是哪句话刺痛了他柔软的心。

  余笙的脑袋跟炸了一样,按照往常,车里的广播应该正常播报才是,可现在突然停台了,最怕突然的安静,让人手足无措。

  “你凶什么凶啊,我招你惹你乐,你停车,你给我停车,我要下车。”余笙很冷静的说道,“你给我找地方停车,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坐你的车了。”

  车是飞驰在市区的大道上,两边都是来来回回的车流,怎么可能随便停车,主干道上交通管制很严,根本不能停车。

  “说什么呢,这里怎么能停车,很不安全,你知道吗?”壬俊喊道,“你没开过车吗?这能停车吗?”

  “不用你管,我不想坐你的车了,我要下车,我要下车。”余笙很委屈的样子,一瞬间哭的稀里哗啦的。

  壬俊心里有气,看着余笙这样子也就不多争执了,就是不能停车,这里多危险啊。

  “我就不停车,我要把你安全送回家。”壬俊随口说了一句,也不管余笙怎么吵闹,任凭她搬动拉手,始终打不开车门。最后余笙放弃了,侧过脸看着车玻璃上的雨水,悲伤逆流成河。

  车到了小区楼底下,找了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余笙喊着要下车,无奈之下只好让她下去了。她甩上车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她的背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更显得悲凉。

  这个时候的壬俊心里感觉就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周围的人都是成双成对,互相搂抱的小情侣,恩恩爱爱,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车里,仿佛跟这个世界没有关系。

  他一咬牙调转了车头,一脚油门就飞回去了,雨越下越大,雨刷器的速度越来越快,离余笙家越远,他心里越空,如今的他,脑袋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何去何从。

  壬俊把车停到路边,狠劲的抽烟,这时候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余笙的电话,更没有想接的意思,他心里很乱,他不知道他自己到底要干什么。

  余笙接着又打过来了,壬俊有一瞬间想放弃他坚持了这么久的爱情,他觉得他无能为力了。

  壬俊接通电话没说话。

  “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我下车了,你也不知道来追我,你没看见我生气吗?你没看见我没朝着我家的方向走吗?我本来还想着你要是冲过来追我,我还可以原谅你了。可是你也太过分了,开着车跑了,我回头看你的时候,人都没有了,你就这么哄女孩子的吗?”余笙劈头盖脸的指责他。

  壬俊沉默着,一直没说话。

  余笙在电话那头哭的撕心裂肺,伤心至极。

  “我还期待在人群中转过身,能看到追过来的你,可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样过,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壬俊还是沉默着,他无言以对。

  “我是看清楚了,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肯回来找我,肯定就没有想过我,你一旦离开我,根本就没有着急的样子,是我自己想多了,再见。”

  壬俊继续沉默着,可突然听到再见的时候,心慌了。

  当听到电话里头“嘟嘟嘟”的回声,壬俊这才挂了电话,给余笙打回去,却再也打不通余笙的电话了,她已经关机了。

  壬俊翻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心里失落,他恐慌孤独,他不想一个人,他疯狂的翻着手机上的通讯录。

  突然看到她的电话号码,心头一热,受了伤的他如同无家可归的流浪狗,看到主人的那一刻,温暖如春。

  一切都一如往常,他拨通了她的电话,他原本以为根本就打不通,当他想到过年时候的情景,心都在打颤。

  可电话居然通了,电话那头的她温柔软软的回道:“喂,怎么了?壬俊。”

  此刻的壬俊心都快要碎了,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这个人让他爱之深恨之切,在她面前他无法掩饰自己,无法欺骗自己。她怎么又改变了态度,他想着电话要是打不通多好,可她又为什么接了电话呢。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虽然分别的痛淡化了,但对于她的思念愈来愈深,尤其是越来越想离开她去接受另一个人的时候。

  “那个……好久不见了,外面下雨了,天凉晚上睡觉盖好被子,别着凉。”壬俊隔着手机都能听到她的呼吸,自己浑身在发抖,颤颤巍巍的说出了这句话。

  “你还跟以前一样就知道操心我,你更需要注意身体,别太劳累,为了工作不要那么拼命。”她说话的时候语速很慢,壬俊一直盯着挡风玻璃上的小雨滴慢慢汇聚在一起,然后滑下去。他熄了火,关掉了雨刷器,雨越下越大,狠劲拍打着车玻璃。

  车里很安静,听不到任何嘈杂,连呼吸的声音此刻都显得尤为的好听。

  此刻,那种久别重逢的激情汹涌澎湃,那种好久不见的思念气势磅礴。隔了一会,壬俊胆战心惊的说了句:“你还好吗?”

  对于所有再度相逢的人来说,一句你还好吗?是最能让人泪奔的时候,是最能让人心生感慨的时候。

  “我……好着呢,也没什么事,就是一个人忙来忙去,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哦,好就行。”

  “那你呢?你还好吗?”

  “我好着呢,工作忙,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工作狂,做什么事都追求完美,自己总是跟自己过不去。”

  “我知道,你那么优秀,那么努力,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

  “那你为什么离我而去?”

  一瞬间空气就凝固了,聒噪的世界又再一次回归了平静。

  “我……我……”

  壬俊听到她哽咽的声音,顿时难受,便说道:“我想见你,好吗?”

  “哦,嗯……那……那你来吧,我等你。”

  壬俊的心里乱糟糟的,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以至于他的脸瞬间都涨得通红。

  天空中突然一声惊雷,轰隆隆的响起,雨密密斜织着如同一张大网,从空中撒下来。

  街上的路灯发射出昏暗的红色的光,像那些醉鬼醉汉的一对红眼,一闪一闪的在望着他。

我叫任仙森

求推荐票,收藏,实在不行给点打赏,谢谢您嘞!好运常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