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hello余生

017//初次谈心都释然,为爱前行等时间

hello余生 我叫任仙森 4185 2019-10-24 18:00:00

  “我给你说,你的这个点把握的很准,你一定要想好。”文吉平略带玩笑的发音,实则再告诉壬俊余笙去了泰国,她已经做出了决定,“人家走了,你才着急了,早干嘛去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把你看着难受的,大男人拿的起放的下,过去的就算了,以后兄弟给你留意着,介绍个更好的。”文吉平的脸上露着酸涩的微笑,壬俊总觉得怪怪的。“咱这么优秀的人,还怕找不到媳妇,开玩笑呢。”

  壬俊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心里知道几天前余笙也坐在这里问过文吉平同样的问题,至于结果很显然,这段故事也只能画上了句号。

  他之前一直觉得他们相处的时间很长,像过了很多年,可现在想一想,还没有提及开始,从来没拥有过,就已经结束了。

  黑色的三月赶紧结束吧,壬俊和余笙结束了没有开始过的恋爱,写过《时光简史》的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去世了,去找他的宇宙去了,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的台湾作家李敖也去世了,不该走的都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四月的槐花缀满了枝头,那一朵朵白像是浸透了乳液,香甜多汁。四月的天说变就变,久等的太阳说来就来,阴郁的天终将过去。

  这几天壬俊跟没魂一样,面色呆滞,茶饭不思,东子和木尧说多了,他还发脾气。他有时偷偷地坐在余笙的办公室,关上门感受着有她在的场景,这里有她的身影和气息。这一切都让壬俊感觉到无比的奢侈,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他眼前的所有一切都在悄悄溜走,总有一天他将不复再有。

  他无数次翻到余笙的朋友圈,看她有没有发新的状态,他很想知道有关她的一切,只不过每次点进去都没有任何改变。

  他很多次点开余笙的微信,编辑了很多话,最后又撤销删除,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可内心十分挣扎。

  一天壬俊给底下员工开完会,大家去忙了,他偷偷地走进余笙的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怀念着,一不小心把桌子上的一本书碰到了地面上,他去捡书的时候发现从书里掉出来的一张纸,上面写了很多字。

  他仔细一看全是写着:壬俊,你是个王八蛋。

  翻开背面写着:壬俊,我对你真的是失望了,如果不喜欢你,我会腾出所有的时间只等你吗?如果不是喜欢你,我能拒绝所有暧昧只等你吗?如果不是喜欢你,我能故意制造和你多次碰见的机会吗?如果不是喜欢你,我会每天都让你送我回家只是为了要见你吗?我是个女孩子,我有我的矜持和风度,哪能那么随便就应了你,你应该理解我的啊!

  ……

  此时的壬俊不知所措,他真的没想过,他真的不知道。他以为的女人都会莫名其妙,都会让他突如其来的受伤,他就像刺猬一样,浑身长满了刺,唯恐深受其害。

  在这之前他憧憬过未来,而现在胃里翻江倒海,难受至极。

  接下里的几天里,人间最美四月天都不及回忆里的一抹笑意。

  他原本只想赌气,而现在却赔上了未来,他以为很懂女人,而他输了现在,他以为事事都会如他所想,如他所愿,可结果并不是。事实证明,爱情如同火星撞地球,正因为性格相似才会相遇,没有互相迁就,没有凌驾而上,没有卑躬屈膝,这才是最纯粹的爱情。

  这天夜里月亮特别明亮,壬俊靠在飘窗边上,思绪万千,拿着手机又翻看了余笙的朋友圈,没有发现任何新的东西。心里就开始胡乱猜测,莫名的紧张担心起来,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毫不在意,可他现在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说月亮是圆的,它会对你发笑,你说月亮的光偏冷,它也不会在意你的情绪,你觉得世界和你有关,你会疯狂的热爱,你觉得你很孤单,世界就是你眼中的风景。

  心跳的速度加快,以至于壬俊的手指开始发抖,他准备要给余笙打电话,他太想知道她此时的情况,想听到她的声音,想和她说话,哪怕是指责谩骂,他都觉得奢侈。

  经过无数次思想斗争之后,电话拨出去了,电话里回想着嘟嘟嘟的回音。他紧张至极,原先想好的话一瞬间都凌乱了,又怕电话接通了不知道说什么,但又让他失望的是电话没有打通。

  电话再次拨打过去,还是没人接,壬俊彻底死心了,心里面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整个人瘫倒在墙角。

  正当他眼眶湿润之时,一个电话突然将他惊醒了。电话是一个很奇怪的号码,壬俊这时候懒得理这些骚扰电话,直接挂断了。可又过一会同样的号码又打了过来,壬俊这下接通了,那边人说:“刚才有事,电话费挺贵的,我不想给你浪费我的话费,你现在给我打电话过来。”还没等壬俊说话,电话就挂了。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此时的壬俊蹭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激动地手舞足蹈,赶紧打电话给余笙。

  “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快说吧,国际漫游,电话费挺贵的。”余笙的言语很淡,口气很冷。

  “哦……那个……也没什么事。”脑袋里一片空白,不会聊天的男人其实就是最痴情的男人,没有花言巧语,只有一颗真心。

  “那你有病吧,给我打电话,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你先别挂,你听我说。”壬俊抢先说道,“就上次跟你说了那个事情,其实我挺后悔的,这几天心里空空的,很不适应没有你的生活。”

  “别别别,你千万别这么说,我本来就不在你的生活里,你也别拉我进你的生活,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就是认识而已。人要学着自己长大,孤独在所难免。”

  “你倒是挺坦然的,我跟你想的不一样,我打电话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听你说话,这就够了。”

  电话突然就挂了,壬俊的耳边再次回响着“嘟嘟嘟”的声音。

  过了一会收到了余笙发过来的微信:壬俊,我们都是成人了,说话也要负责任,前不久你刚说的话,这么快就想反悔,我真不知道你是想怎么样。我不喜欢喜怒无常,经历过这一次之后,我也想了想,感谢你为我做的,我们试着相处过,但我从来没有答应跟你在一起过,所以你现在也别这样,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壬俊看了之后,想了想,给她回过去: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难得这么平静的跟你说话,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居然不是那种为了爱情死去活来的人,当初我还怕我会这样折磨自己,更何况我们还没到这个地步更谈不上可惜和后悔。”

  “那是因为爱的不够深,是因为时间问题,真正的爱情是刻在骨子里的,要想忘掉,除非刮骨疗伤。”

  余笙看了这句话,心里面默默说道:我来泰国又何尝不是刮骨疗伤,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余笙心里想:你觉得给我做了很多事,你觉得那就是爱我,那我还真想给你看看什么才是真真的不计付出。

  后来几天,壬俊每天都会给余笙发一些微信消息,看到手机上临时调整的泰国天气,看到天气变化了赶紧发消息提醒余笙带雨伞,多穿衣服,注意身体。原本在手机上添加的余笙来例假的日期提醒。时间一到,赶紧发消息提醒多喝热水,提醒加上红枣红糖;时不时的早起发早安,晚睡发晚安……

  从这个时候开始,壬俊才真正知道爱上一个人应该做什么,以前的他真的不够资格,就像余笙说的做的真不够,真不能打动余笙。

  真的需要时间,需要自己做一些事情出来,没有什么随随便便就可以成功的,更何况是为了一生的幸福。

  而在泰国的余笙看着壬俊最近做的事情,心中暗暗窃喜,这一趟出来的真值了,这头倔驴子还是得老娘给制,是龙给老娘盘着,是虎给老娘卧着,真所谓芸芸众生,一物降一物。

  到泰国也有了几天,也快要收拾回国了,来时心事重重,回时满心欢喜。让一同去的女孩直摇头,感慨道:“鸡毛爱情,何足挂齿。”

  余笙回想到这几天在泰国的日子,她们去看了泰国的人妖,到芭提雅看了腾飞的热气球,最让她喜欢的是看了人妖的表演,最让她享受的是在普吉岛的海边,最让她留恋的是在清迈古城,想想这几天一晃而过,本以为什么都没玩呢,原来都去了这么多地方。

  余笙这次出国是跟着公司的人一块出去的,公司每年会对业绩优秀的员工实施奖励。旅行方案是公司和旅游公司合作安排几条线路,有出国游和国内游两条线。公司补贴一部分,个人掏一部分,参加出游的都是各分公司、各部门业绩突出的人员,余笙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壬俊就稍逊一筹,由于去年的业绩太夸张,没超过同比,所以就没有资格参加这次的活动。

  余笙和公司的一位女孩一快去的,这女孩以前和壬俊的前女友一块共事过,都是学管,只不过后来他们的事发生以后,她早就离职了。

  在泰国玩的时候女孩就问她:“我们部门每天都会说你和壬俊的事,你真的和壬俊谈了啊。”特别谨慎小心的语气。

  “没有谈,怎么可能谈。”余笙回答得干脆利落,“我和他就是因为工作聊过天。”

  “不会吧,我们部门之前聊你们的八卦,有人说好多次都见到你们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不过你们谈也正常,只是壬俊这个人吧,真的不好说。”听着女孩的话里有话,余笙立马有了兴趣,想顺着继续问下去。

  “什么意思啊,他这个人怎么了,我不太了解他,总是听人说他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觉得这个人不是个什么好人。”余笙用手捋着头发,“反正他这个人挺捉摸不透的。”

  “这不可能吧,你跟他没谈,也聊过天啊,怎么不了解他呢?”女孩贼溜溜的眼睛转过来看着余笙,“他不是有好几次都在你办公室啊。”

  “我们是聊过天,我倒是觉得他是个不怕事,但也不惹事的人,工作上倒是挺能干的,没有人不说他干的好,其他的就不太了解,我和他聊得仅限于此,在没有别的,所以不了解其他的事情。”余笙扭头看着窗外,“也没兴趣想知道他的其他事情,又跟我没什么关系。”

  “那你知道的都是些表面的,我跟你爆一些猛料,都是我们部门的人一个个深挖出来的,我给你说,我们部门可是咱们公司的情报局,公司里不管什么人的杂碎琐事,我们都很清楚,没有什么不了解的。”女孩引以为傲的说着。

  “那你说说吧,壬俊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余笙听到猛料,立马转过身子,“快说说,什么猛料?”

  “你还不知道壬俊和她前女友的事吧,这可真是惊天动地的事情,没有人不知道的,但真正知道细节的倒只有我们部门的人。”女孩被摇晃的车颠的晃晃悠悠的,“他的事那可真是稀罕至极。”

  “快说吧,别卖关子了,就他那点破事,还能有什么稀奇的。”余笙拿着自带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快说你的猛料。”

  “他们两真是一路开车打双闪啊,闪婚又闪离的,都快闪瞎别人的眼了。从来没见过速度这么快的,还听说壬俊为了那女孩闹过自杀,退婚以后还尾随跟踪过那女孩,特别可怕。”女孩瞪大了眼睛,“惊讶吧,是不是不可以思议的?”

  “什么?不可能吧,壬俊看着也不像是那样的人,你们这是从哪得来的消息,怎么这些个事你们比谁都清楚呢。”余笙很疑惑,这些人在说别人隐私的时候,从来不觉得脸红,倒像是家常便饭一样顺嘴。

  “怎么不可能,那是壬俊他前女友亲口说的,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会知道。你说说,这两人,一个爱的死去活来,一个居然那这事给别人说笑,这也就由不得别人说长道短。”女孩两手一摊,像是很无辜的表情。

  “哎,爱情是迷药,也是解药。我也听说过他们的事,我觉得壬俊真的是因为爱,而那个女孩我就更不了解。爱情会让双方互相迷恋,也会让双方的痛苦化解,谁都没有错,错就错在爱了,也没法后悔。”余笙若有所思的说着。

  女孩被余笙的话惊到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不会真和他谈了吧,听你这么护着他。”

  “谈了又能怎样,不谈又能怎样,他是他,我是我,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我可给你说,你可千万要小心,壬俊他不是什么好人,还听说他找前台的故意借钱搭讪,跟手下的女同事聊天聊的很晚,还跟一个商场的女经理相过亲,还和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子出去玩过,这些你都不知道吗?”女孩也是出于好心,掏心窝的劝着余笙千万别犯错。

  余笙也是被这些事惊呆了,她倒不是觉得壬俊怎么样,而是感觉公司的学管部真的是太强大了,不能说是情报局,有可能他们有自己的卫星在外太空。

  泰国的蓝天和中国三亚的特别像,特别纯净。

  她们坐着曼谷的公交车看着窗户外面的风景,放眼望去有很多金发碧眼的欧洲人,不远处的大象楼甚是雄伟,据说全是室内停车场。中国的闹市街区都是盖楼卖房,但在泰国就不一样,有的大厦最底下的七八层基本上都会是停车场。

  车上有老人、有学生、也有背包客,熙熙攘攘的坐着,到了一站,有一个华侨上了车坐在她们的前面,突然转过头对她们说:“你们是从中国来的吗?”

  余笙笑着说:“是啊。”

  这个人看着有六十多岁,他还说:“泰国挺好的,在这里生活很自在,你们可以好好转转。”

  街道两边都是各种卖衣服、卖帽子、卖水果、卖椰子汁、卖烧烤的摊贩们,热闹古朴的街道吸引不少的人,这里的建筑外观都是五颜六色的,出租车是黄色的,公交车是粉色绿色蓝色的,让人有种80年代中国的感觉。

我叫任仙森

求推荐票,收藏,实在不行给点打赏,谢谢您嘞!好运常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