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hello余生

021//冷战终将鸟兽散,清茶闲聊见人心

hello余生 我叫任仙森 5136 2019-10-26 18:00:00

  过了几天,文吉平匆匆忙忙跑到办公室找到壬俊说:“你来你来,跟你说件事,快点,快点。”

  壬俊不知所措的跟着去了文吉平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看着文吉平很诡异的微笑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等着他说什么事。

  “余笙要被调到总部去,你知道不?”文吉平扶了扶眼镜,一眼盯着壬俊,就等着壬俊说话。

  “什么,要调到总部去?啥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壬俊一脸迷惑,心开始狂跳起来。

  “余笙没跟你说吗?我以为她会给你说的,她跟我说过你们最近吵架的事,已经确认她要被调到总部去,她要走了,你是怎么想的?”文吉平还是一直看着壬俊。

  壬俊动了动身子,脑子里在想着余笙,“余笙为什么要被调到总部去,怎么之前就没听说过?”

  “我给你这么说,余笙连续三个月业绩突出,尤其是上个月还是市分公司“英雄榜”第一,全公司“英雄榜”第三。总部决定调余笙回总部做营销经理,给各分公司培训营销策略。公司从来没有把一个咨询师破格提拔成经理的,余笙是第一个,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可是余笙要是被调到总部,你怎么办?你两的事怎么办?”文吉平将这个身子前倾,用胳膊支撑在桌子上,就等着壬俊回答。

  “她既然给你说过,你也知道我们最近没怎么来往,我也不清楚她是怎么想的。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她要是决定了,想去就去吧,我也管不着。我最近也挺累的,懒得管这些事,她想干嘛就干嘛去,脑子是她的,嘴是她的,手脚是她的,她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她自己的事。”壬俊嘴上说的满不在乎,其实在心里一万个着急,生怕余笙现在走了,他来不及和余笙解释。

  “壬俊,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觉得你两要是能在一起,真的挺好的,你们也相处了一段时间,要想重新找一个人真的挺难的。我给你的建议是,你找余笙好好聊聊,别真让她去总部了,你后悔也就来不及了。你两的事,我给你们帮了这么多,你给兄弟说心里话,你到底想不想和余笙结婚,你也别给我说虚的,都是自己人。你要是想,兄弟全力以赴帮你,你要是不想,那就让她去总部吧,谁也没办法,总之一句话,不要给你留下任何遗憾,别后悔就行。”

  文吉平说完就将整个身子靠在椅背上,一脸严肃的表情。

  壬俊低下头想了想,然后说:“实话给你说吧,我想和余笙结婚,可感情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能算的。和余笙相处了这段时间,我觉得我挺自卑的,她各方面都好,我凭什么跟她在一起,她生气了可以出国游玩,她认真的时候业绩前三。我发现我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的观念有很大的差异,我一个碌碌无为,平庸至极的人,想想还是算了吧,别自讨没趣了。”

  气氛突然就安静了,文吉平略微尴尬的笑了笑,他坐起身子说:“壬俊,话不能这么说,你也不能这么贬低你自己。她余笙能好到哪里,你双一流大学毕业,有能力有才华,人和人是平等的,真的。你既然想和她在一起,那就要看你怎么努力了,你什么都不做,还想让余笙跟你结婚,你觉得可能吗?”

  文吉平停了一下接着说:“你和任何人谈恋爱都是一样的,女人要看的就是一个男人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我给你说吧,听余笙经常给我抱怨你,我觉得你真的做得不够,她是个女的,你别让一个女的给你做什么,反正看你自己吧,我能帮你的就只能说这些了,还是希望你们能好,真的。”

  壬俊从办公室出来以后,昏昏沉沉的往办公室走,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要去找余笙问个清楚。

  他走到余笙办公室门口,看见里面没有人,就听到她隔壁的人说:“余笙在领导办公室,余笙要调到总部去了,你怎么才来找她啊。”

  壬俊哦了一声,就回去了,他翻开余笙的微信,想给她发消息,但又把微信关了,像这种事情还不如当面说,发消息根本说不清楚。

  壬俊出去抽烟的时候,又去看了两三回,余笙还没回来。眼看着要下班了,壬俊等的越来越着急,拿着手机不停地盯着看时间。

  当下班时间到的时候,所有人都走了,木尧和东子知道壬俊在等余笙,也就没叫他一起去吃饭。壬俊索性坐在余笙的办公室,什么也不干,就坐着等她回来。

  终于听到李永彬办公室的门响了,那一个清脆的声音真的是让壬俊等的好辛苦。

  余笙刚进办公室,径直往里走,压根没看见坐在门口侧面的壬俊,脸上挂的全是笑容,心里美滋滋的。

  她刚转过身坐下来,就“呀”一声尖叫,“壬俊,你干啥呀,你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进来也不给人说一声,真是的。”

  壬俊并未露出笑容,他实在笑不出来,看着余笙轻松愉悦的心情,他心中各种不是滋味。

  “说吧,你来找我干什么。”余笙说的很轻松,很简洁。

  “也没什么,我下班之前就坐在这里一直等你,想着等你开完会了,一块吃个饭,顺便恭祝你职位跳级高升。”壬俊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拱起祝贺,“恭喜恭喜啊。”

  “哎呀,不用,这有什么好庆祝的,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反正已经下班了,也没什么事,就不去吃饭了,又让你破费。”余笙微微笑着,看不出来任何其他的情绪,“现在下班了,也没什么人,就在这说吧。”

  “走吧,这也不是说事的地方,找个安静点的,想跟你好好聊聊。”壬俊一直看着余笙,看她的一颦一笑,看的心里很不舒服。

  “还聊什么啊,你不是忙着呢,你不是累得很嘛,就不去了,你回去赶紧好好休息,别耽误明天的工作。”壬俊听着这话才感觉原来的余笙终于回来了,这种指责式的语气让他听着居然很舒服。

  “走吧,好久没聊了,不管怎么样,吃顿饭吧,你说呢。”壬俊继续发出邀请,“好久都没一起吃饭聊天了,你不觉得少点什么吗?”

  余笙本来在收拾桌子上的东西,听到壬俊这么说,突然停了一下,然后说:“那也行,你先下去等我,我把东西收拾完,就下来找你,好吧。”

  “那好,我在车里等你。”壬俊起身出门,“你快点哦,我就在车里等你。”

  壬俊说完就先下楼坐在车里,心里还是烦闷,掏出烟想抽一根,但想到上次余笙说过的话,又把烟装回去,就靠在椅背上听广播。

  等了一会,余笙来了,坐在车上,壬俊问:“想吃点什么,我开车过去。”

  “你看吧,吃什么都行。”余笙说话和之前相比陌生了许多,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壬俊转过头看了余笙一眼,然后说:“那就去你家楼下那个茶楼吧,离你家也近,那里还安静些,不光能喝茶,还能点吃的东西,你看可以不?”

  余笙冷笑一声,也不看壬俊,一直瞅着前面,说:“也行啊,你倒是想的挺好的,离我家近些,说白了要是远了就是不想送我回家啊。”

  壬俊侧过头:“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那样想的吗,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不就是这样的人吗?装的还挺像。你别再看我了,好好开你的车。”余笙真的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壬俊一点都不认识了。

  “行吧,行吧,你要那么想,我也没办法,那你不去那里了,你说吧,想去哪里,想去吃什么,都可以。”壬俊略带委屈的说。

  “还能去哪里,就去我家楼下的茶楼吧,免得你又说我不理解你。”余笙也懒得和他继续争辩下去,觉得毫无意义,“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你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你……余笙,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今天可不是找你吵架的,我还开着车呢,你要是跟一个司机赌气吵架,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壬俊真是被余笙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到了茶楼门口,停好了车,两人就一前一后的上了茶楼,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初进茶楼,店内小桥流水,放生池中有锦鲤游弋,往里走曲径通幽,熏香扑鼻。坐在清静的小间,没有乌烟瘴气的烦扰,没有觥筹交错的应酬,真是闹中取静的绝佳去处。

  “你想喝什么茶?”壬俊深情地望着余笙,“你说我点。”

  “你点吧,随便什么都行。”余笙四下看着周围的环境,“你看着点吧,不用管我。”

  壬俊轻声的给旁边的服务员说:“来一壶养颜美容的玫瑰红茶,谢谢。”

  点完之后看了余笙一眼,她一直在看手机,壬俊看了看周围,然后说:“余笙,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余笙好像没听见,跟谁在用手机聊天,聊得很开心,完全忽略了壬俊的存在。

  壬俊声音大了点说:“余笙,我问你话呢?你没有什么跟我要说的吗?”

  余笙突然就止住了笑容,“啊……哦……你等一下,我跟我朋友说完。”然后就把手机屏熄灭,放到了桌子上,“好了,你说吧,怎么了?”

  壬俊一边倒茶,一边说:“生活就像还没有沏泡的茶叶,干瘪单薄,只有倒入像沸水般滚烫的热情,才能让它饱满丰盈,清香四溢。”

  “你说啥呢,茶再好,也有变淡的时候,茶再差,也有芳香的一刻。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绕弯子。”余笙看着茶叶在透明的茶壶里翻滚,“茶再好,喝上两三次也就没味了。”

  “我说,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壬俊摸了摸手边的茶杯,“我觉得你应该给我说点什么。”

  “是你叫我出来聊天的,又不是我叫你,我怎么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余笙一脸无辜的看着壬俊。

  壬俊真佩服自己的一副好脾气,接着说:“那好,我问你,你是不是要被调到总部去了。”

  余笙稍微停顿了一会,然后吱吱唔唔的说:“还没确定呢,谁知道呢,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是怎么想的,确定了吗?”

  “肯定是文吉平给你说的,我给你说,你千万不要信他的话,她巴不得我不去呢,你别看他说得好听的,背地里不知道怎么说你。就我这个事吧,总部定下来要把我调回总部,他给总部写了匿名信,说我的各种不好,说我的业绩都是分公司资源分配不均的结果。今天中午开会李永彬刚给我说的,都快把我气死了,别再给我提他,亏我那么相信他,信任他。他一个大男人能做出这样的事出来,你嫉妒就嫉妒吧,犯不着给总部告状啊。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好,有些事我就不给你说了,反正我给你说,以后我是不会再跟说所有的事了,这种人真的要敬而远之,真的太可怕了。”余笙特别愤恨的说着,咬牙切齿的骂着。

  壬俊一直看着余笙的一举一动,她说话时所有的神态都尽收眼底,他淡淡的说道:“看来你对这件事挺上心的。”

  余笙脱口而出的说:“那肯定啊……”后来又一想好像说的有点不合适,接着说:“换做任何人都会上心的,更何康是我,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整个公司从来没有人有过这样的待遇,你说我能不上心嘛。”

  余笙用细如柔夷的手指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在嘴里回味了一会,就让茶水缓缓渗入喉咙,然后很享受的说:“这茶味道挺好的,甜甜的,一种清香的味道。”

  “要是我,我肯定不会去。”壬俊也跟着呷了一小口,唇齿留香,回味悠长。

  “你为什么不去啊,你傻啊,你平时为了工作那么拼命地,也不就是为了之为往上走,挣的钱更多一些吗?”余笙特被鄙视的看了壬俊一眼。

  “这和这不是一回事,我干这份工作,那就要全心全意把它干好,我凭的是一份良心做事。教育行业本身就是这样,如果不拼命、不用心,那影响的将是孩子的一生,谁都负担不起。”壬俊很认真的说。

  “那你为什么不去,真搞笑。”余笙更是露出了鄙夷的笑容。

  “那是因为有你,我可以放弃任何机会,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哼。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好,我又不是你。”

我叫任仙森

求推荐票,收藏,实在不行给点打赏,谢谢您嘞!好运常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