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hello余生

023//两相终守要有心,真爱真情度余生

hello余生 我叫任仙森 3123 2019-10-28 09:00:00

  余笙去了总部以后,每天都是忙不完的工作,有时候晚上还需要加班,真没想到需要处理的事情会这么多。第二天还要早起参加管理层会议,有时候自己还要提前准备会上需要发言的资料。

  以前她总觉得时间没这么珍贵,可现在她要分秒必争。

  壬俊更是忙得不可开交,白天从早上八点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当下教育培训行业的市场行情太好,家长都是挤破头要把孩子送进来,希望能给孩子提分。

  白天上完课之后,晚上回去还要一个个给家长发群反馈,有时候还要给有些孩子微信讲题,等所有的事情处理完都快十一二点。

  他拿起手机翻开余笙的电话号码,想打过去,但又怕打扰余笙休息,前几次听余笙说她特别忙,根本没有时间回消息,有时候因为开会,电话都接不了。

  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壬俊打开手机上的日历看了看,已经和余笙分开了15天了。这段时间联系特别少,都认为对方会理解,所以就各自忙各自的工作,偶尔会有一两次在微信上说说话,只打过一次电话,还是余笙刚去总部不久,不太适应,大晚上给壬俊哭诉了一晚上,可后来又像打了鸡血一样战斗。

  6月8号,让人不寒而栗的日期,高考,让所有学生都相对公平的参与。高考可以不论出身、长相、爹妈、背景……但唯一衡量的标准是高考成绩。

  特别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要想改变自己以及家庭现状、提升自己的社会阶层,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因为此后参加的绝大多数考试与竞争,再也没有这般公平。

  高考形成的差距,在以后用任何方法都很难弥补,本科学历是敲门砖,或者放到当下研究生都满大街,你会感觉到歧视,但这更是赤裸裸的现实。

  所以大部分家长都争先恐后的把学生送到校外培训机构,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所谓的校外的名师身上,这其实更是对教育体制的一种失望,甚至绝望。

  壬俊、木尧、东子等几个老师每天基本上都是从早八点上课到晚九点,吃饭都是别人带回来,十分钟之内吃完还要接着战斗。

  生活很简单,吃饭、上课、睡觉在没有别的事情。有时候看着楼道里熙熙攘攘,全是家长和学生。壬俊就一阵眩晕,他看到的这些人都是人民币,因为课外辅导费用挺贵的,随随便便一规划都会上万,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家长为了孩子真的不在于金钱,他们想给孩子花钱买一个机会,即使没有成功,也算是了了心愿。

  六月又是一个丰收季,壬俊和他的团队课收完成一百万业绩,成了总公司的十个完成课收百万的分公司之一,前期和学管签约继续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公司上下又是一阵欢腾,为此李永彬特意安排了一场庆功宴。

  所有人围着做好的大蛋糕一起喊着:清北清北,勇争第一。

  李永彬还特意把余笙从总部叫回来,因为前期的业绩有她不可磨灭的功绩,准备给余笙奖励。

  余笙回来的时候给壬俊打电话说了,两人都激动万分,终于有机会可以见面了,还以为遥遥无期。

  宴席上壬俊和余笙没坐在一起,两个人见了面略显羞涩的一笑,心热热的,两眼闪着小火苗,恨不得现在就腻歪在一起。

  李永彬还安排了颁奖环节,其中就有余笙,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尽显身材,头发倾泻如墨,雾鬓云鬟。

  东子拍了壬俊一把说道:“你小子,有福气啊。”

  壬俊笑了笑,一脸痴迷的欣赏者台上的余笙,她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迎来了激烈的喝彩声。

  等颁完奖之后,壬俊问东子:“最近公司让装个人所得税的软件,你装了吗?需要个人填报专项附加扣除的信息,能省不少钱呢。目前的个税起征点是3500元,提高至5000元后,意味着收入少于5000元的都不用缴个税了。”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我赶紧下载一个看看。”东子叫了木尧一起,三个人就开始安装个人所得税的软件,填报着里面的信息,就没怎么关注后面的环节。

  所有环节结束后,就开始吃饭了,一桌人边吃边喝,壬俊听到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关于东子的,他说他最终也走上了相亲的大道上,家里人介绍了县里中医院的一个护士。

  他回家看了,感觉还不错,就定下来了,最近聊的比较好,准备张罗着结婚了。

  坏消息是关于木尧的,他说他和小米也聊到结婚了,可后来小米嫌房子买的位置不好,而且还要和父母住在一起,想要重新买个房子。

  问题是木尧没法再去换个房子,家里还有二十五六的弟弟。

  为这事吵了好几回,她们的事家里人也都知道,准备好订婚的时候,小米突然就消失了,拉黑了木尧的电话和微信。

  这世间你想不到每天都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总有几家欢喜几家忧。

  三个人不停地碰杯,壬俊感慨地说道:“东子,你可想好了,结了婚一辈子就定下了,都说爱情是坟墓,那是要斩断前缘,你舍得不?”

  “舍得,我想明白了,结婚这事遇到就是缘分,分开也别强求,就像我那前女友,我原以为我帮了她,她会感激我,但是我错了,她依然无情,只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后来我想明白了,一个人不停地索取,到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爱情是不可再生资源。我默默地拉黑了她的电话和微信,再也不想跟她联系,心里居然不会觉得痛,因为时间长了麻木了,可有可无。”东子迷离着红红的眼睛,表情有一丝的不舍和无奈。

  “哎,这没想到东子还是第一个结婚了,走在咱两前面了,这又该咱两准备好红包了。”木尧抽着烟,想着心事。

  “木尧,我两提前都给你说了,你就是不听,给你说快刀斩乱麻,那就不是能结婚的人,就别纠结了。如今这个年纪,别再等了,等到后面再能遇到的人,都是心里有过别人的人了。”东子以成功者的姿态训斥木尧。

  “你说的轻松,事情不在你身上,你就不理解,心里肯定是放不下,再说了我们都谈了这几个月了,哪能那么容易说放下就放下的。”

  “怎么放不下,那我问你,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东子吐出一口烟说着。

  木尧嘿嘿一笑说:“就是谈着呢,什么……什么地步,啥意思?”

  “就是上床了没有?你就给我装,木尧。”东子直接说了出来,看了看周边的人,还好比较嘈杂,其他人听不清。

  “我靠,这怎么可能,我是有原则的人,不到结婚那一天,我绝对不会动人家女孩的身子。”木尧斩钉截铁的说。

  “那人家还以为你有病呢?”壬俊笑着说。“到时候你说你怎么办?”

  木尧看了壬俊一眼,立马转移话题说:“你别说我了,你和余笙怎么样,还不加快速度,东子都赶在我们前面了。”

  “着急什么,她调到总部了,忙的不可开交,怎么加快速度。”壬俊说着在人群中看了余笙一眼,“谁知道呢?慢慢来吧。”

  “你就别折腾了,你看看人家余笙,要多优秀有多优秀,今天往这台上一站,不知道底下有多少人都骚动开了,你要是在不抓紧,小心人飞走了。”东子插过话说。

  壬俊仍然看着正在和别人碰酒的余笙,然后说:“你们不懂,谈恋爱就像猫捉老鼠一样,在吃定她之前,先要逗她玩,一擒一纵,等玩够了就能知道能不能结婚。”

  “什么屁逻辑,人都去了总部,你别惹出事来了,后悔都来不及。”木尧笑着举起了酒杯,三个人一饮而尽。

  再看看其他人都是推杯换盏,想好好放松一下,毕竟压抑了这么久了,也该找个理由好好释放一下了。

  过了一会,壬俊起身端着酒杯去找余笙,拉了一把椅子,坐到她身边,然后冲着桌子上的其他人说:“我来敬大家一杯酒啊,来,喝着啊。”

  桌子上的都是余笙部门的人,大家就起哄说道:“交杯酒,交杯酒。”

  壬俊看了余笙一眼,看余笙表情严肃,没有想要交杯的意思,于是就说:“不急不急,交杯酒后面喝。”

  和大家喝完酒之后,壬俊顺便就坐着和余笙聊天,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心里面别的那股劲,无以言说。

  余笙神色紧张地说:“你来干嘛呀。”于是侧过身拿起酒杯,“你快点去你那边吧,等下结束了,我去找你。”

  “我来看看你啊,你今天真漂亮。”壬俊故意说着调皮话。

  “切,你赶紧去喝你的酒吧,别这么敷衍我,话说的真假,一点都不好听。”余笙还是让壬俊先去,用自己的胳膊挡着脸,怕别人看见似的。

  壬俊才不管她怎么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说:“这边吵的,咱们到外面说话。”

  “说什么呀,你说吧,我能听得见。”余笙躲着,没想到一下就被壬俊拽着起来,带着她从中间的过道里往出走。

  这时又是无数个眼光投过来,看着余笙被壬俊牵着手,一个个摇头叹息,壬俊就是想这么给大家看,让他们放弃对余笙的念头。

  到了外面,瞬间安静了许多,周围也没什么人,两人安静了一会。

  “壬俊,你到底要干嘛,把我带出来。”余笙睁大眼睛看着,“你看你把我胳膊,都拽疼了。”

  “没啥,就是太久没跟你好好说话了。”壬俊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想你了,想单独和你说话。”

  壬俊一边说着,一边抓紧了余笙的手,两只手的温度渐渐燃烧,他们侧过身子面对面站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余笙的体香让壬俊意乱神迷,真是好久都没有闻到了。

  突然有人过来了,余笙一把抱着壬俊的腰,把脸深深埋在了壬俊的怀里。壬俊还不知道什么事,就抚摸着余笙的头,很尴尬的看着陌生人瞅着他一直走过去。

  等人走了,壬俊抬起余笙的头,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就带着余笙回去了。

  回到座位上,木尧神神秘秘的问:“你两干嘛去了,老实交代。”

  “来,喝酒,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一直到散场,壬俊带着余笙回到家里,这么多天没见了,让他们更加珍惜此时的相遇,短暂的分离更胜过朝朝暮暮的相依。

  壬俊躺在床上抚摸着余笙的头发说:“我们从一开始谈,我是冲着就结婚去的,所以我希望我们真的能结婚。”

  余笙红润着脸蛋,细语温柔的说:“我也是奔着结婚的啊,可是,哪有这么快就结婚啊,我们才认识多久,你这样太快了。”余笙侧躺着给壬俊说,“而且我们都还不够了解对方,哪能这么仓促的。”

  “我知道时间短,可是,时间长了又有什么用,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看有没有真心。”

  “太快了,这样肯定不行,再等等吧。”余笙挪动身子钻到壬俊怀里,“而且我刚调到总部,什么都没弄好呢,一切都才开始,肯定不能这么快结婚的。”

  壬俊有些不高兴,余笙的话让又一次陷入了无边的黑暗,究竟要等多久,他能等多久。

  “你等什么啊,其实吧,你说爱我,会跟我结婚,我们在家里一起做饭什么的,这以后就是你的家,你从没想过怎么收拾这个家,买些什么生活用品,怎么收拾这个家,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家还用我收拾吗?你真的别催我,我要是想好了,不用你说,我要是没想好,你再怎么催我也没用。”余笙从他的怀里钻出来,翻了个身,朝向另一边睡了。

  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余笙根本睡不着,她心里特别乱,她也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办。

  壬俊背着余笙朝另一边睡着,余笙还想着就在刚才他们如胶似漆的,可现在在两个人的中间好像隔了一条三八线,谁也不想逾越。

  这一夜静的可怕,没人言语,这根本就不是预想想要的见面,她好想蜷缩在壬俊的怀里,那样她就特别安心。

  可现在她竟然觉得这个要求过分的奢侈,她也有些后悔,与其这样倒不如回自己家住着,不至于这么难受。

我叫任仙森

求推荐票,收藏,实在不行给点打赏,谢谢您嘞!好运常伴!感谢-ellenooy打赏万点,成为舵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