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7:扫黄组的新开始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糖九糖九 2137 2019-10-23 15:53:19

  白锦歌介绍完自己就坐下了,凌七澜看了一眼她,就看到了白锦歌眼里闪过落寞。

  然后就有下一个组员开始介绍自己。“我是路知瑶,今年26岁,以前是派出所工作的,主要是管理信息库的。”路知瑶长的很漂亮,又十分爱美,从刚才她就一直在画眉毛。

  凌七澜看着她不悦的蹙眉,她几步走到路知瑶身边,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眉笔,直接扔进了垃圾桶中。

  冷声道,“以后上班的时间,不许再化妆,不许再看电影,不许在聊天。”

  凌七澜的话中有了一丝不悦,景余转身捂着嘴笑了,这帮混世魔王这次是碰到对手了,凌七澜是谁啊,她可是专治各种不服的专家。

  景余觉得以后的工作,生活肯定是丰富多彩的,笑话也应该不会断的。

  被扔了眉笔的路知瑶小脸一拉,不开心的瞪了一眼凌七澜,小声的说:“凌组长我那只眉笔很贵的,我新买的。”

  路知瑶心疼坏了,她昨天刚买的新眉笔,今天就进了垃圾桶,简直让她想要骂人,凌七澜嘲讽的看了一眼她,冷笑道,“这次我只是把你的眉笔扔进了垃圾桶里,下次我恐怕就会把你从扫黄组的办公室里扔到楼下了,想必那样你会更有记性。”

  她可是说到做到,只要下回她在发现路知瑶在上班的时间里化妆,她就会把她丢到楼下,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化妆。

  一旁深知凌七澜有恶习习惯的景余怜悯的看了一眼被凌七澜给盯上的路知瑶,默默在心里给她点了一排白蜡烛。

  希望,她可别在化妆了,真心伤不起...

  景余转头给了另一个组员薛泽奇一个眼神,让他介绍一下自己,缓解一下路知瑶的尴尬。

  薛泽奇眨眨眼睛,看了一眼委屈的路知瑶,心里无奈极了,这个脑残,每次都要来局里化妆,这次好了被新组长给训斥了,也是,曾经的组长从来不管这些小事,就连大事也是不闻不问,有没有组长都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新来的组长第一天就收拾他们,薛泽奇立马摆正了态度,规规矩矩的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警服。

  凌七澜看着薛泽奇全是褶皱的警服,开口就问:“你这警服有多久没有洗过了?怎么全是褶皱呢?”

  薛泽奇低头看了一眼他的警服,他想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他没有洗过衣服,这警服一般也是一周才洗一次,想到这里,他挠挠头发,尴尬的笑了,“我已经一周没有洗过这件警服了。”

  凌七澜:“......”卧槽,这么脏,居然还能穿,凌七澜拧眉,嫌弃的看了一眼薛泽奇,沉声道,“明天早上把你这件褶皱的警服给熨烫板正了,在洗干净,明天穿干干净净的警服来上班,”穿着埋汰的衣服都影响到整体面貌,多丢人,凌七澜可能话里太过嫌弃,薛泽奇红了脸。

  “你叫什么?曾经在哪里工作过?”

  她问。

  他答,“我叫薛泽奇,24岁,曾经在北城分局二队工作。”

  “好了,坐下吧。”凌七澜拍了一下薛泽奇的肩膀,他身体一僵,她笑了笑,“你不用太紧张。”

  薛泽奇懊恼的挠挠头发,红着脸点坐在下后,又偷偷瞄了一眼凌七澜,就看到她看向了另一个同组的前辈程向东。

  程向东不认识凌七澜但是他消息灵通,对于凌七澜的大名,他曾经了解过,他站起来,跟凌七澜握了一下手,“你好,我是程向东,南局副局长,现在是扫黄组的一员。”

  凌七澜看着程向东微微点点头,“我认识你,三年前我们曾经见过一面的。”

  “是吗?不好意思我忘记了。”程向东已经不记得了。

  凌七澜也不介意,就是笑了笑。

  扫黄组的几个人全部介绍了自己,凌七澜也不能不介绍自己,便开口大声说:“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凌七澜,今年23岁,市局特案组的负责人,今天正式接手扫黄组,也从今天开始不管你们曾经有多么弱小,多么被人看不起,多么自暴自弃,被人嘲笑都通通成为过去式,在我手下工作你们的工资跟你们一个月抓到多少干违法事情的人成正比,如果有幸办大案,奖金你们一起分,如果一个月没有任何收获,那么你们的工资也就保留下个月发,你们能听懂吗?我手下不要废物,如果你们不行,我会立马在招新人,而你们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凌七澜说的一点都不委婉,听的景余嘴角不停的抽搐,这丫头怎么能说的这么直白呢?

  他看了看扫黄组里的这几个人都沉默了。

  他立马站出来,笑着说:“你们这次要认真了,就算出去被人嘲笑,看不起,你们也要崛起了,这次新的组长不是上次那个来混日子的,她做事有她的规矩,你们能做的就是服从,”景余看到了路知瑶倔强的小脸上满是不悦,又加道,“在她手下,你们只有两条路,要么出息要么离开,而且你们也别不服,跟着她,或许不久后扫黄组就不会在被称为垃圾组了。”

  景余说的很肯定,他深邃的目光看向了扫黄组组长办公室,因为扫黄组在城东分局不受重视,而且局里的人还看不上他们,这扫黄组里的每张办公桌都是曾经废弃的。

  景余有些难过,他能忍受三年别人的白眼,看不起,可是凌七澜这么高傲的人能受得了吗?她从来都是天之骄子,一会中午去食堂吃饭,会被人明目张胆的嘲讽,这种落差她能忍受吗?景余不免有些担心,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办公室的方向。

  白锦歌看着景余担忧的视线一直看向组长办公室,她好奇的问,“景余你跟那个凌七澜是老朋友吗?”

  景余点点头,笑着回道,“我们是老朋友了。”

  景余是市局的,他们不清楚,景余也从未提过,白锦歌有些不开心,她以为她都够了解景余了,可是凌七澜的出现,她才发现她所谓的了解。不过是景余的冰山一角。

  甚至,这么温柔稳重的景余会不会是假象?

  白锦歌有些郁闷,她勉强的笑了,她失落的说:“景余原来我从未了解过你。”

  景余对白锦歌这摸不着头脑的一句话并未多想,以至于这朵桃花有要烂掉的迹象。

糖九糖九

嘻嘻,今天更晚了,明天会早点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