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9:变化太大

你是我的最佳拍档 糖九糖九 2429 2019-10-25 21:25:09

  两个人合作了,景余对凌七澜十分信任,凌七澜对景余的实力十分向往。

  双方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敲定好合作后,凌七澜算是放心了,她觉得不用两年或许她就能完成这个难度高达99的任务!

  *

  城东分局来了新局长,苏亦寻一下就成名了。

  因为这么年轻的局长太罕见了,还有另一个原因现在花痴女太多了,苏亦寻又非常英俊帅气,一举一动都十分吸引人,不出半天,整个分局除了落后的扫黄组以外其余所有人都认识了这个新局长。

  城东分局,局长办公室。

  苏亦寻坐在办公室里的黑色沙发上。

  前面站着副局长,他是一个啤酒肚特别大的男人。

  “刘副局长请坐下吧,不用站着,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不必太拘束。”苏亦寻没有为难人,这也让本来够紧张拘束的刘副局长擦擦脑门上的冷汗,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

  苏亦寻淡淡的看了他几眼,收回目光,不由得自问他有这么可怕吗?让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吓得脸色都变白了?

  如果这个时候阿树在这里,一定会同情的对刘副局长说:忍忍吧,我家少爷就是这个样子,不怒自威,偏偏他自己还不清楚。

  办公室里安静的连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的特别清楚。

  刘副局长都不敢大喘气,眼前的年轻男人给了他更加忌惮的感觉,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过。

  刘副局长紧张的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他结结巴巴的说:“嗯嗯,一直...直都...是是我...来管的。”吭哧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苏亦寻有些牙疼。

  他好笑的看着紧张的都不敢跟他对视的刘副局长,若不是之前调查过此人,清楚了他是一个为人清廉的好副局长,经常给贫苦地方捐钱,不然他都要认为他也是一个因为做了不好的错事心虚这类的人。

  苏亦寻看着刘副局长,认真的说:“刘副局长你不用太过紧张,我初来乍到,肯定很多地方做的不会很好,到时候希望你能帮助我一下。”虚心请教,特意拉拢,既不会把说的太好听,也不会弄的让人反感,苏亦寻微微一笑。

  刘副局长本来因为紧张,现在双手的手心里湿漉漉的,他认真的听着新局长的话,当他听到了新局长让他帮助他,刘副局长肯定不会拒绝,他一心为了局里好,于是说:“这都是我份内的事情。”

  “刘副局长给我说说咱们局里的情况吧,每个组都大致说一下。”苏亦寻掐掐鼻梁,坐直了身体,给了刘副局长一个眼神,大概意思: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刘副局长想了一会才把局里所有组的情况都说了,苏亦寻听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说:“刘副局长关于扫黄组,是否应该解散了,在重新成立一个新的扫黄组?”

  刘副局长立马拒绝了,“不可,万万不可,这次上面派来一个新的组长。”

  “扫黄组不能解散吗?”苏亦寻对这个名声尽毁的扫黄组他到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只是在想成立一个新的,好好整理一下城东分局管辖的花街。

  刘副局长为难的说:“不可以,局长你有所不知,这个扫黄组至今都不被允许解散,上面可能有新的打算,”因为苏亦寻没有当过警察,很多事情他都不清楚,所以,苏亦寻听着刘副局长的话也是眼里闪过迷茫。

  “局长,我也就不隐瞒你,这个扫黄组里可能有市局某个组的卧底,在花街办某个案子,或者潜伏着要抓某个人。”

  苏亦寻果然听了后,就不在关注扫黄组了。

  他说:“扫黄组的事情暂且放置一边,刘副局长以后但凡跟记者打关系的事情你一律酌情处理,秉公执法。”

  苏亦寻不傻,北汐市上面的人也都是猴精的,既然他们迟迟不解散这个臭名远昭的扫黄组定是在给某位人当保护伞,就是不清楚是谁,那么眼前的这个刘副局长是个聪明的人,上面的人肯定也提点过他,不然他就不会说今日这番话了。苏亦寻也不去做坏人,平白无故的给自己树敌,不过一个扫黄组而已,留着就留着吧。

  这让,刘副局长松了一口气,这个凌七澜来了,扫黄组可不能在被忽视了,那个人不是普通人,不会容忍别人欺负她的。

  刘副局长又跟苏亦寻两个人聊了一会,他就走了,苏亦寻看着干净的办公室,他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他深呼吸一口气,深邃的黑眸中掠过一丝凉意...

  *

  扫黄组,送货上门的店家把凌七澜买的办公桌,饮水机,沙发,茶几,书柜都一样不差的送来了,因为扫黄组太偏僻了,送货的男人也迷路了,最后还是景余过去接的。

  店家把东西都放在了扫黄组办公室里,景余跟薛泽奇两个人把家具搬进了凌七澜的办公室里。

  薛泽奇沉默利索的干着活,景余速度更快,两个人花了半个小时,用最快的速度把某人的办公室给收拾好,家具都摆放好。

  “景哥,凌组长买的办公桌是自己花钱买的吗?”薛泽奇对自己坐的办公桌也是嫌弃的不行,但是局里不给他们发新的办公桌,舍不得自己花钱买,就只能委屈自己了。

  景余抬起头,为了避免他们对凌七澜没有好印象,他就无奈的说:“她可是舍不得委屈她自己的,那丫头我认识她的时候,别人出差都是坐高铁坐火车,她就不要,一直都是飞机。”

  想起凌七澜的任性,可是在想一下她家里的财力,他就心里平衡了,人家是真有钱,真土豪。

  薛泽奇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她那么任性吗?”

  “嗯,不过她人很好,就是有时候说话,嗯,不太好听。”景余对着薛泽奇无奈的耸肩,薛泽奇很好奇的凑到景余身边,狗腿的打听道,“景哥,你跟她都是市局的吗?”

  景余笑而不语,反而神神秘秘的说:“你应该去了解一下咱们新组长实力,绝对让你惊讶。”可能还会把他给吓到。

  ·········

  凌七澜拿着一把画着山水图的扇子,嘴边扬起一抹浅笑,倚靠在门前,看着景余,娇嗔道,“老景这三年不见你可是神变化啊。”

  以前的景余可是从来都没有爱八卦的心思,也不会帮谁说一句好话,毕竟对于一直都凌驾于别人之上的大神景余在警局里是一个传奇,在他的缉毒组里,他是大队长,年纪轻轻就是一把手,可是对于那些干违法乱纪挣钱的人可是恨不得杀了他,喝他的血,吃他的肉,而且他又目无一切,只认准了要消灭所有不法分子!

  结仇杠杠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